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原创频道

甜番茄:她

时间:2020年05月06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甜番茄:她


家里万达刚开业的时候我还在外面上学没有放假,从朋友圈和家里同学的描述中得知了当日商场里的火爆程度。母亲因为工作忙,也不愿意凑热闹,她便没有去看看新商场什么模样,但她答应我等我放假回家带我一起去逛一逛。


我坐了一天的火车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才到站。母亲去车站接了我,回家的路上,我和她并排坐在汽车的后座上,我把头倚在窗户框上,看看车窗的夜景觉得有些晃眼就闭上了眼。母亲坐在我身边撩了一下我的头发放到耳后,她叹了口气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睁开眼看她,她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示意让我再休息一会儿。我想对她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就拉住了她的手,又把头转过去闭上了眼睛。“我明天休息,在家陪你。”母亲突然说了一句话,我猛地一抬头磕了一下后脑勺,一边用手揉着头,一边看她,挑了一下眉毛想问她什么情况,怎么休息了。她也应该是明白我的意思了,笑着说:“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想陪陪你。我已经把店里安排好了,人手够了。”我点了点头,“噢”了一声。我往母亲身边挪了一点,不再靠着车窗,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她又习惯性地把我脸上的碎发撩到了耳后,长舒了一口气。


回到家之后,我也没有什么食欲,就先去打开行李收拾东西了,母亲一直独自在厨房忙活着,也没有喊我帮忙。等母亲端着菜出来的时候,看到我把行李铺的满客厅都是,她把手里的盘子放到了茶几上,手在围裙上蹭了几下,蹲在地上把衣服分成了该洗的和不该洗的,深色的浅色的也都分开了。之后她合上了行李箱,一手抱着一摞衣服,一手推着行李箱,把行李箱放到了我的卧室,又走到阳台把衣服丢进了洗衣机里倒上洗衣液。我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她做完了这一切,又看着她从阳台向我走来的时候,我只好傻笑着看她,冲她吐了一下舌头。


把一切都收拾完也吃过饭了,我便和母亲一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因为家里装的挂暖不是那么暖和,所以我俩合盖了一条小被子在身上。母亲斜着躺在沙发上,正好能把脚塞到我的膝盖下面,她又踡了踡腿,往我身边凑了凑。母亲拉起我身上的被子往她身上盖了盖,但我却偷偷拽住被子的另一角,她发现拽不动,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把自己头发都捋的另一侧,然后倚在我身上。我笑了一下,母亲也没在意,她随口说明天早上要睡到自然醒,然后带我去万达逛一逛,给我买点东西,顺便看看新商场如何。我也点点头,回了句“好”。


第二天早上,我揉了揉眼,连打了几个哈欠,又侧过身,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表才八点多,叹了口气抱怨这可怕的生物钟。我又躺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下床洗漱然后寻觅一点吃的。我走出卧室之后,轻手轻脚地关上了我的屋门,一转身正好和母亲迎面碰上,我看她穿着睡衣,散着头发,眼睛半睁着。我和母亲对视了一下,我俩都笑了。“不是睡到自然醒嘛?”我笑着问母亲。她咳嗽了一下清清嗓子,又吐了口痰,笑着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就走进了卫生间。


等我到洗漱完了从卫生间里出来,又回到卧室里故意拿了我的木梳子,走到母亲的梳妆台旁边等着她把一切护肤品抹完。她通过镜子有些不解地看着我,我盯着她直笑,当母亲从椅子上起来的时候,我拉过椅子直接坐在上面,把梳子递给她。母亲好像没有反应过来,我又拉正了椅子,端坐在梳妆台前,把随手扎头发的皮筋取掉递给她,她伸出手刚想去接皮筋,但又突然停住了,母亲好像才明白我想要干什么。她笑了,又把梳子随手扔在梳妆台上,坐在旁边的床上,看着我止不住地在笑,嘴里还在念叨着:“多大人了。我还以为要干什么呢。”我又把梳子从梳妆台上拿起来递给她,母亲冲我挥着手从床上站起来,走到衣柜旁,打开柜门翻找着什么。我只好把梳子放在了桌上,正准备用皮筋随手把头发扎起来的时候,母亲把一个帽子扔在了床上。“懒得梳头就戴帽子出门吧,你戴帽子也挺好看的。”我又把皮筋套在手腕上,拿起床上的帽子,“行。”我扭过身对着镜子整了整头发就带上了帽子。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甜番茄  编辑:彭梦云)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甜番茄:她]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