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路

小说名:《莎路》 作者:易丘 时间:2020年08月10日 人气:

周末,下午,晴天,商场三楼书店。

莎呆在书店看书看了好久。从接近吃中午饭的时候,一直到下午四点,她都在这家独立书店。莎经常来这家书店,这里只是为爱好读书的人提供一个场所,并不需要太多的收入维持运转,所以水电费会有人扶持。至于是什么样的人愿意出资,莎无从得知,来这里看书的人也不会知道,没有人在意这样的问题。对大多数人来讲,多一些这样便民的场所,固然是好事。

周末的商场里总是人声鼎沸,赶上骄阳似火的烈日,附近居住的大爷大妈便会经常带着他们的孙子或孙女到商场乘凉,还有一些年轻人进进出出,三三两两,有的提着购物袋,有的手拿饮料。商场里总是会有这样一种景象,人头攒动很多,购买商品的顾客很少。

几个小时都没有活动筋骨,莎有些疲惫。她从左边的挎包里拿出矿泉水瓶,仰头咕咚了几下,顺手把水瓶放在右手边。又用手揉了揉有些犯困的双眼,轻叹一声,仿佛这声叹气能够消除她的疲惫,而后放下高翘的二郎腿,转身向店门口走去。

莎头戴卡其色的帆布鸭舌帽,不算太长的空气刘海儿无力地呆在额头这片领域,不算精致的五官像是被创作好的陶艺,晾干了,放在它该放的位置上。如果一定要说出五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右眼角的一颗泪痣不偏不倚,似乎放大了眼睛的魅力。第一眼看她,眼睛或许不够吸引人,泪痣更有吸引力。耳后绑出食指长的黑发,身着桃粉的短上衣,雅白色挎包搭黑色链条从右肩斜垂到左跨,下身蓝色牛仔短裤,浅绿色帆布鞋,修长的双腿似乎更能拉高了她的比例。即便这样,莎也是放在人群里一眼不能惊艳到的存在,像所有普普通通的人一样,犹如一条放生在大海里的三文鱼,只够引起一片水花,便迅速消失在深海里。此时莎已经在回家的地铁站,不久一辆地铁呼啸而来,带起的风吹乱了莎的刘海儿,一根头发粘在上眼皮,莎挤弄了一下眼角,细发依然死死的呆在原地不动,于是莎撇了撇嘴角,长舒一口气,迅速抬起右手将这根粘在眼皮并引起微痒的头发拨弄到右边的额头。门开,莎进了车厢。

隔着高矮胖瘦的人群,随着车身不停晃动的视线里,莎敏锐地感觉到不远处有人的目光一直留在这边,莎用余光看到一个带着口罩,白色T恤,蓝色牛仔长裤的男孩用很自然的目光看向自己,莎也转头迎合他的目光,四目相对的瞬间,没有陌生,没有羞涩,没有好奇,甚至从眼神中读不出带有任何情感色彩的信息,就像世上两个最自然生物体偶然遇见,共同把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进行下去。莎感觉到不一样的东西突然出现在心里,与这个男孩之间有一种微妙的东西,这种微妙的层面上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很自然的,莎和这个男孩在同一站换乘,没有刻意穿过人群只是随着人潮跟在他的身后。

换了地铁,莎站的位置依然可以看的到男孩,这次他们都没有转头,只是一种莫名的东西将莎与他的距离越拉越近,意识都不随自身掌控,就像被突然支配的木偶,使得莎甚至有一种穿越人潮,马上走到他面前的冲动。可这样的举动莎无论如何都没有勇气在满员地铁的车厢里做到,一瞬间的情感失控也不会彻底吞噬行动,她好想弄明白是何种东西存在于他们之间,莎一脸苦楚的抬头望向地铁路线,她竟然搭错了方向!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莎的身上,她的确不分方向,但走过一遍的路她能记得清清楚楚。可刚刚就像鬼使神差一般地,竟乘车去了反方向。她期望下一站男孩下车,余光告诉她,这一站,只有她自己下车。莎望着远去的列车苦恼万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这样。也许外人看来,或许是最烂的搭讪套路,不过是最常见的搭讪路数,可莎明白,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上,出现在他们之间,这种连接的关系越来越近,她迫切地想要弄清楚。现实里莎没有勇气,那个男孩也没有靠前一步,不知他是否也存在一样的感触,莎和这个男孩还会不会遇见。带着未散去的迷雾,莎失魂落魄地出了地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