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原创频道

一种毛做的裤子:重温琦君

时间:2020年07月18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从那以后,我就垫着矮凳替母亲梳头,梳那最简单的鲍鱼头。我点起脚尖,从镜子里望着母亲。她的脸容已不像在乡下厨房里忙来忙去时那么丰润亮丽了,她的眼睛停在镜子里,望着自己出神,不再是眯缝眼儿的笑了。我手中捏着母亲的头发,一绺绺地梳理,可是我已懂得,一把小小黄杨木梳,再也理不清母亲心中的愁绪。因为在走廊的那一边,不时飘来父亲和姨娘琅琅的笑语声。”


琦君的《髻》写的是母亲和姨娘从年轻到年老,发髻形式的对比与变化,从这些变化中透露出了母亲和姨娘间彼此的心结以及微妙的关系变化,时光易逝,青春难驻,没有谁能抵挡的住岁月的冲刷。在后脑勺只剩一小撮头发的五叔婆边上,母亲是俏丽的,在漂亮赶时髦的姨娘前又是那样的传统朴素,随着时间的流逝,母亲最终剪去了又粗又长的辫子,只留下了稀疏的短发,而姨娘如云的青丝也渐渐落去,还夹杂着丝丝的白发。从文章的字里行间能体会到作者绵密纤细的情感,母亲是一个典型的中国旧式社会妇女,一个极具传统的女人,从一些不经意的描写就能感受到母亲的那种幽怨愁苦以及作者母亲之间相依为命的深厚情感,处处显现着她们之间的母女情深。但后经了解,在琦君85岁时吐露了出一段隐秘的心事:“我出生时,父亲出外经商,一直没回来,我妈妈认为我不详,就把我丢在地上,是大伯母把我抱起来的,其实从那时起,她就是我妈妈了,对我天高地厚之爱,含辛茹苦抚养我们兄妹长大。”这段关系的转变,使得被给予出的母爱更加的深沉,更加的伟大。


一种毛做的裤子:重温琦君


琦君,原名潘希真,“稀世之珍琦”是她笔名的由来,她幼年是在乡下度过的,十二岁时迁往杭州读书,1949年到台湾,后侨居美国,最终返台定居。第一次接触琦君的作品,大概是小学课本上的那篇《桂花雨》,每次桂花盛开的时候,都会回味起那篇文章中描写摇桂花树时的快乐,恨不得跑到树下去摇动枝干,也来下一场“好香的雨”。文章中的母亲勤劳能干,正如琦君所诉说的那样,“母亲一生辛劳,无怨无艾,就是因为她心中有一个金沙铺地、玻璃琉璃的西方极乐世界。”她的母亲曾说外面的桂花再香也比不上家乡院子里的香,琦君是怀念故乡的,故乡的桂花让她魂牵梦萦,童年时代的“摇花乐”被她时时想起,《髻》中故乡的繁华热闹也对比出了播迁来台后的人事聚散,透露着阵阵的感伤。琦君的轻描淡写总是饱含深情,一旦读起就不得不让人细细体味,也让人不得不低头沉思。


“一转眼又是十多年了。我也早已不年轻了。对于人世的爱、憎、贪、痴,已木然无动于衷。母亲去我日远,姨娘的骨灰也已寄存在寂寞的寺院中。这个世界,究竟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值得认真的呢? ”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一种毛做的裤子  编辑:金小晶)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一种毛做的裤子:重温琦君]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