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首页 > 文学 > 浏览文章

枫林主人:余生无涯

(作者:枫林主人 日期:2020年06月30日 浏览:次)

枫林主人:余生无涯


万万千千的人,随着时间会彼此推远,每个人最终要陷入孤岛,以余生之久面对自已的世界。阳光,还如从前明媚,四季,亦如从前轮回,只有沧桑的心怀像一件湿水的衣裳,再无复轻盈如初。在心里,在梦里,我像个成佛作祖的智者,挨个把那些离我远去的人拽到眼前,用手把他们的脸抬起,认真注视那眼中的神色,是柔情似水么,是真诚无遮么,只是还未来得及确定,他们便把脸一扭,从我的手里挣开了。


人越活得久,心思越精明,原来看不惯的事,现在看开了,原来相信的事,现在不信了。情感一天天减下去,淡下去,变得针扎不疼,无感无知,如同一枝干枯的花,长久地插在墙角的胆瓶里百年清供去了。什么伤心人,负心人,什么痴情人,多情人,最后都要被生活磨得没了脾气,没了性情,在那万丈红尘里搅着,裹着,最后变得唯唯诺诺,血气全无。



枫林主人:余生无涯


以前总以为人生很长,看见七老八十的人照样走路,吃饭,深觉垂垂待老的也没什么可怕,后来才发现,这样的人不过是本能求存,他的心情,心愿,恐怕没人再有兴趣知道,甚至在背地里忍着,在别人讨厌的声气里活着。这样的活,固然不怎么样,但好歹无病无灾,比那些长年不离药石的人竟不知幸运多少,况且人生百年,怎么可能一直甘甜到底,就是过几年这样的苦日子也说得过去。可叹可惜的,仍是那些过早放弃自我的人,他们那个假言虚笑,不入肺腑的样子,只像是看起来活着,其实早已身披黄尘,心似槁木了。颓如此般的人生,怎么能算数呢,纵给他五百年,也终究了无趣味。


疼惜他的亲人去了,他的心被狠狠攥了一把,以后不知道疼了,爱慕他的恋人去了,他的情一下子用完,以后不可能真了,甚至长久陪伴的人,也不再唱那句振振君子,归哉归哉了。可是这又怎样呢,他本是自已的本体,只要是身外事,无论当时多么剧烈,多么鲜活,最终都会被时间弱化为轻微的摩擦。往有情里去说,那人的一笑一愁,一言一字,都会搅得人心怀荡漾,往无情里去说,他的静漠恬淡,又绝非无因无果,想那大千世界又如何,天地一灭,万物莫存,说到底,也只是大一点儿的镜花水月。


枫林主人:余生无涯


至于我的影子,我的生而有之的记忆,但愿在将来历历可数,在需要回放的时候,也能有数不清的唯有自已才能看懂的细节。它们或在花树瓦缸的小院,秋虫唧唧的灶壁,在林木一横的天际,在凉露丛生的草野,或在霜瓦之上,眉月之弦,或在溪塘之侧,大桥之下。此一去,风烟万里,此一归,故人相亲,若果然如此,凭赤心以经世,抱孤意以终年,又何憾之有。


记得以前有人说过,很是喜欢我解说道理的样子,因非须此时,才可验证宛然一笑,眼波一闪,以致我江河俱倒,万古皆废的功效。可惜,那只是以前了,换作现在,十个那样的人绑在一起,我也照样无动于衷。若然不是的话,即似如此一张天然真切的脸庞,又是如何从我手里滑脱的呢。



(编辑:欣文网 源自:欣文网转载 加入收藏 )
这是一个广告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条评论
©2016-2020 欣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