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原创频道

随风飞往重峦叠嶂

时间:2020年07月18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上世纪末的边陲小城来了一对新婚夫妇,这年的秋天,寒露降生。也许是命运沾染季节的色彩,古有伤春悲秋,而寒露总在雨季怆惆,寒露成霜是露的成长。小时候时常坐在车后座,绕着路口转盘的外围,望着中心高高伫立的灯塔,几只秋雁在四周盘旋,灯塔下圆坛里偶有嬉戏人家,这样一幅现实如画在多年后的梦里依然清晰。遥远的记忆是不是终将成为拼凑不出的断断续续,像零零星星的碎片落了一地,只会偶然出现在毫无戒备的梦里,我伸手想要抓住梦里的点点滴滴,可是相隔太远的距离,是怎么努力都不能抓住,只能在梦里的记忆。生活就像每个人头顶的一盏聚光灯,看得见的过去和未来影影绰绰,一直到最后灯光微弱,经历过的一生才终将如尘随风飘落。

记忆总是对天台情有独钟。满楼台架起的鸽子笼,略带凄凉的屋顶空气,或许这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鸽子想要传递的哀鸣。很久之后我才明白,天生拥有翅膀的生物,无论如何不能成为笼中囚徒,自由才是它们最好的归宿,它们一刻不能失去翅膀,一刻不能没有方向。拥有四肢的人类和拥有翅膀的生物一样,都是造物主赋予万物最慷慨的礼物,我们不必羡慕“特异能力”而忽略自身拥有的幸福。


随风飞往重峦叠嶂


 我第一次爬上楼顶的天台,迎面大风刮得我有些重心不稳。大人们常说小孩子不要到高处去,所以一直生活在房间里从未站在高台与天空零距离。站在这里是以往从未有过的对自由的向往;站在这里我能感觉高处的风划过每一寸土地,像成排的巨浪瞬间冲袭+我的方向,我与风之间没有任何阻挡;站在这里没有日出没有夕阳,没有绿洲没有沙墙,可我却对飞越崇山峻岭如此向往,那时说不出的思绪带着身体像是在看不到边界的海洋肆意流淌,只跟随风去的方向。大人们饲养完了笼子里的鸽子,牵着我的手去到下天台的地方,我回头看拥挤的鸽笼里,一只探出头的灰鸽,眼神和最初一样,无助又凄凉。

多年后曾在异乡的公园一角看到过一座别具一格的鸽子楼,蓝色的坡顶与天空融为一色,四面镂空的长方体,每个小窗口都有对应的鸽子进去,井然有序而又不拥挤,白色楼柱一枝独秀,高高的撑起它们的家。再次看到自地面一跃而起,这一次,他们没有无助凄离,只有无忧无虑。


随风飞往重峦叠嶂

越来越高的建筑要把天空遮蔽,飞机穿越厚重的白云,只留下悠远的轰鸣,不曾看到机翼。人类似乎要把自己永远封闭在看不到天空的世界里,建立起与高空的永久隔离。世界本为一体,同生共息,美丽而又充满惊喜,而我们能够给予的就是对自然无限的索取,于是自混沌而出的世界似乎在经历了很久之后又要归于原地,说不清是何种变化使得美好走向绝迹。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易丘  编辑:马冰倩)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随风飞往重峦叠嶂]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