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梁开欣:最后一次运动会

时间:2018年10月26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梁开欣:最后一次运动会

第三十一届运动会,成了我们这些中三的学生最后一次运动会,不知道听谁说以后(大学) 不会有所谓运动会了。在这样的时刻,不知道为何心里面倍感寒凉,一板一眼地看着操场上的这一切。


 彩排群众像是每年都安排好的一样,早早的在场,人手一旗五彩缤纷,旗随风飘啊飘。旗帜伴随风飘,一直给我一种希望感,一种激励感。于是我根据这个彩排,回想起以前,我发现了彩排的一个问题,因而写了下面这句:


“今日之场排,若盖夕矣,旗章显玥,五彩纷华。熟陋从出,促以两并,以余之右,此侧有所不足。疏垣喆喆,梵赫了愈,又左又左临廷。曾何时复有今之疏,着应离离伤也。”


还有一幕,是今早我被临室的朱一鸣告知下雨,我便备了把伞。起初以为下来就是雨,可谁料到并没有,一直站到整天彩排的,天才感应,降下来“甘露” 。这场雨我备着伞,被人一些人觉得我有“先见之明”,甚至有人要一起躲,我一一拒绝了。可能看到这,你会觉得我小气,可我也认了,因为伞真的很小,并且我也有些生气。天寒地冻,统统聚在这,各色各样,各种各类,本来就是一个问题。随之下雨,即是一下沸腾起来了,不是为了运动会上奔跑健儿喝彩,而是慌忙、拥挤着去避雨,一时兵荒马乱,余我一个空守班地。如若今日是旧时之战场,这般涣散之军,我亦莫不是枉费了性命!


我在雨中,静坐,听着一声又一声的枪响,喇叭的播喊,以及细微地呐喊加油。与这雨一样,来的丝毫无情,丝毫冷漠,丝毫让人惶恐。 整个绿场,我成了少有的几个点,垂伞其间,耳里传来了各种纷杂、喧哗以及嬉笑怒骂。在这样的情境下,我究竟是为什么了?为什么来这里浪费生命,这雨我一直在感再悟,为什么非要再这样的嘈杂呢?突然间,我明白了,片面,虚假,丑恶。耽误别人的时间,可等同于谋财害命,一直强调全面发展,自由建设,可今天为什么要这样呢?画地为牢,禁锢着我的身体,压迫着我的灵魂,唯一能离开这儿的只有此刻仍旧在跳动的心。


我转身,看到了远方一位姑娘在写着什么,这让我想起来开场前一位男同学带资料来的场面。这一幕,何曾相识,记得上一次运动会时我中二,和中一的子延 ,一同在场寻找我们心中的“伙伴”,一路走去,在北侧这边,看到不少同学抱着资料作业,有背东西的,有写卷子的,那一刻我们感觉找到了。回想这一段按照的见识,可以算是一个“实践调查”了。看到眼前这位姑娘,动笔在写着什么,一下子我便激动了。注视着她良久,发现她的情境和我一样,一个人在雨中。不知过去多久,我发现她身边多了一位同学,看了看大概,我感觉我认识。于是通过社交软件联系了对方,一番交流后,得知的消息让我心里一痛,一切的美好奢想瞬间破裂了。


雨渐渐小了,偶尔有同班同学路过我这儿,和我打了几句话,随即就走向远方。我则仍旧坐在班地,听着这一切,看着这一切。或许是每天四点一线的上课时光过得太重叠了,我发现很多人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样貌了。原本肤色原生态的女同学,我此刻一眼望去,脸上显得特别苍白(亮白),眼角一层泛红,就连唇部也是色度太重,显得太不正常,甚至觉得这是患下大病。这只是女同学,我又看了看远方的男同学,如此寒凉的气候,他们穿着如何单薄,露着脚脖,两臂环抱,瑟瑟发抖。不知道这些究竟为了什么,我仍旧静坐,静守着。


在发呆间,我想起293号和678号,他们昨天和我说了,希望我能给他们加油。此刻我像是被禁锢般,已然站不起来了,我感觉到身上又热又冷,周遭在晃动,流鼻不止。我相信293号的朱伟自然会有一个不错的成绩,也同意愿意为678号的张天哲呐喊加油。在我看来,他们很大可能获取佳绩,只此我算是预言或者是晚报,都已经不重要了。我越来越无助,四肢麻木,两腿已然失去了感觉。我听不清此刻比赛项目进行的如何,到那一步了。只是听到喇叭一声又一声的让人离开跑到与呼唤学生会成员出来维护什么。我的呼吸,开始变的艰难,嗓子发痛,腔喉黏涕,鼻子已然失灵,迫使我长着口,大口大口的吸气、呼气。我艰难抬头,隐约间听到了“293”,朱伟!


瑟瑟发抖中, 我开始越来越累,两眼发慌,四肢也开始无力,原本坐着的身子,此刻已然坍塌在双腿上。远方依旧是喇叭,不过已经开始听不清楚了,映入耳来的只有嘈杂,像极了老式电视机出现雪花的那一幕。此刻的我,正亲身验证了“身处在人群中的孤独”,这种感觉我相信你也有所经历,不同的是我在本来应该很热闹、很热血的场地上,在寒凉与伤寒的打压下,体现出了如此的无助。这让不经意间,又想起了早上带资料的那位男同学,他此刻在干什么,会不会在某处看资料呢?不知道,此刻已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 一切又发生了变化,听着谁谁谁获得了佳绩。我看到了293号朱伟,八字胡都他,告诉我他晕倒在跑道上,我安慰他重在参与。毕竟你刚刚来,还充满激情,和我很大差别。我头开始发烫,颇有油尽灯枯之况,又甚有些迷离。偶尔听清朱伟的几句小述,以后他为马云的呐喊,在场的一切已然是记不得了。


下午,本应会继续浙雨的, 可是渐渐空了。我则是情况更加糟糕,下午的气候也更加的愈冷,枯坐在一处,渐渐看着周遭。无意间我和周露告了个别,牵扯了一句又一句,使我两眼不免有些湿润。下午过的很淡然,结束时我头又泛起热来,四肢极其无力。时刻起风,时刻发抖,下午渐渐就这样耗尽,空冷至极。


最后一次,或许是送别吧,提前让我们有一个缓冲的可能。三年来,真正的欢愉已然没了,留下来的理性发现,一直在注重外表,大肆发展面子工程,至于考虑过为什么?已然是没有人去思考,没有人去抗议的了。整整一天,空了一天,什么也没有做,而且还惹得一身风寒,一心哀怨。可怕的在于,看见以往看不见的疯狂,而不能去表露。被这样挤兑着,我似站在角落,瞬间感到孤独至极!

(作者:梁开欣  编辑:欣文网)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梁开欣:最后一次运动会]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