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畸形酒桌文化下,变成了施虐与受虐:不通过喝酒、站着把钱挣了

时间:2020年05月30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刚入职的女孩小曾,在公司聚会中,频频遭到男同事邹辉跃的恶意劝酒。

畸形酒桌文化下,变成了施虐与受虐:不通过喝酒、站着把钱挣了

小曾被灌醉后,邹辉跃对同事们声称,他会送小曾回家。

暗中,却悄悄将她带去酒店,实施性侵。

为了逃脱怀疑,邹辉跃还在群里制造小曾已送回的假象。

畸形酒桌文化下,变成了施虐与受虐:不通过喝酒、站着把钱挣了

小曾的伴侣联系不上她,感觉不对劲,费了很大的劲才赶到案发现场。

只见小曾瘫坐在地上,意识迷糊,地上一片狼藉。

伴侣一气之下把强奸犯揍了一顿,才报了警。

但结果令人遗憾又愤怒。

由于证据不足,性侵犯并没有遭到应有的惩罚。

让人更无语的,评论区里还有这样的留言:

“一个女生,明明知道酒醉后会发生什么,还真的喝醉了。”

这就像是说,你弱小所以才被欺负,这是你的罪;因为你穿着暴露,所以才被人盯上。

这世上对弱势者永远是充满恶意的。

因此女性在饭局中,很容易充当被灌酒的角色。

而灌酒者,不是图谋心理上的快感,就是图谋身体上的快感。

反正就是不安好心。

拒绝了,场面尴尬;不拒绝,对方接下来就会得寸进尺。

怎么做都是进退两难。

喝酒,本该是一种享受。

但。在畸形的酒桌文化下,变成了一场施虐与受虐。

据某机构调查,40%的消费者消费白酒是在社交应酬上。

正所谓,无酒不成席。

这意味着,中国式酒局,重点不在酒,也不在人,而在于“劝”,甚至是“逼”:

“你不喝是吧?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你不喝,就是看不起我。”

“不喝就是不领情!”

什么东西都能跟喝酒扯上关系,不喝酒有各种各样的下场。

因此这一劝,就劝出了“上位者”和“下位者”的冲突对立。

不喝,等于冒犯,你不得不往死里喝。

喝得让对方满意,这场酒局才算“尽兴”。

这就是酒桌文化的可怕之处。

去年12月20日凌晨,一楼盘的安保主任,胁迫两名保安喝酒,一人一瓶。

无奈之下,保安小候去超市买了两瓶43度的白酒。

酒买回来,保安主任自己滴酒不沾,却怂恿属下说:

“你们喝嘛,看谁喝得过谁。”

把属下当成小丑戏弄不说,还特别精,完全避开了酒精中毒的法律风险。

两名保安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地灌,两瓶酒喝光后,又买了两瓶55度的白酒继续喝。

生死危机在逼近,但他们丝毫没有察觉。

随后,两名保安相继被送进医院,一死一伤。

畸形酒桌文化下,变成了施虐与受虐:不通过喝酒、站着把钱挣了

而幸存者很快就收到解聘通知。

劝酒者明明知道,饮酒过量是什么下场,依然不顾后果,图的是什么?

图的是让人不得不服从的刺激感。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权力的快感是很难获得的,但逼人喝酒,却很容易办到。

通过逼迫别人做自己厌恶的事,所能达到的快乐,将会不断翻倍。

尤其是在逼人现出各种丑态后,满足感会达到高潮。

在各国人均酒精消费量中,中国是排得很靠后的。

这也意味着,中国人的酒量平均而言不是很大。

但酒局中拼的是敢喝,拼的是不怕喝坏身体的劲头。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酒场上的豪爽。

但我要说,胁迫别人豪爽,从来不是真豪爽,那是打压。

曾有一名浙大教授公开表示,想要去他门下读研,至少要喝半斤50度以上的白酒。

这不就是赤裸裸地逼酒吗?

有一名考生想要报他为导师,知道他的“规矩”,只好拼命喝酒,喝到不省人事。

畸形酒桌文化下,变成了施虐与受虐:不通过喝酒、站着把钱挣了

讽刺的是,这名考生最后还是被刷下了,仅得到教授的一句赞扬:

“那股拼死喝酒的意向,就奠定了他一生的骄傲。”

酒局上的歪风邪气就是这样被助长的。

你能不能喝不重要,重要的是肯不肯喝。

喝,是一种身体上的负担;不喝,是一种心理上的负担。

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种胁迫,更是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控制与摧残。

你一旦迎合,自然就落人下风。

毕竟,不是谁都有“资格”劝酒的,这本就是一种权力的炫耀。

越是不敢拒绝的人,表示出的“服从度”就越高,劝酒者也就越满意。

酒桌文化虽然令人不适,却少有人敢明确拒绝。

因为那里面包含了利益和人脉。

喝了,就有资源,有“朋友”,有“兄弟”。

不喝,不仅一无所有,还可能被穿小鞋。

这就是酒桌上的“中国式人脉”的积累方式。

也因为如此,酒桌文化延续至今。

能坚决说“不”的人,要先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叶璇曾自曝在饭局上被逼喝酒,对方是某个企业的董事长。

叶璇硬是拒绝了一个小时,对方还不罢休,非要把脸皮撕破。

畸形酒桌文化下,变成了施虐与受虐:不通过喝酒、站着把钱挣了

叶璇索性饭也不吃了,转身就走,丝毫不给对方面子。

她说,“宁可失业也不能失节。”

畸形酒桌文化下,变成了施虐与受虐:不通过喝酒、站着把钱挣了

很多人以为,喝酒而已,犯不着小题大作。

至于不会喝?酒量练练就出来了。

这不过是一种错觉,表面上看自己更能喝了,其实是体内器官对酒精麻木了。

身体内的乙醛和甲醛在累积中,加大了身体的损害。

进而,身体上的麻木带动心灵上的麻木。

而这种麻木,可能就让你喝到酒精中毒,还毫不自知。

在中国的酒席上,很多人以为,委屈就能求全,服从就能解决问题。太天真了!

人总是变本加厉的,酒局更加如此。

在威胁中把酒灌下了,失去的不仅仅是尊严,还有拒绝的勇气。

你的软肋就会被拿捏得死死的。

以后,人们一提到你,就会说:“他会喝的,我看过他喝......”然后拒绝的底气都没有了。

我很喜欢一句谚语,“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无辜。”

同样,酒桌上的施虐者和受虐者,表面上看,是对立者。其实是共犯。

他们默许同一套潜规则:

最大、最有效的谄媚,就是喝大量浓烈的酒。

不拒绝的态度,就是迎合,就是迫害自己的帮凶。

所以,什么时候,我们能不通过喝酒、装孙子,站着把钱挣了,酒桌文化才会真正消亡。


(作者:人类调研所  编辑:欣文网)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