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假扮名媛21天后,她终于装不下去了?

看文章前先提问,你可以在城市不花一分钱活21天吗?

前段时间,就有一名叫邹雅琦的女大学生扮演名媛在北京不花一分钱生活了21天。

这21天,邹雅琦并非像流浪汉那样睡马路睡天桥吃冷饭,相反,她一直进出高端场所并白嫖到了自己所需的物资。

正如她所言,这21天仿佛是一个闯关游戏,她负责扮演各种角色:名媛、孕妇、抓奸的妻子、收藏家…

实际上,邹雅琦是在完成自己的毕业设计,她21天所蹭的物资都是社会上的过剩资源。

央美线上毕业展简介

这个实验的萌生,是因为有次她需要帮妈妈买手表送给爸爸做生日礼物。

在一家奢侈表店中,只要客人一进店,店员就会拿出小蛋糕小糖果还有奶茶之类的零食塞给她,哪怕她没有消费。

当一位客人怀着要购买奢侈品的心态走进去时,显然是不会缺买小零食的钱,于是她觉得这是过剩物资

但如果是无家可归者,他们或许需要,但他们能不能走进这家店,不消费然后蹭一些物资然后走掉?

于是,她开始思考是不是只要假扮名媛/富人,就可以薅到社会产生的某些过剩物资,并且依靠它可以像名媛一样优雅地生活下去。

邹雅琦把作品命名为《瞬间所有制》,哪怕拥有支配只是一瞬间,但连续的瞬间就是永恒。

这作品引起的争议,也一定程度上撕开了贫富遮羞布,不同阶级的人看了感受都不一样。

她扮演“名媛”,

白嫖高奢生活21天?

邹雅琦想要开始这场假贵妇真无产的流浪者冒险,就必须先获得身份认证。

1.一个假的35cm爱马仕,既有排面也实用;一件貂,保暖之余也显得富贵。

2.彩妆盒,每天化精致的妆,并且想办法让人看起来生人勿近。

3.18块钱的假钻戒、两条假项链。

装备有了,游戏的入场券还需要,邹雅琦和女仆咖啡店的老板达成协议,去漫展帮忙三天,老板帮他买一张190的机票并报销往返车费。

游戏的第一关:头等舱旅客休息室,也就顺利开启了。

前一个晚上,她还在母婴室洗了澡,去一家餐饮店睡了一晚,摸清了机场安检外的区域。

想要进入头等舱休息室,就需要兑换专属的牌子。

于是她提前打印了假的顺利混入,休息室会有早中午的自助餐,邹雅琦每次都会把自己吃撑。

休息室的楼下就是Gucci专卖店,她和柜姐说:

“我的东西散了一地,能不能给我一个袋子?我飞机快飞了,下次有空的话我会来这边消费。”

就这样,Gucci纸袋就0元拿到手,她又多了一项名媛的象征,因为会给人你就是刚消费完奢侈品的错觉。

但其实,里面装的不是什么名牌包包,而是休息室里的小点心,她的后续储备粮。

或许是有爱马仕、钻戒、珍珠项链是某种富有象征符号,邹雅琦名媛的身份仿佛被坐实,头等舱休息室的工作人员甚至还主动领她进去。

因为那件貂遗留在了咖啡店里,所以邹雅琦在机场睡得并不好,中间因为太冷她还发烧了。

她去商店里买了三条羊毛围巾,然后第二天睡醒再把它退掉,这样就没有违背21天不花钱的规则。

离开机场后,邹雅琦回到了望京,她去了超市试吃,又去了宜家的样板床睡觉,吃着里面的过剩物资填饱肚子。

在望京她还遇到了最温暖的角色:海底捞服务员。

从一开始给小零食,到最后她睡在海底捞等候区时,因为外面冷,服务员会让她进里面睡,还给汤、糖水、小西红柿等等,吃完还不忘说:“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邹雅琦最初的本意是希望让人觉得“奢侈品店和高端场所不过如此”,但以上的场所似乎都没能发挥到“假名媛”的技能,也没什么挑战。

因为坐着硬板凳候机的阿姨,可能在帽子上加一个名牌logo,她也可以变成头等舱休息室的阿姨。

邹雅琦决定从望京走去市中心升级难度。

她的瞬间所有制,不具普遍性

不能花钱,也意味着邹雅琦去市中心只能走路。

近20公里的距离是个挑战,这一趟,她走了两天,中途太累她还在某大厦的大堂睡了一晚。

到了市中心,邹雅琦的目标是一场拍卖会,这时候的她衣服已经很脏,兜里还有一块融化了的黄油。

或许是外表妆容光鲜亮丽,她背着假爱马仕,依旧戴着假项链和18块的假戒指,再在包上放一些拍卖会藏品册子,假装真的是收藏爱好者。

在拍卖会预展上,她看中了镯子,在工作人员的介绍之下,邹雅琦也试戴了一些。

千万价位的珠宝,自然不在她的预算之中,但当价值几十万的戒指和18块假戒指同时戴在手上时,工作人员也没什么怀疑。

对邹雅琦来说,夜场才是重头戏,那里会有香槟和鹅肝肉卷这类很高级的点心。大半盘都是她吃的,因为现场的贵宾注意力根本不在这。

在拍卖夜场前,她曾经混进过一家需要刷卡才能进的酒店健身房,在这家五星级酒店中免费洗澡、桑拿、偷吃早餐。

而在这五星酒店的最后一关,邹雅琦的假身份终于被识破。

洗澡需要签字,邹雅琦就随便签了《三国演义》里面的人物,房间号也是随便填,直到第三次她写了“811 远坂凛”才被识破假身份。

被发现之后,她立刻说:“我没有续上房,但是我想在约会之前洗个脸再补个妆,可以吗?”

工作人员觉得没关系于是就给了手牌,当时的她包了整个浴场。

酒店早餐6点开门,她打算补觉睡醒10点后再连吃带拿,这个行为,简直把对面桌的北京大爷看呆了。

因为“过剩物资”对于商家来说,只是为了能卖出更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所以这些“过剩物资”总是分配给看起来物资富足的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邹雅琦需要去扮演名媛:

“我要扮成这种物资富足的人,混入其中让一切都合情合理,和这些‘过剩物资’互利互惠,利用它们蹭它们生活下去。”

过剩物资,也就是实验中的高级酒店大堂、酒店浴场、头等舱休息室、宜家样板房、拍卖会的点心等等。

根据邹雅琦的生活经验,她可以不花钱在北京活21天,衣食住行梳洗娱乐全部靠蹭。

实验中能够和“过剩物资”互利互惠,是因为邹雅琦所营造的形象会被认为她有这个消费水平。

而能够成功进行21天,除了她对场地的提前踩点和做好应对计划的准备,或许也是因为邹雅琦曾经有过丰富的人生累积和认知。

在这里并非说她是真名媛,真假名媛也不是作品的重点,而是她凭假名媛的角色获得了“过剩资源”并生活下去,这21天也非常不容易。

但实验的成功不具备普遍性,也难以模仿。

正如微博网友所评论:

“越是强调不花钱名媛游戏的成功越体现出贫富差距令人绝望。”

因为总有人不知道头等舱会有单独休息室、会有自助餐饮,包括拍卖场所、高级酒店的服务模式,更别说什么话术应对。

富人/有见识的人可以模仿富人,但穷人却模仿不了富人/有见识的人。

由观众的反馈来补全难以打破的阶级视角,或许也可以成为作品的解读之一。

伪地位获真资源,细思极恐

虽然不具有普遍性,但此实验的过程也引起了非常多的争议和讨论。

有网友对本人更是提出了真名媛讨论富人优待的质疑:

“居然把白嫖说的那么清新脱俗”

“我怀疑是真名媛扮演假名媛扮演真名媛”

也有网友觉得是很好的实验,认为是揭露了社会某种不公平:

“如果没有劳力士,不是别人看不起你,而是根本看不见你”

“引起这么巨大的讨论,这个实验已经很有意义”

“奢侈品更多是一种社交符号”

“她只是扮演了普通人心目中的名媛形象”

据邹雅琦所描述,实验准备了数月,显得像个名媛是因为超长时间的准备和高超演技,包括准备的身份认证道具:高仿包、精致妆容、18块钻戒和两条假项链。

这个作品也一定程度上讽刺了某种阶级差异和社会对于富人都普遍优待的现象。

社会资源除了向富人倾倒,资源外溢,甚至规则也被玩转,而真正需要这些物资的人却毫无头绪、流离失所。

整个社会实验的重点不在于一个普通人如何伪装名媛,而是突出一个人只要有精致的外表或是富人形象,那她就有了获得资源的手段,甚至不用出一分钱。

人们通过奢侈符号来展现或判定他人的阶级和身份,人在判断之中自然也成为了符号。邹雅琦的假爱马仕和《百万英镑》里面主人公的那张百万支票,本质也是一样的。

如今名媛四处遍布的现象,不管真假,她们都能从中有利可图。

这也是社会对于符号价值的认可,只要识别出符号,就会用富人相同的服务方式去对待你;如果是没有这种社交符号的普通人,即便得罪了也不需要多少成本。

在这场实验中有不少人谴责邹雅琦或多或少都利用了社会的善意。

例如海底捞的工作人员,不仅没让她花一分钱,还送了她小零食,可能以为她是被渣男伤害又等不到朋友来的女孩,送了她很多仙女棒。

珠宝店的工作人员不会在乎客人当场买不买,她只是在乎看不看:

“我当时觉得很内疚,因为我觉得这些东西我不会买,但是她应该是不在乎你会不会当场买的,她只是在乎你看不看。”

包括在酒店遇到的保安,觉得邹雅琦或许是个富婆,在逛展览的期间,保安对她非常好,主动拍照、拿水拿咖啡。

“姐姐回家了吗?姐姐在干嘛?姐姐还要来看展吗?姐姐拍哪些作品?”

这场实验的通关,确实存在某些善意,就像她自述里提到的:这 21 天里我都没有碰到什么坏人,反而我是最坏的人。

对于实验的白嫖行为,她也在事后作出了补偿。

在毕业展览上,她把21天所得的物资进行展出,同时还放了很多便利贴,希望大家写下愿望,如果有能力实现,她就会“使命必达”。

有给宜家工作人员送可乐、在星巴克穿睡衣、走迷宫等等。

实验除了思考瞬间和永恒的关系,我们也应该去思考这个社会应当留有余地还是应当检查漏洞,包括作品揭露的其余社会问题。

她或许是做得不够好,但这并不是什么扮演名媛的教程,也不是鼓励大家钻漏洞。

实验的后续却有人用猎奇心态,将聚焦点放在了邹雅琦真实身份、身材、贫穷或富有之上,误解了实验的本意。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网友这些阴阳怪气的评论,让整个实验变得更加丰富和讽刺了。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1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