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原创频道

韶光自清风盛开

时间:2020年07月16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只有这些不完整的记忆,不完整的思念,才能装进过去这个不完整的容器。

夏夜的犬吠和蛐鸣是我记忆中多年前独有的乡村气息,那是一种每当想起,都觉得格外舒心的熟悉。晚饭过后,夜色渐浓,农家的小院里,我躺在竹床上,双臂交叉放在后脑勺,瞪大双眼,想要找到这片夜空最亮的星星。

外公微闭双眼,口中哼唱着我不知道的曲调,手中的蒲扇始终追随藤椅的摇摆,就像配合默契的对舞演员,一副怡然自得,神然自乐的模样。后来离开的很多年里,夏夜再没有过那样的安谧,不曾躺在夜晚的小院里,我甚至不曾见过漫天繁星。成长失去的不仅是人去离散,还有渐渐模糊,又不断拼凑的不完整记忆,那些失去终是在不断前进中不断逝去。


韶光自清风盛开


不知过了多久,蝉鸣大军入驻城市,又或者是它们一直存在而我不曾注意。刺耳的声音夹杂川流不息的车辆来往,让城市的白天或夜晚,除了嘈杂喧嚣之外,一无所有。从高处俯看到的,是心生茫然,四顾如空,生活了太久的都市,总是令人心生厌倦,无论陌生熟悉,都不曾再有那样的绝对坦然。

上了中学之后最盼望的是很久的假期,我可以到乡下去。又或者是无处可去,兵荒马乱的青春对我而言,是逃避。离开充满疑惑问题的学校和家里,即便那是短暂逃离才有的喘息。我在后知后觉中错过了青春里的悸动无惧,变得不再懦弱,不再逃避,充满勇气,只是我也不再有那时的经历,愈加强大的内心再不会轻易激起巨浪,似洪水般汹涌,现实中纵有太多新奇,也像是复制粘贴,平淡无奇。

一起荡过的秋千,填不满的泥洞,吱呀呀的门框,满是黄土的门槛,甚至姓名模样都很难记起的玩伴,这一切像是坐上了一艘游船,从我的视线越走越远。矮矮的院墙外,我看到空了很久的老宅,听家里的长辈说,这家的小女儿早在几年前出嫁,她的姐姐我记得,早在我们一起玩耍的时候就已结婚离家,她们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很久都不曾回来。我久久地伫立,空气中传来一声轻叹,我抬头望见这棵高高的多年未曾变化的枣树,过了这么久,也只有它还在这里。

韶光自清风盛开

也许是她们在路上遇到了名为爱情的东西,现实的推移,不同的经历,总是把人生带往截然不同的生活轨迹。那时的我们不曾谈论梦想,甚至不知道她对未来有何种期许,只记得一个瘦瘦的女孩唱着歌谣随秋千的摇摆来来去去。谈不上存在某种遗憾,是我们从未知晓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的成长经历。无畏将来,不念过去,淡淡的时光,模糊的记忆,托起一阵清风,洒在依然明媚的阳光里。

一年有四季,四季有风雨,所有的此刻在下一秒都将成为过去。意外来临才会感叹命运无常,失去正是提醒我们,此刻拥有的都要好好珍惜,一群人的风景会因众乐变得欢喜,一个人也要不忘独自美丽。

 

韶光自清风盛开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易丘  编辑:马冰倩)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韶光自清风盛开]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