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日本公主即将「下嫁渣男」?故事还是事故,只能且走且看

最近,日本皇室真子公主的信息量有点大。

据日媒9月23日报道,真子公主在皇宫参加了秋季皇灵祭·神殿祭的仪式,这也或将是她最后一次以皇室身份出席活动。

为什么是“或将是她最后一次以皇室身份出席活动”呢?

因为她要下嫁平民、脱离皇室了。

前不久,日本NHK就报道,真子公主将于相恋多年的平民男友小室圭,预计在10月份正式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之后离开皇室赴美生活。

而且据可靠消息称,本月27日,也就是明天,小室圭将回到日本,履行防疫隔离程序后与真子公主见面,进一步商量婚姻事宜。

这些新闻组合起来,意味着这桩婚事基本就是板上钉钉。

大多数人表示震惊:

“真的要嫁了?”

“婚期延后3年,她还是不改决定?”

之所以不看好,并不是因为小室圭的平民身份,而是因为他的黑历史。

真子公主,出身优渥,且以一等学位毕业于英国名校莱斯特大学,一边担任东京大学综合研究博物馆的特聘研究员,一边履行皇室义务,是近年来人气最高的日本皇室成员之一。

小室圭,虽然身份普通,但“法律学霸、帅哥律师、真子同学、相恋多年”的标签,让这段恋情在最初蒙上了一层罗曼蒂克的色彩。

但很快,媒体将他扒了个底儿掉。

小室圭家庭贫寒,父亲早逝,母亲私生活混乱。

(小室圭母亲)

母亲与其中一个男友A之间曾有金钱纠纷,此前母子俩的生活费、包括出国留学等一切费用,都是由A承担。

(该男子接受采访称,这笔钱多用于小室圭上学留学)

A和小室圭的母亲分手后,他希望对方能把钱还给他,但母亲拒绝偿还。

而且小室圭全家都是日本有名的邪教组织“大山之命神示教会”的成员,这个教会的成员曾经犯下过强奸杀人的罪行。

日媒用“败家”形容其母,更讽刺小室圭“很会利用皇室资源”:

  • 他年薪300万,低于日本大学毕业生的平均年薪(350万),几乎所有开支都找皇室报销;

  • 他利用皇室名声谋私利,逢人就报准岳父姓名。

更奇葩的是,小室圭母亲听说公主出嫁时会有一笔礼金,就提出让准亲家提自己还钱。

2017年,真子公主小室圭订婚,并宣布两人将于2018年完婚。

面向全球的记者会上,真子全程“望夫眼”,笑盈盈地表示:

“甘愿放弃皇室身份,与未婚夫共同创造美好生活。”

私下里,母亲纪子妃极力反对,母女一度冷战,关系跌入冰点。

父亲文仁亲王震怒,指责小室圭“婚姻诈骗”,明确表示:

“如果有想结婚的心情,就应该要采取相应的措施。”

此后两年,虽然真子心意坚决,但父母没放弃阻挠。

2018年婚期将近时,日本宫内厅突然宣布两人婚礼推迟到2020年。

理由是:

“因为明年日本的皇室将要准备现任天皇明仁退位,皇太子仁德的继位,皇室的行程非常满,为了让两人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婚姻生活,决定推迟结婚。”

种种压力下,小室圭赴美留学。

日媒称“推迟婚期”是王室的缓兵之计,目的就是让小室圭自愿退婚。

小室圭怎可能轻易放弃王室这条大鱼。

媒体扒出,留学期间,他享受着纳税人血汗钱所支付的皇室特权,仅3年的保镖费,就用高达1.2亿日元(约人民币7500万)!

他还被拍到频频出现在娱乐场所,与多位女生勾肩搭背,动作亲昵,神情不雅。

他还谎话连篇,满嘴不靠谱。

2019年初,小室圭发声明称“阻碍结婚的经济问题已经解决”。

但母亲的前男友却反驳了这种说法:

“麻烦还没解决。仍然希望他们能归还这笔钱,自己并没有打算把钱给这个家庭。”

(《朝日新闻》采访该男子)

种种操作,丢尽王室颜面。

2020年“两年之约”将至时,文仁亲王依旧没松口。

可老父亲拗不过女儿。

今年上半年就有报道称,真子公主为了结婚,或将帮助小室圭偿还高达1亿日元(约600万人民币)债务。

她不仅“扶贫式结婚”,还自愿净身出户。

因为日本《皇室典范》规定,女性皇族结婚后即脱离皇籍。国家会支付一次性补贴,至多大约1.5亿日元(约合880万元人民币)。

当然,理论上是这样 。

据说日本宫内厅不打算为两人举办皇族传统婚礼,即没有“纳彩之仪”,也没有告别皇室的“朝见之仪”。

也就是说,真子公主极有可能拿不到这笔钱,还失去了王室户口。

但,真子公主宁愿不要嫁妆、不要身份,也要嫁给小室圭。

这决心,可见一斑。

父母极力反对、外界极度唱衰的原因,不止小室圭堪忧的品行。

更因为,在近半个世纪的日本王室,糟糕的婚姻有太多前车之鉴。

1952年,厚子公主(如今年过八旬)嫁给名门旧冈山藩主池田家十六代当家人池田隆政。

池田隆政家族经营动物园,在当地也是数一数二的豪门。

可后来家道中落,为了维持生活,厚子公主不得不亲自到动物园的小卖店里卖货。

2012年池田隆政去世,家庭失去了主心骨,经济拮据,负债累累。

多亏志愿者们组成支援会帮助厚子,动物园才被保住,生活才得以继续。

1983年,容子公主(如今年近七旬)和茶道名家千宗室结婚。

不断消息称,和婆婆同住的容子,没少吃亏受气。

容子接受采访时也没否认,直言婆婆“很可怕”。

2014年,典子公主与出云大社的权宫司千家国麿结婚。

(出云大社是日本最古老的神社之一,“权宫司”可以理解为神社体系里第二大的人物,类似于副宫司,是宫司不在时的代理人。)

千家国麿每月都要去全国各地的出云大社出差,两人聚少离多,经常传出分居、离婚的消息。

这三位驸马爷还都是出身名门、有头有脸之辈,并不是低头搬砖的平民。

可日子依然过成这样。

所以,真子公主要嫁给负债累累、劣迹斑斑的小室圭,实在找不到让人支持的理由。

很多人用“男版梅根”来形容小室圭:

家人不省心,自己风评差,一边哭穷一边捞好处。

婚前,梅根父亲和哥姐组团出洋相。

婚后说退圈就退圈,哈里也无脑护妻,还信誓旦旦宣称,两人将卸任王室成员的职务(苏萨克斯公爵和公爵夫人),定居美国,努力实现财务自由。

没几天,媒体曝光,所谓“自力更生”,不过是梅根撺掇哈里向王室申请经济支援,恳求无效后,才去挣钱。

哈里利用王子身份,和迪士尼公司达成了某种利益一致,争取到了配音演员的工作。

至于今年接受奥普拉采访时控诉的王室对小王子种族歧视、婚后没有自由、经济封锁等方面,外人替他们把账算的明明白白:

梅根生下儿子后,仅被赠予的珠宝,总价值大约为60万英镑,共有91件;

退圈前两口子收入的95%都是来自王室,2018年的账单高达500多万英镑;

即便退圈,父亲查尔斯还帮助他们买了圣塔芭芭拉一栋约合人民币1亿的房产(不过两人并不承认)。

再看看小室圭,不怪那么多人替真子公主捏一把汗。

不光日本,西方国家下嫁出逃的皇N代,不幸福者也比比皆是。

摩纳哥公主斯蒂芬妮(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莉的女儿),爱上贴身保镖丹尼尔·杜克鲁特。

当时丹尼尔的女朋友怀孕六个月,整个皇室都劝她踹了这个孕期出轨的渣男。

可她不仅嫁了,还生了两个孩子。

结婚一年后,某著名杂志刊登了40页的照片,爆出丹尼尔和一位曾被选为“比利时裸体小姐”的脱衣舞女,在摩纳哥郊外一处私人庄园里的裸体狂欢。

眼皮子底下搞全裸性丑闻,斯蒂芬妮这才离了婚。

后来她和马戏团演员弗兰科谈恋爱。

谁知弗兰科有老婆有家庭,而且老婆拒不离婚。

一年半以后,两人以分手告终。

巴林公主梅里安·阿尔哈利法,1999年私奔到美国,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座教堂嫁给美国士兵贾森·约翰逊。

巴林王室强烈反对公主下嫁,甚至通过外交渠道,希望美国政府进行干预。

美国移民当局则以“非法入境”罪名起诉梅里安公主。

但是,公主不屈不挠,为爱对抗全世界,最终美国移民当局网开一面,给她发了绿卡。

婚后丈夫转业到停车场打工,收入微薄。

夫妻俩主要依靠电视访谈和电影收入维持生计,经常因为金钱问题争吵。

结婚五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梅里安起诉离婚。

普通人看王室,是管中窥豹。

其等级森严,礼节繁复,关系微妙,竞争残酷,远远超出普罗大众的想象。

但有两条普适定律,大概于所有人同等适用:

1、恋爱和婚姻,是两码事;

2、下嫁跟幸福,是两码事。

皇室子女,比起普通人的更不自由之处在于,他们背后是皇室尊严、家国形象。

摈弃门第之见,自愿出逃,安贫乐道,是人家的自由。

一旦翻车,从零开始,自食苦果,也终要自我承担。

人生路,道阻且长。

谁知道未来怎么样。

真子公主的选择是否正确,只能交给时间,且走且看。

感觉,这个故事,未完待续……

低头看看咱们平头百姓的日子,踏踏实实,挺好的。

<p style="margin-top: 20px; margin-bottom: 20px; padding: 0px; line-height: 1.8; color: rgb(29, 29, 29); font-family: PingFangSC-Regular, "Microsoft YaHei", Arial, "\\5B8B体", "Arial Narrow"; text-align: justif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22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