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 罗晓玲:电影、草垛或岁月的印痕

    所有在时空的延伸里上演的,都是电影。没有谁能走出人生这部电影,就像没有人能走出时间。五岁那年,我跟着小伙伴到村前的山岭上摘野果,因为年纪小,跑得慢,被伙伴们...[详细]

    003/07 20:00
  • 蒋蓝:月光下的刻痕和沥青

    人到中年了,蓦然发现,自己与流行歌曲已经绝缘多年。以前开车时偶尔还跟着CD哼一哼,后来觉得跟着唱也感动不了空气,听也懒得听。耳根清净,我开车从不出事。前几天开...[详细]

    003/01 17:12
  • 柴春芽:三十岁那年,我突然厌倦了物质性的世俗生活

    如果你拥有一颗足够细腻而宽广的心灵,你一定会在三十岁左右时光递嬗的子夜,听见钟声自生命和宇宙的幽冥深处开始为你而鸣。别问我那是欢欣如歌的庆钟还是祭告死亡...[详细]

    003/01 17:03
  • 林清玄:一生只为一次特别的约会

    我喜欢茶道里关于“一生一会”的说法。意思是说,我们每次与朋友对坐喝茶,都应该非常珍惜。因为一生里这样的喝茶可能只有这一回,一旦过了,就再也不可得了。一生中...[详细]

    002/25 23:21
  • 王小波:国学最后可能变成一种妖怪

    我现在四十多岁了,师长还健在,所以依然是晚生。当年读研究生时,老师对我说,你国学底子不行,我就发了一回愤,从《四书》到二程、朱子乱看了一通。我读书是从小说读...[详细]

    002/22 01:14
  • 冰心:漫谈过年

    我这一辈子,经过几个朝代,也已经过了八十几个“年”了!时代在前进,这过年的方式,也有很大的不同和进步。那时代的风俗,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是禁止屠宰的。因此,母亲...[详细]

    002/22 01:08
  • 大卫:风怎样吹软一个人

    在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害怕黑夜的,在夜里,你想去看她,你想与她两个人待在一起,像一个字挨着另一个字,比如,幸挨着福,好挨着更好,头疼挨着偏头疼。你们好像泡在时...[详细]

    002/22 01:03
  • 池莉:漂亮误终身

    女人有个胎里带来的大敌,这就是漂亮。当然了,这也要看女人自身的造化,对漂亮如果提得起放得下,也是可以不为所累的。一般女人长得太漂亮,这辈子凭空就生出了许多的...[详细]

    002/21 00:26
  • 王朔:2021年,不需要什么献词,活着就行

    又到年末了,做个总结就像完成了一种神圣的仪式,让平淡的生活瞬间得到了升华,变得闪闪发光,不敢直视。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因为新冠疫情的蔓延,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详细]

    002/19 00:44
  • 丁玲:抹不去的乡愁

    说起乡愁,就不能不说起小时候。因为穷,我很小就开始帮母亲干家务。那时候没有煤,烧的是麦草,拉风箱是每天必须要干的,姐姐身体弱,弟弟小,拉风箱自然就轮到我头上,...[详细]

    002/19 00:40
  • 朱自清:沉默

    沉默是一种处世哲学,用得好时,又是一种艺术。谁都知道口是用来吃饭的,有人却说是用来接吻的。我说满没有错儿;但是若统计起来,口的最多的(也许不是最大的)用处,还...[详细]

    002/19 00:36
  • 李森祥:台阶

    父亲总觉得我们家的台阶低。我们家的台阶有三级,用三块青石板铺成。那石板多年前由父亲从山上背下来,每块大约有三百来斤重。那个石匠笑着为父亲托在肩膀上,说是能...[详细]

    002/18 02:24
  • 史铁生:只有个人自由,才有普遍利益

    我们太看重了白昼,又太忽视着黑夜。生命,至少有一半是在黑夜中呀——夜深人静,心神仍在奔突和浪游。更因为,一个明确走在晴天朗照中的人,很可能正在心魂的黑暗与迷...[详细]

    002/18 02:19
  • 李娟:外婆的世界

    第一年,向日葵漫野开放的盛景照亮外婆人生最后一段道路。仿佛是我唯一的安慰。仿佛我无法给她的勇气与热情,葵花给她了。之前外婆大部分时候跟着我生活,有时也送到...[详细]

    002/18 02:12
  • 新井一二三:图书馆的恋人

    我14岁那年,为了准备翌年的高中入学考试,除了上课以外,很多时间都在图书馆里温习。尤其放了暑假,每天一大早就到图书馆门口排队,以便获得里头较安静的座位。有个男...[详细]

    001/09 07:40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