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风任:双(上)

时间:2018年10月31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空间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风任:双(上)

在武亚娜薩达纳斯武亚州有一个小镇,小镇上没有什么特别东西,也没有迷人的地方,但却有一段迷人的故事。


雷贝拉.艾和奥美拉.卓则有着一段让人回味无穷的故事。


新镇的雷贝拉家族是名门望族,在薩达纳斯也是赫赫有名;奥美拉家族则是新镇的一个不起眼且一抓一大把的小家族。


在一处高地上,艾独自望着武亚娜城,因为今天是卡抹泪节日,所以艾早早的就起来,来到在这里等待父亲。


艾的父亲是武亚娜薩达纳斯武亚州的高级官员,由于父亲经常外出,艾和父亲接触的次数也就屈指可数。


“艾小姐,你得走了,即使你知道你父亲回来,你也应该坐在家里,做上一桌佳肴,在餐桌上耐心等待才是。”奶妈大声说。


艾打心里的烦着奶妈,她总是要求这,要求那,尤其是那些繁琐的礼节,以及其它。


好啦!知道了!


您每次都说知道,每次我都得跑第二趟来!这次您非得跟我回去,你的母亲蓝在家等着呢!


艾彻底的习惯了奶妈的絮叨,因为她知道,她一但絮叨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艾望着远处的夕阳,夕阳铺在薩达纳斯大路上,看上去更像黄金大道。艾站起身,对奶妈露出笑容,径直的往家里跑。


奶妈在后面嚷嚷!艾小姐,我和蓝小姐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女孩子要矜持,温柔,即使遇到心仪的事也不可失态,应该从容。你这倒好,跑那么快完全不符合女孩子的形象……


艾看了一眼奶妈,无奈的加速摆臂,努力的甩掉这个从小就在她耳边说来说去的奶妈。

艾,回来啦!你父亲回来了吗?蓝带着期待的语气问道。


还没呢?艾喘着说。


“蓝又重新坐在凳子上,细微的问道,艾,你觉得今天的菜色如何?”


“母亲的手艺棒极了。”艾真诚的说。


蓝小姐,您可不能这样惯着她啦,她到现在还不会做饭,不会做饭的女孩是找不到男人的!奶妈也喘着说。


“应纤,她才十七岁,等她成年了在教她,也许那样学的更快勒!”


蓝小姐,最近艾小姐行为越来越不规范了,身为一位女孩,就应该体现出女性的美,怎么能学男孩那一套,粗狂,狂野,整天东耍西耍的,那样会嫁不出去的。


蓝突然转移话题道,“艾,你去看看你父亲回来没?”


艾满心欢喜的跑到外面。


……


夕阳下的薩达纳斯格外的安静,没有了奶妈的絮叨,娜丽丝机器般的教条,新镇的约束,艾的心里非常的宽敞,舒适。


嗨!我的宝贝,等我很久了吧!


“艾听到了这个声音猛的睁开眼睛,大叫道,父亲,她迅速的跑向父亲,紧紧的抱着他,嘴里不断的说着各色各样的话。”


艾,你该松开了,你的母亲还在家里等着呢!


让她再等会,父亲。


孩子,今天晚餐我坐在你的身边。


好哇!艾开心极了。


那我们回家吧。雷贝拉.诺慈祥的说道。


“上车,艾。”


“母亲,父亲回来啦!”艾在车里喊道。


蓝急忙的站起身,整整身上的衣服,对镜子照照面容。


“蓝小姐,您在打扮,也是没用,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他是看不清你的。”


蓝,我回来了。


在这昏暗的灯光下衬托下雷贝拉.诺消瘦了许多。就是这么一个瘦瘦的人却担任着薩达纳斯武亚州重要的职位。


雷贝拉.诺穿着深色制服站在蓝的面前,一米七的个子和蓝倒也相称,一副眼镜戴在脸上,已难以让人捉到雷贝拉.诺的眼神,更何况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更是难上加难。


“他抬起那疲劳的手抚摸着蓝的脸部,深情的看着她。”


“蓝小姐,您要是在这么耽搁下去,恐怕菜还得热一次!”


蓝不好意思笑了笑。


晚餐很是丰盛,但“艾”却非常的不开心,因为他的父亲承诺她陪她坐在一块的,然而却和母亲坐在了一起。


“蓝小姐,你真不该给那些佣人放假,他们那里有假期,现在我也忙不过来了。”


应纤,你和艾坐在一起,一起进餐吧。


蓝小姐,这可不行,我是夫人派来服侍您的。


我的母亲早已过世了,你还是坐下来吧。


对于母亲的安排,艾气愤极了,这么一个啰嗦的奶妈居然同她坐在一起,那我今天可别想耳边清净了。


晚餐结束后,艾独自一人走上楼去,趴在阳台上看着皎洁的月光。


薩达纳斯这条路又变了样,它在月光下那么美丽,犹如在为一位要出嫁的新人铺上一层白地摊一般,四周的落红杉树红上镶白,房屋上的爬山虎也羞答答了垂下脑袋。


艾曾多次幻想自己的白马王子将是什么样?她结婚时的场景?那白色的婚纱,白色的地摊,在她心目中都是纯洁无暇的,如月亮的光一尘不染,如夕阳的红美不胜收。


按照以往传统,卡抹泪节的到来,是整个薩达纳斯武亚州最欢庆,也是最喜庆的日子,各镇都要在今天举行野宴以示庆祝。


艾盼望这一天已经许久了,因为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和其他异性交流,和其他异性谈天说地,想到这里,艾不禁欢快的起来。


但她又想到她父亲昨晚没有和她坐在一起共进晚餐,每次想到这,她都特别生气。


哼!骗子,艾心里很是气愤。


“蓝小姐,我想你得去看看艾小姐。”


“怎么了?”蓝说。


“俺把早餐送到艾小姐的房间,她死活不肯吃早餐,我以经回天乏术了,只好请您去。”


“这孩子,又怎么了?”蓝关心的自语。


蓝一边上楼梯一边询问应纤!


“艾昨天什么时候睡得?”


“啊,这个俺不晓得,俺只知道艾小姐昨天晚上吃饭时,一直用筷子敲盘子。”


“敲盘子?唉!都是我不好,我忽略了她。”


“蓝小姐,这怎么能怪您呢!”


蓝敲了敲艾的房门,说“艾,是我,让我进去好吗?”


“不让,你们都是骗子,说好的了?”


艾小姐,您还是把门开开吧,蓝小姐可是亲自来的!奶妈扯着嗓门嚷嚷。


就不开,艾倔强着说。


在楼下的雷贝拉.诺也走了上来。


蓝,怎么了?雷贝拉.诺亲切的问。


艾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饭,也不出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诺。


说完她躺进了诺的怀里。


艾,我是你的父亲,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和我说,父亲一定替你解决!


“父亲!”


艾猛的把门打开,撅着小嘴低着头细声说“是您昨晚说和我坐在一块的,你见了母亲就把我抛之度外了,哼!”


蓝听到了艾的话,原本愁容的脸,瞬间爬满了笑容。


雷贝拉.诺一只手握着妻子的手,一只手又握住雷贝拉.艾的手真情的说“你们两个是我至亲至爱之人,你们不管是谁,对我而言都是手心手背。”孩子,父亲食言了,是父亲不好。

这时雷贝拉.诺看见了艾房间里的早餐,于是他叫应纤把他早餐和蓝的早餐也端到楼上——艾的房间里。


艾,为弥补我昨晚的过错,今天吃早餐,我同你坐在一起好吗?


蓝,伸手抚摸着艾那头乌黑的头发,露出无可奈何而又关爱的神情。


艾兴奋的笑了,这是自她长大以来第三次同自己的父亲雷贝拉.诺坐在一起共同进餐。


“艾,今天是卡抹泪节,今晚的野宴,你也得参加。”


艾兴奋的跳了起来,虽然艾早已幻想多次,但亲耳听到自己的母亲告诉自己可以参加这个成年人的野宴,脸上掩盖不了的喜悦充斥着整间屋子。


诺又补充道:今晚我要带着我家的仙女,去参加薩达纳斯武亚州最大的野宴会,那时我家的仙女一定是最耀眼的。


艾羞怯的低下头,又突然抬起头问母亲“我该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那款裙子适合我?要是有人邀请我跳舞我……我……”


蓝摸着艾的手说,艾,野宴上的人们很随和的,不必过于紧张。


艾可没有紧张,此时的她恨不得能拨动时间,让时间过快一点,只有这样她才能去看一看自己幻想已久的野宴到底是什么样子?

“她早已这么想了,她的一切紧张和不安只是再告诉自己,我一定要这么做!”


“奶妈……”


艾小姐,俺在呢!


“现在几点了?”


九点多了!奶妈不高兴的说。


艾一听九点多了,那么芬洛蒙.红跃和芬洛蒙.娥颜也差不多要来了。


艾放下手里的早餐,而后把父母推到门外去,而她独自一人在房里梳妆打扮。她起先拿出一件红色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番,但又觉得不合乎自己的长发,掩盖了自己的笑容。她又拿出一件藏青色的衣服,翻来覆去的看,她皱起眉头的自语“就这件吧。”


艾小姐你去哪?奶妈问道。


今天芬洛蒙兄弟和我有一个约定,在亚利沓柞。


真不知道艾小姐怎么和那俩个小崽子厮混!

蓝小姐,你也看到,该管教一番了。


蓝一言不发看着远去的艾,她知道艾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她也是教不了的,只能她自己摸索,自己去探索,我相信上帝一定会正确引导这个善良的孩子的。


诺,你觉得呢?


哈哈哈,我觉得挺好。


蓝小姐您实在惯她不得,她现在一点礼数也不知了,那些淑女形象都被她抛之脑后了,这是什么的引导!我才不相信什么上帝?什么耶和华,那些只是精神食粮罢了,我只知道老夫人教与我的宝贵知识以及女孩子家的知书达理,淑女形象。奶妈嘟囔着走进厨房!


艾遥远的望着亚利沓柞,提着裙子往哪里跑,待距离哪里有十米时,她突然停住脚步,然后在原地抖动身体,她觉得这样可以抖掉身上的灰尘,她又努力的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兰花香味是否还在,结果使她满意的笑了。


芬洛蒙兄弟正在那里的等待着她!


红跃,我觉得“艾”一定会接受我的邀请,因为她很少有认识的男孩子,除了我们俩她认识的都可以数过来。


娥颜,艾小姐会不会找舞伴还不知呢?

他们俩在哪你一言我一语的完全忽视了早已来到多时的艾。


艾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轻步上前小声说道:“你们在讨论什么?”


兄弟俩的观点瞬间瓦解,看到艾的他们,早已把其他事忘得一干二净,在他们的眼里现如今只有艾一个人,只有艾一个身影。


艾坐在石阶上,兄弟俩也跟着坐在那,就在他们定坐的同时,场面也瞬间静止了。


艾用余光发现,那兄弟俩正在紧紧的盯着她,她的脸上露出了是笑非笑略带羞涩且慢慢的垂下头去。而此刻她心里却百般煎熬,对于兄弟俩的反应,艾还是很自豪的,很骄傲的,但是要一直这么看下去,我会死的!

艾为了打破这种局面,开口道“你们约我出来干什么?”


兄弟俩听见艾开口询问,他们的目光终于转移到了其它地方。


红跃目视前方抢先说“艾小姐,今天的晚宴你能当我的舞伴吗?”


还没等艾回答!


“娥颜又说,艾小姐我也想请您当我的舞伴,为此我还专门的找了一个舞蹈老师。”


对于这两位兄弟,艾同他们在熟悉不过了。


他们是芬洛蒙.茵斯莱塔的儿子,是昨天同自己的父亲刚从武亚娜城回来的一名官员。


他的两个儿子,红跃和娥颜。因在学校没有出众的才华也没有男孩独有的魅力,整天只知道讨论那家姑娘长得水灵,那家姑娘才能配得上他们。


对于那些书本他们一窍不通,但庆幸的是他们对音乐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也是此项爱好,艾才同他们一起谈天说地,有时他们也会时不时的即兴演奏,而艾则喜欢听他们演奏。


艾,你考虑的如何了?


“艾假装为难的表情,但又不开口做个决定?”

兄弟俩突然想到一件事,对艾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但条件是你得答应做我的舞伴!

秘密?神秘而又刺激的东西,对于艾来说,她最向往了。


“什么秘密?艾故装淡定的问。”


武亚娜城西边有一个奥美拉家族……


怎么了?艾急切的问。


奥美拉家族里有一个叫奥美拉.卓的小伙子,这个傻小子被利纳莉小姐耍的团团转,还因此成了武亚娜城的焦点人物,现如今他已是名人,只要出现在武亚娜城,我想谁都认识他。


奥美拉.卓!艾自语着。


对于耍小男生这件事,艾也是干过的,但是艾并没有像利纳莉那般把一个男孩子整得满城皆知。


艾小姐,你答应做我的舞伴了吗?


艾心里有一丝动摇了,但又立即固定了心,因为她知道,她是不喜欢这兄弟俩的,她和他们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排遣自己的无聊且寂寞。


艾轻轻的撩过肩上的头发,对着俩兄弟说,我该回家了,晚宴见。

———————————————————————————

(本文来自作者  风任  的原创投稿,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投稿给我们的邮箱:xinenw@qq.com。期待下次的相遇,更多好文推荐:{url:https%3A//www.urlshare.cn/umirror_url_check?_wv=1&srctype=touch&apptype=android&loginuin=2519787873&plateform=mobileqq&url=http%253A%252F%252Fyd.xinenw.com%252F&src_uin=3395905090&src_scene=311&cli_scene=getDetail,text:网页链接})

(作者:风任  编辑:欣文网)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风任:双(上)]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