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原创频道

王佳珍:童年事之一二——南瓜缘

时间:2020年05月29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我吃着学校里的饭,的确米香肉糯,却始终都比不上奶奶做的饭,要知道,奶奶做的饭可是“五花八门”。


何为“五花八门”,既有红苕饭,又有南瓜饭,偶尔还有土豆饭,我最喜欢的还属南瓜饭。今年夏季,我可就大饱口福了。吃着一顿又一顿的南瓜饭,这当中有苦有乐,自非是些无穷无尽的琐碎事罢了。

王佳珍:童年事之一二——南瓜缘


我们这里,已经不中稻米了,改道种茶叶了。的确,年轻的劳力都外出打工了,如今只剩一些老头儿老婆婆在家。采茶的时间才短短几个月而已,迟一点的就白露前后须停了。


爷爷奶奶一直为买米的事发愁,只是因为她们老了不少,老胳膊老腿的,走路都尚且艰难,更别提背上二十多斤的米走山路了。


奶奶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可如今也是麻烦事,要么吃磨点面粉,要么去买米。面粉倒是磨回来了,过程可是一波三折呢!


我走在前面,和奶奶一块挑着一箩筐麦子,左一摇右一晃荡的,着实不易呀。再者,好不容易走到一平坦处,我预备一气呵成地向“动力房”走去,可奶奶叫住了我,她说:


“你这细伢,快歇会儿吧,不然我这身老骨头早晚要散架了!”


“我们到了再歇不好吗?”我虽嘴上如此说,但行动上已有所倦怠,就轻悄悄地放下了扁担,直直地往地上石板路一坐。这一坐不要紧,奶奶见我如此坐,朗声道:


“你这丫头,真是要同你讲个几遍,都说不能坐这石头呢,当心屁股上长红斑!”


我偏要坐,也不信她的话。临了是磨了面粉,可我也吃了个哑巴亏,也不得已信誓旦旦地说“以后打死不坐石板路”之类的话了。


这倒是颇有意趣,没有啥惊天动地,却也让人知道当家人的不容易,真的是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啊!


奶奶常常为吃饭问题发愁,不过这个夏季有南瓜饭相伴,也是其乐无穷。


有一回,奶奶不在,我自己也做了回南瓜饭。煮饭的确容易,加南瓜的话,我常常听奶奶说蒸东西是从上往下熟,那煮东西该是怎么弄了呢。


我只是早早地将南瓜洗干净,切掉一个柄,然后就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到锅中,其次将饭倒入南瓜旁边,得弄点锅巴出来,最后打几个气眼,即可合上锅盖。


这个关键在于火候,奶奶总是说我不会添火,我都不大服气的。这回可见了真章,我的确大约不会的,但我向来不愿意认错的,于是饭大约熟了吧。


我便小心翼翼地揭开锅盖,气倒不多,啥味也没有,完全不似奶奶做的饭那番妙,香气是喷薄而出的,香飘四溢。当然啦,这饭也比不上学校里的米呢,精米的确好吃,那米软糯壮实,完全不似家里的米这番硬气十足。


爷爷吃着我煮的南瓜饭,大抵是没撤了,也不好意思说好,也不好意思说不好,将就凑合着吃完了,他只弄了一大碗南瓜,饭倒不见几粒,我真疑心饭没煮熟。


不过,有南瓜的日子也是蛮好的,毕竟它可以担任主食,粉糯糯的南瓜,用勺子一搅拌,吃起来特别香甜。奶奶每次都不削皮,我弄就把皮削个干净,这样才算好吃呢,搅成稀泥,和着饭粒,完全用不着吃菜,这大抵就是奶奶的饭了。


渐渐地,我爱上了这南瓜饭,当然,不只有南瓜饭,还有南瓜饼呢。


首先多弄些南瓜,将其煮好,再滤过水将其放入器皿当中,和成泥状。然后添些许面粉,不过若是稍稍不注意,亦或是忍不住打个喷嚏,就成了“玉面仙子”,这就有些尴尬了。我最喜欢的还是揉成饼或团子都可以,这就到了考验技术的时候了。每次奶奶揉的饼的确是饼,我揉成的是球,还大小不一呢。不过没关系,大大小小,我就要吃大的呢。


这至关重要的一步,还在于炸饼。当然考的是火候,反正我大抵是不懂的,一切都是奶奶做,我尽顾着吃了呢!


奶奶告诉我,大一点的要留给客人吃,小点的才可以自己吃。我就想吃大的,奶奶拿我没撤,只得将一块大饼拿给我。

王佳珍:童年事之一二——南瓜缘

我拿到了饼,总喜欢向邻居小孩炫耀,这不,奶奶又得往邻居家送。我却是有些不高兴的,毕竟那样我的“口粮”又少了一半。


有时候,奶奶还会喂喂邻居家的猫,奇怪的是,猫也喜欢吃甜食,它吃得可欢了,但我却从不喂它,因为它也抢了我的“口粮”!


我如今每每想起那段时光,总觉得太短太短。其实人一生,说长也长,说短也蛮短。毕竟时光总是一去不返,其实我们也不必悲伤,因为有美好在心间,日子才有滋有味呢!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王佳珍  编辑:王佳珍)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王佳珍:童年事之一二——南瓜缘]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