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原创频道

陆若影:是韵寒不是蕴含

时间:2020年06月28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为什么喜欢看校园文啊?”宁君安趴在桌上看着一摞高高的校园言情忍不住问。

“因为我的青春很安静,从未惊艳过谁的岁月,而他们的很精彩。”

“我们的刘韵寒大小姐,向往学生时代的爱情啊!是不是期待那个时候有个高富帅来拯救你啊?”

“我说的是像贝微微和肖奈那样的。”

“对啊,俊男美女嘛。”

“宁君安你的脑子里除了男人能不能有点别的。”刘韵寒无奈的翻着白眼,“我指的是势均力敌。”

宁君安贱贱的问道:“哪种势均力敌啊?”

刘韵寒懒得理她,慢悠悠的开口:“不期待灰姑娘会遇到王子的那种。”

 

陆若影:是韵寒不是蕴含

“没劲。”宁君安撇撇嘴,手上不停翻着相册,突然看到一张高中时的合照,手一顿。

“刘韵寒,”她抬起头,收起笑脸,“你还说自己的青春安静,当年被强制性停课的时候忘了?”

啪——

刘韵寒手里的咖啡杯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她背脊一僵,声音有些颤抖:“如果我说我不记得了呢?你会信吗?”

“哼,”宁君安摇了摇头,“你的杯子倘若没落地,我或许会信。”

听到这话刘韵寒转过身看着她,两人相视都笑了出来。

宁君安一把搂上刘韵寒:“喝点?”

“我明天有比赛。”刘韵寒按住她。

“你都退役了,有比赛也是你手下那帮孩子比,你去也是在观众席看,有什么影响?少废话,走。”

 

十三年前

“刘韵寒,你出来一下。”班主任打断了讲课老师。

看到班主任身后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心底一片了然。一只脚才刚踏出教室,有力的巴掌就狠狠的落了下来,没有防备的她猛的退了几步。

刘韵寒冷静的擦了擦嘴角若现的血迹,向后伸手关上了教室的门。

“解气了?”她直视眼前这个瘦小的中年男人,挑了挑眉,“一本房产证而已,就生气了。”

对面的中年男人听着她嘲讽语气,涨红了脸,说不出半句话。

“如果没什么事?我还要上课。”刘韵寒话都没说完就转身开门进了教室。

 

高二的生活原本就枯燥无味,所以校园里一点风吹草动,都足够掀起一阵八卦热潮。中年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学校内外,校园里冒出了奇奇怪怪的话题,列如,女高中生被包养。

 

对于这些问题刘韵寒始终没有出面解释。她懒得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要她说她的父亲想用房子抵押贷款,在外面养女人,所以她偷了房产证。刘韵寒做梦都想不到家庭伦理剧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己家。

 

陆若影:是韵寒不是蕴含

“韵寒,”韩齐沉看着在独自吹风的她有些心疼,“还好吗?”这话刚出口韩齐沉就在心里骂自己傻子,被人说成那样怎么可能好。

“你?”她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不怕我?”

“我知道那些事肯定都是造谣的,我相信你。”韩齐沉挺直了腰。

刘韵寒笑了,她的笑在韩齐沉看来是这清冷的夜里最温暖的存在。

“没错,都是造谣,老韩之前你说喜欢我家韵寒,我还不怎么看好你,现在啊,我挺你呦。”宁君安挤眉弄眼的。

“喂,”宁君安转头看着刘韵寒,“你打算怎么办,不解释那男的是你老爹。”

韩齐沉诧异的看向刘韵寒,而刘韵寒就跟有感应一般,也转头看向他:“如果你想可怜我,就把你那个怜悯的眼神给我收回去,我不需要。”

韩齐沉看了她好久才艰难开口:“或许这个词不太合适,但是你应该很寒心吧!我听说以前你们父女俩关系很好的。”

 

很多年后刘韵寒想也许自己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接受韩齐沉的吧!

 

陆若影:是韵寒不是蕴含

高二的课程也相对繁重一点,学生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八卦,校园的绯闻就渐渐减少了,就当韩齐沉为刘韵寒开心的时候,班主任又在上课时叫走了她,这一次是她的妈妈。说刘韵寒的妈妈在家被邻居发现的时候头部受了重伤,等刘韵寒赶到医院时,妈妈已经抢救无效去世了。

 

但更让刘韵寒崩溃的是,据警方调查,是她的父亲找到了母女俩的居住的地方,为了房产证两个人争吵间动手误伤后逃离了现场,导致了母亲的去世。

 

刘韵寒在母亲的墓前抱着墓碑大吼:“我知道您想让我以后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但我不想要房子,我只想要我们一家人好好的,这么简单的愿望为什么?为什么?”

 

从那以后刘韵寒整日消沉,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而她是把自己泡在酒坛里,不给自己丝毫清醒的机会。

 

宁君安是该劝也劝了,该骂也骂了,可惜,刘韵寒自己不愿意放过自己那又有谁救得了她。而韩齐沉也是一下课就去看着她,生怕她出什么事。连宁君安都大喊老天什么时候能给她一个不离不弃的傻小子。

 

这天刘韵寒又喝的醉醺醺的,踉踉跄跄的就往马路上冲,迎面来的大货车,她却还在路上蹦,这一幕被正好放学的宁君安和韩齐沉看见,韩齐沉想都没想就扑上去推开了刘韵寒,替她挡了上去。一片鲜红,像醒酒汤一般刺激了刘韵寒,所有的压抑和眼泪在那一刻全部释放:“韩齐沉啊——”宁君安瘫坐在地上,张着嘴却好像有东西卡在嗓子里发不出一点声音,眼泪止不住的流。

 

陆若影:是韵寒不是蕴含

命运已经对刘韵寒这么残忍了,或许这次只是开个玩笑,可是,当韩齐沉盖上白布,韩叔叔韩阿姨骂着跪着的刘韵寒时,所有人都知道命运开了个玩笑,而且,是一个巨大的玩笑。

 

韩齐沉走后刘韵寒出奇的振作了起来,除了高二的课程外她的生活里多了一样东西——电脑。可是韩齐沉的父母不依不饶,常常来学校找刘韵寒的麻烦,为了不打扰高二高三的学生,学校停了刘韵寒的课。

 

这么多年谁都想象不到那些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打算回去看看叔叔阿姨。”刘韵寒看着宁君安说。

“哟,”宁君安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大小姐您还记得小人的爸妈呀,真不容易。”

“自从我妈走后,就是你们一家收留我,照顾我,而我……”

“哎哎哎,你别来那些恶心吧唧的东西,我不喜欢听,我妈喜欢,你留着跟我妈说。我一回家我妈就问你,害的我都不敢回家了,我真怀疑你才是她亲身的。”宁君安一脸嫌弃。

刘韵寒对着宁君安吐了吐舌头。两个人就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宁君安吞吞吐吐,“我听说,韩叔叔韩阿姨还是没原谅你。”

“唯一的儿子因为救我没有了,不原谅我,我能理解。”刘韵寒吐了一口气。

 

刘韵寒又开始抱着酒瓶,有些上头时,说的还是那些话,听的宁君安耳朵都要起茧了,可是宁君安还是心疼的要死:我宁愿韩齐沉从不认识我。我宁愿我妈不给我留那一套房子。还有一句是她在告诉韩齐沉名字时,他把字理解错了,她纠正他,是韵寒不是蕴含。

 

陆若影:是韵寒不是蕴含

宁君安看着醉倒的刘韵寒,自言自语:“其实从你开始接触电脑时我就知道你爱韩齐沉,即使你再嘴硬的说这只是愧疚。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嘛,你喜欢写文,而电脑CTF(信息安全竞赛)一直以来都是韩齐沉的梦想,代表中国拿到世界冠军也一直都是韩齐沉的梦想。韵寒啊,忘不了咱就不忘了。”

 

她扶起刘韵寒,边走边说:“终于可以回家好好吃顿老妈做的饭喽。”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陆若影  编辑:张海婷)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陆若影:是韵寒不是蕴含]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