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原创频道

王佳珍:老木哥,是五保户

时间:2020年05月25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何谓“老木哥”,老是一种敬称,木也可理解为木先生,不过他却不是姓木,哥是因为他终身未娶。不过若说到这一点,那可就有话说了。


别以为老木哥就是老木哥,他可与旁人大不相同。若按照辈分来叫的话,我得喊他木爷爷,不过我却总不大愿意,总是疑心这“老东西”不怀好意。王佳珍:老木哥,是五保户


为何这么说呢,他叫人好不生气!只因我小时候偷过他家的桃子,那桃子种的着实好,水汪汪的香甜爽脆,但他让他家黄猫追着我跑了整个村子,我倒是不怕它的,不过它的叫声特别爽脆,略带一股子阴柔气息,叫得人碜人。从那以后,我就特别讨厌老木哥,叫他木爷爷,那决不可能,除了奶奶在旁非要我叫的话,我就只能不情不愿地喝叫一声,远远地逃开了。我还不乐意地瞅了了一眼那黄猫,却不想它竟恶狠狠狠地插着我看,我知道了,原来猫也如此记仇。


总归说一句,这些肯定都是老木指使的,我从此以后讨厌老木更甚从前了。


有人说:“老木哥这辈子真就睡够了,中午起来吃饭,可真就让人纳闷,他弄的柴米油盐都够吃好几十年呢,这老东西,不简单呢!”


“他呀,不是说的话,那老东西风流一生,也没个正形,到老不还是个五保户吗?有啥值得说道的!”另一个不太厚道的老人一针见血地说。


“你这老头儿,说话口无遮拦的,这还有孩子在呢!”别人家一个略年长的爷爷说!


只是后来我也不乐意听这些琐碎事,听着就烦,加上我的确不待见老木,所以就边乘凉边打瞌睡了。


不过据我了解,老木的确不算什么好人,但小时候随奶奶一起去他家坐,倒也着实没有这么讨厌他。他还会出一个“鸡兔同笼”的算术题给我,怎奈奶奶在旁边,我也只得硬着头皮算下去。那时的我,真是聪明得过分,还学会了耍赖不算了。当然啦,他只是略为失望地在嘴里念叨些什么,略微还皱破眉头,似乎他是专门为了考我费了好大劲呢,但我在乎吗?这对我又有什么用呢!他又不是老师,能考我吗?


似乎年岁稍大些,我特别不待见老木。你看且看他,脏兮兮的黑手,横冲竖撞的头发在寒风散落一地,仿佛被他拍一下肩膀,我就感觉很过分了,毕竟我讨厌这个“老东西”。可每次用芒捶棒子捶衣服总会遇到他,因为他家门口的那口塘是我们洗衣服和菜用的,可这老东西竟在门口还养了头老猪,什么排泄物一概流入塘中,许多人没少骂这老东西呢!每次被他拍一下,我先是一惊,接着一喝,举起芒捶要同他干架的样子,真是毫不示弱。不过从那以后,他不敢再如此了,倒是傻子般地快乐且惬意地坐着喝茶,那眼神也忒坏了!


不过偶然一次,我听到一位老人说:“老木莫不是疯了,常常自言自语地同猫讲话。他常说‘你这贼猫,还想吃鱼,我连饭都不够吃!’‘你搞快点,再不快点,我就不理你了!’所以说啊,人活一辈子,‘养儿防老’这句古话说地对呀,要我说呢,人一老就该早早地死,不然病死都没人知道,像老木那样活着,有啥子盼头啊!”


其实老木虽然嘴上那么说,但他还是会买个网捕鱼,我初以为他是自己嘴馋,后来想想,鱼也不多,偶尔有一两条泥鳅,煎起来多费油呢!原来他是为了养好黄猫,怕它死去,它一死,他又孤单一人呢!


其实这样的人,现在才明白,讨厌也就不那么讨厌,这种讨厌只是久久地讨厌下去,可后来听到他对那只猫的话,着实被感动了。


我以为的确在理,一个村子有不少孤寡老人,他们活了一辈子的,孤单了许久,却也是活得最“潇洒”的一族,不必为儿为女,但总觉得缺点什么东西,不去想的时候就啥也不缺,一想就啥都缺!


如今那口塘倒是活力中带着衰老的气息,老木话也不多,我的讨厌也就没有那么深了。谁能说人生如戏?不过是戏如人生,酸甜苦辣都有,只是有的人,酸楚说不出口罢了!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王佳珍  编辑:王佳珍)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王佳珍:老木哥,是五保户]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