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我们重新打开了那些受害者的微博

时间:2020年07月19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你还记得那些曾占据过你屏幕的事件吗?

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大都慢慢地被遗忘了。

但事实上,对于那些受害者来说,他们曾经对抗伤害的底气,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我们的持续关注。

马上到周末了,我们重新打开了那些受害者的微博。

我想带你一起去看看,他们还好吗?

1

杭州保姆纵火案

2017 年 6 月,保姆莫焕晶通过打火机引燃了雇主家的沙发后导致火势蔓延,最终林生斌的三个孩子和妻子小贞葬身火海。2018 年 9 月 21 日上午,莫焕晶被执行了死刑。林生斌曾对绿城物业提起民事诉讼,并于 2019 年 4 月 2 日,达成调解协议,撤回起诉。

在和解后的这一年里,林先生一直在努力走出失去至亲之痛。

-

2020 年 5 月 23 日,在儿子柽一生日那天,林先生在微博说:

“其实现在很多人叫我林爸爸,其实每次听到这个称呼,爸爸心里有点难过,因为爸爸更想听到的是,大家称呼林先生,因为这也是妈妈喜欢的称呼。“

底下有网友号召说:“大家以后改叫林先生吧。”

我们重新打开了那些受害者的微博

那天之后,微博下的评论,“林爸爸”的称呼慢慢变少了一些。

7 月 3 日,林先生决心改掉了@老婆孩子在天堂的微博名,换成了本名@林生斌。他说:

“想了又想,还是决定把微博名改成自己名字。

去年就有很多朋友劝过我,改个名字吧,不然大家看着,总是带些许悲伤。我知道,有些事止于唇齿,有些人掩于岁月。

三年来,大家在这里,抱团取暖,一起述说,快乐和悲伤,也一起期待未来。对很多人而言,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每条微博下,都会看到许许多多的陌生人,在互相打气,互相给予温暖。这个世界最打动人之处,大概就是这些不知名的善意。

人生,就像一条单行线,或许会有遗憾,但不能调头,只能继续走下去。

而生命的意义,或许就在于,始终温暖,一往无前。”

2

鲍毓明案

2020 年 4 月 9 日,南风窗发布《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的报道,鲍毓明性侵案由此被大众知晓。

《中国新闻周刊》6 月 1 日曾报道“鲍毓明案已侦查完毕,但因舆论原因没有公布侦查结果。” 但截止到 2020 年 7 月 17 日,尚未有新的进展公布。

-

案发后,自称是受害人姐姐的博主 @烟台B律师性侵案受害人姐姐 在 2019 年 12 月注册了微博账号为星星发声,为了避免星星遭受网络暴力,账号目前暂时由受害人姐姐管理。账号于 2020 年 4 月 30 日关闭了私信。

直到 7 月 11 日,该博转发内容仍是为星星发声,并在评论区回复网友:“还没出结果。”

3

央美姚舜熙案

2019 年 6 月 10 日,中央美术学院的小羊等 9 名学生实名举报导师姚舜熙性骚扰。

2020 年 1 月 21 日,中央美术学院发布公告称经过公安机关调查,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姚舜熙有性骚扰犯罪事实。如今已经 12 个月过去了,受害人小羊的目前的置顶微博仍是关于性侵纷扰,尚未等到案件的结果。

-

2020 年 7 月初,当事人将微博名 @央美姚舜熙事件当事人 改成了 @不太会画画的小羊。

她说:“打算开始个人营业好好养号了,养精蓄锐。不知道可不可以(发点画画的照片,日常什么的)。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我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而一路陪伴过来的网友们给予了温柔的回应:

“想做什么做什么,你很勇敢,以后的日子请一定要过得比那个人(指姚舜熙)快乐。”

“幸运的是我们还有你,还有一直抗争下去的勇气。”

这段时间以来她的微博常常是关于自己感受到的温暖和爱,她说:

“觉得自己实在被爱得太深刻。时常喜欢把人生比作长河,我何德何能,拥有长河中那些被照耀着的点点闪烁。”

以下,是我们想分享的一条完整的微博:

近日可以感受到爱和隐忍的力量。被爱着,被深深地爱着。

前几日收到了两箱水果,一箱芒果、一箱火龙果,都是我爱吃的,学姐从当地寄来。该学姐性格直率,但是又心思细腻,少数民族的她可以自己手缝完一整件自己民族的服装,从剪裁到绣花。

她说小时候最拿手的事情就是杀鱼,剃鳞挖腮,行云流水。又做得一手好饭菜,去年儿童节还一起在友人家吃她做的蒜泥龙虾。鲜香味美。

她挣了钱不会为自己添置衣物,过百的衣服也不太舍得买,但是昂贵的画册却一本又一本地往回搬。她可以在两个月内从日语零基础学到考研水平,简直是我的偶像。

出身在小地方,自己一路拼搏读到研究生毕业,她在看完展览以后跟我说“不想就这样回去结婚生子,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有趣的事情那么多,我还想再出去看看。”

她毕业后,给我的同门打电话:“我毕业了,以后小羊就托付你好好照顾了。”

每每想起,都觉得自己实在被爱得太深刻。

今天早上收到本科同学的微信:我之前买了很多毛笔,觉得好用,给你寄过去。

该同学已多年不联系,看见我说没有好用毛笔的朋友圈,就给我寄。

时常喜欢把人生比作长河,我何德何能,拥有长河中那些被照耀着的点点闪烁。

4

不正能量的小学生作文

2020 年 6 月 4 日,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五年级学生繆可馨,在两节语文课后翻越四楼栏杆坠楼身亡。案件发生后,家长称繆可馨作文被老师批评不够正能量,质疑老师批改方式不合理。2020 年 7 月 8 日,据江苏常州金坛区教育局通报,给予教师袁某某降低岗位等级处分。

-

6 月 27 日,缪可馨家人分享了小朋友在 2016 年的童言稚语——

“如果我的奶奶眼睛瞎了,我扶她过马路。别人说,哎哟,缪可馨,你奶奶眼睛瞎了没?

我就会说,我奶奶以前干活为了养我,所以眼睛才瞎了,现在我要养她。因为她以前养了我,现在我也要养她了。”

5

深圳同性情侣性侵案

2020 年 5 月 15 日晚,小雅(化名)在参加完公司要求不能缺席的聚会后,被同事邹某将处于醉酒状态的她带到一家酒店开房,并对意识不清的小雅进行了性侵。

5 月 16 日凌晨,小雅的同性伴侣小强(化名)赶到现场,随后对邹某进行了殴打并报警,警察对两人之间的殴打事件进行调解,性侵嫌犯邹某获得赔偿 1000 元。

5 月 18 日,该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发酵,随后,警方立案侦查,犯罪嫌疑人邹某跃被刑事拘留。目前警方已将案件移送检察院,尚未有新的进展公布。

-

事后,小雅在接受「凤凰新闻」的采访时说:

“其实我之前都不太喜欢穿裙子,但今年我有想穿。因为这个事情我又把裙子放下了,选择了穿 T 恤。”

我们重新打开了那些受害者的微博

在谈及这件事对他们的生活造成的影响时,小强说:

“我们关了灯都有一种被别人偷窥的感觉,我睡不着。可能直到他进监狱的那一刻,我才能踏踏实实地睡一个觉。”

直到现在,当事人女友也会收到了很多受害者们的求助,并在微博发起讨论,和网友一起普及安全知识,帮助更多受害女性进行自我保护。

6

豫章书院

2013 年,豫章书院以“国学教育”帮助问题少年戒除网瘾为由,对“不良少年”进行再教育。之后学生被关黑屋,抽龙鞭打戒尺的事情曝光,豫章被注销办学资格。

2017 年 12 月 8 日,吴军豹因非法拘禁一事被立案侦查,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2018 年, 志愿者“子沐”因不堪骚扰而导致抑郁自杀。豫章书院再次回到人们视野中。

2020 年 7 月 7 日,创始人吴军豹、校长任伟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十个月、两年七个月。

-

对于受害者们来说,这场“噩梦”仍旧没有结束。

罗伟从 20 岁到 27 岁,花了七年的时间才诉讼成功,他说:

“刚出来那段时间经常做噩梦,梦到自己爬窗户,失手摔死了。这样的场景在梦里无限循环,因为梦里时间是无限的。”

我们重新打开了那些受害者的微博

另一位受害者姗姗在回忆自己的遭遇时聊到豫章书院所在的城市:

“其实我知道江西很美,但是我真的很害怕,害怕被掳走,我应该,不会再去了。”

在案件结束的那天,一直为受害者们奔走多年的志愿者 @温柔JUNZ 发微博称:

“尽力而为,无愧于心。人事已尽,唯听天命。”

我们重新打开了那些受害者的微博

7

江歌案

2016 年 11 月 3 日凌晨,中国留学生江歌遭闺蜜男友陈世峰残忍杀害。2017 年 12 月 20 日,陈世峰被判处其有期徒刑 20 年。同时,江歌母亲认为陈世峰女友刘鑫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8 年 10 月 15 日,江秋莲表示将依法启动对刘鑫的法律诉讼。2020 年 7 月 15 日,江歌妈妈发微博称,起诉证据已全部认证完成,诉讼工作接近尾声。

-

在今年六·一儿童节时,江歌妈妈在微博祝福了所有的小孩,也对已经离世的女儿说:

“虽然你 28 岁了,可你永远是妈妈的宝贝,节日快乐。”

而挂着铁粉铭牌的网友「温柔你雪姐yiyi」评论道:“跟我一样大的小朋友,节日快乐哦。”

我们重新打开了那些受害者的微博

8

北大牟林翰案

2019 年 10 月 9 日,北京大学法学院女生包丽涉嫌遭男友牟林翰长期精神控制而自杀,之后一直处于“脑死亡”状态。直到 2020 年 4 月 11 日逝世。2019 年 12 月 13 日,牟林翰被取消了其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2020 年 7 月 9 日,包丽妈妈在网络发布案件进度,表示牟林翰于六月被逮捕。

-

她说:事发后到今天,已经快小一年了,这段时间,包丽的同学和朋友对我都很关心,时常给我打电话、来家看望我,问我是否需要帮忙。

我们重新打开了那些受害者的微博

-

还是有些遗憾,这一份关于热点案件的整理,就到这里了。

在整理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原来在对我们来说稀松平常的日子,当事人完成了胜诉,或者是,一次又一次的败诉。

他们仍旧在一天一天地坚持,来争取一个答案。

这会给我一种动力,哪怕我们不能记得所有的案件,但也许,我们可以陪其中一个我们关心的案件,走得更远一点;又或许,我们在其他案件有进度更新的时候,能继续去多问一句“为什么”。

人和人之间,也许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命运共同的时刻。

但是寻求公义,寻求内心的坚定,是我们共同的命题。

可以的话,再一起走一段路吧。

(作者:人类调研所  编辑:欣文网)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我们重新打开了那些受害者的微博]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