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时间:2020年07月25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徐明朝夫妇在热搜上碰头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老公发着槽点无数的回应。

老婆表示自己不轻易站队,和网友一起吃瓜。

而另一边,凤凰传奇的曾毅,因为被误认为是玲花的老公挨骂。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这剧情,妥妥的荒诞派。

但细想一下,这些节外生枝的点。

又有多少是故意模糊重点、转移注意的?

还是看看飘整理的时间线——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把事情,往深里唠唠。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首先,回到Yamy那条微博。

很多人说她这么做,不够理智。

但细品她的文字内容,会发现,她的情绪状态很差。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Yamy微博

恐惧、敏感、情绪低落、自我怀疑。

这些词汇拼凑成的,是许多人所不熟知的Yamy。

在今年火少的团综里,Yamy也展露过脆弱的一面。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横冲直撞20岁》第二季

由于出道前后的落差,她感到迷茫无助。

与团员的交流变少,以封闭自我来寻找安全感。

虽然她说自己已经走出来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横冲直撞20岁》第二季

但现在看来,或许并没有。

你还记得三年前刚刚走进大众视野里的她吗?

在《中国有嘻哈》的舞台上,导师问她准备了什么风格的音乐,她的回答是: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中国有嘻哈》

被热狗评价“拽拽中有点贱贱”。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中国有嘻哈》

在《创造101》舞台上,她回应嘲笑她们外貌的观点。

——你们不是一个给人感觉美好的团队。

呵,从小眼睛里挤出了一个大写的白眼。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创造101》

早期北漂时的原创曲目《穷光蛋》。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虽然也迷茫,却看得到令人羡慕的松弛与潇洒。

当时的Yamy,全身都散发着自信。

因而刚看到热搜的飘,还有点惊诧。

不是诧异于她的不理智。

而是,当初那个唱着最喜欢自己的单眼皮、叫嚣外貌协会的她。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中国有嘻哈》

居然还会被外貌问题所扰?

可见,女性在社会中要建立起自我认可有多么困难。

即便以为自己已然免疫。

也会在不知什么时候,被彻底击垮。

但,难道就如徐明朝所说,Yamy真的不美吗?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只能说,她不是传统偶像体系喜欢的长相。

但显然,美与丑,并无定论。

审美仅与个人的社会背景和经验相关,与客观事实,无关。

王菊那句震撼粉圈的重新定义女团审美的口号。

至今想起来还十分振奋人心。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创造101》

但,最终挑起这个担子的,其实是Yamy。

Yamy的每一个舞台,也都在说明她凭什么脱颖而出、高位出道。

在舞台上的她,的确有独特的魅力所在。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火箭少女告别演唱会

既表现在女团中难得一见的飒爽风姿和凌冽气质。

也表现在她自己定义自己的胆识。

Yamy美不美,每个人都有答案。

不是说一定要说美,或不可以表达不喜欢。

但,当众诋毁他人的外貌,甚至通过吼叫、反复强调、反问,去逼迫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Yamy微博

就很欠水准了。

我们提倡的审美多元化,从来不是逼你承认某个人美。

而是,希望你容许有人认为ta美。

韩国女团Mamamoo的成员华莎。

个子不高,身材不纤瘦,小麦色皮肤,毫不出众的五官。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一样证明了她能做偶像,而且是能给予人动力与能量的偶像。

飘很喜欢火少改编的《怪美的》中,Yamy的原创歌词: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不知道她在经历过这些事情后,还能否重拾发自内心的拽。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大概会很难。

飘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种经历——

一些言语对人的伤害,不是一直存在的。

而是时不时在耳边重播,钝钝地刺。

这是PUA套路摧毁一个人的关键。

不是一刀毙命,而是温水煮青蛙。

Yamy之后,很快,同样来自极创引力的王婷也叙述了自己当年做练习生的遭遇。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被强行要求走中性风,甩白眼、责骂是家常便饭。

直到每天都会审视和怀疑自己。

太标准的PUA案例了。

R1SE的成员赵让在韩国当练习生时,也受过欺凌。

他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爆料,赵让刚回国的时候怯生生的,像受了惊吓的小动物。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工作人员认为,造成他这种个性的,是在海外受欺凌的经历。

飘顿时想到,在《创造营》里,焉栩嘉整蛊赵让,假装生气对着他大吼。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创造营2019》

赵让的反应是:浑身僵硬,低丧着头,既不解释也不还嘴,只是怔怔地站着。

尤其是他的眼神,看都不敢看焉栩嘉一眼,只是一直闪躲。

这种反应与其说是吓懵了。

不如说更像是,他条件反射式地以这种怯懦和呆滞来面对攻击。

联系到他之前的经历,这似乎有了解释。

或许他恐惧的不是焉栩嘉,而是当下的情境。

再查到他在韩国当练习生的公司,飘似乎又get到了。

FNC,一个霸凌和压榨艺人简直都不能算新闻的公司。

挑最新的讲,女团AOA的成员权珉娥在本月3号时在ins自曝。

遭受队长申智珉长达十年的霸凌,导致患上抑郁症并试图自杀。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对此权珉娥也曾向公司反应,但公司不闻不问,任其发展。

虽非导致悲剧的直接原因,但也难辞其咎。

韩国女团2NE1的队长CL,曾自曝长期被所属公司的社长梁铉锡嘲笑侮辱。

在综艺节目《强心脏》中,她透露,开演唱会时,梁铉锡经常当着众多工作人员的面骂她们的素颜难看。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平日走的是女王路线,舞台上气场两米八。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诉苦的时候,却也委屈得像个寻常小姑娘。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但CL或许还算得上是“强心脏”。

回忆心酸往事还能一笑而过。

组合的忙内孔敏智,则因长期被社长和网友侮辱长相丑陋,造成严重的心理负担。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后来患上抑郁症,深受自杀冲动的困扰。

在凌辱和压榨艺人这件事上,梁铉锡可以说劣迹斑斑。

李遐怡被梁铉锡指责长得丑,甚至会被问“你算什么”。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中央日报(중앙일보)

而同属2NE1的朴山多拉,也在电台里讲述了自己被社长进行身体羞辱的经历。

在练习歌曲《跟我做吧》的舞蹈时,作为编舞指导的梁铉锡对她这样说道: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双朴Radio

无礼到让人握紧拳头。

而曾担任SM声乐导师的郑淳元,在采访中也说过,没有没被自己打过的学生。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飘顺便瞟了一眼7年前的评论。

不少网友还支持“严师出高徒”的理论。

要是新闻发在今天,炸锅是免不了的。

要更多的案例吗?还有。

在网上随便一搜,你会发现,没有几家粉丝不觉得经纪公司苛待自家爱豆。

或许证据不够确凿,罪名难以坐实。

但无疑反映了一个多数人认可的想法,或者事实——

明星在经纪公司面前,是处于弱势的。

但,弱,不代表无底线。

谁给了经纪公司和老板们,把员工不当人用的权利?

微博一位乐评人、同时也是徐明朝故交的@邹小樱,大概为我们演示了这资本家们的基本逻辑: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邹小樱 微博

在他们眼里,艺人不算人,是产品。

对产品挑三拣四,甚至大肆羞辱,是为他好。

这不是pua。

只是策略调整。

这种论调,我们太熟悉了。

时间往前拨80年,不就是卓别林在《摩登时代》里的比喻——

“羊”和“螺丝钉”吗?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摩登时代》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所以,很快又出现一种论调——

PUA这个词被滥用了。

但飘想说,“偶像是商品”又何尝不是?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流行文化产品的生产,是一个工业流程。

偶像则是经过包装和塑造,推向市场供人们消费的商品。

乍一听,这逻辑很说得过去。

但问题在于,这个说法是有具体的使用语境的。

脱离了语境,则偏离原意,甚至走向反面。

这个说法,实际上是承袭了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学者,用来批判资本主义的。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文化工业”理论的代表学者阿多诺

当我们说偶像是商品时,是旨在批判文化工业和符号消费。

是试图警醒大众,要意识到自己喜爱的文化产品,可能只是流水线制造出来的。

也是在批判资本,不断堆砌符号,推出一个个漂亮人偶,实际却并没有多少内涵。

这一切,是想要戳穿资本洗脑。

让我们能做到更理性地看待偶像,也更有利于偶像不被过度符号化和过度消费。

但现在,逻辑漏洞出现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这句话是用来批判资本家的。

这些人却用来给资本家站台??

许多人和图中一样,只看到了最后一句——偶像是商品。

却忽略了结论背后的一系列论断,不顾其真正的出发点和目的。

这种断章取义,最终使得这一说法的性质完全变味。

将偶像称为“产品”或“商品”,不是还原,而是异化。

而,困在货柜上的商品何止Yamy一人。

自偶像诞生之日起,他们就一直被以“产品经理思维”塑造着。

绝代美人梦露。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事业生涯,就像橱窗里的精致娃娃,供人凝视、审度。

即便她拼命去学习,提高自己,试图摆脱沦为商品的命运。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玛丽莲·梦露:我的故事》

她终究还是沿着半步不容偏离的轨道走了下去,直到生命戛然而止。

1960年的采访,她说快乐从未恒久。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恒久的是痛苦。

2018年12月,离《陈情令》爆火还有半年时间。

《EELE》采访了知名度还不算高的肖战。

而就在当时,肖战就有自己像个“产品”的洞见。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只是,当资本的手,真正方方面面去装点一个产品时,甚至连期望被包容的小毛病,都看不出来。

整个人,像是一具漂亮的人偶。

优点缺点?

面具太厚,看不清。

人偶被巨大的名利砸中,随后也被同样巨大的争议裹挟。

然后是下一个。

娱乐圈不只有一个“Yamy”。

而被视作螺丝的,又何尝不包括我们自己?

在我们的现实里,这就是你我与上级、劳方与资方的博弈。

或者没有博弈,只有挣扎并麻木。

资方是如何盘剥劳动者的?

像被盘剥的意识一样,温水煮青蛙。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来源| 《二十不惑》

先拿掉你按时下班的权利,后拿掉加班费,再让你把996当成必然。

还有职场骚扰、职场霸凌、职场PUA。

我们每一次让步,都在给资方腾出剥削的空间。

而现在连人格尊严都要不保了?

许多人对明星这一职业带有偏见。

认为明星得到了巨大的名利,相应地就应该承担审视和批评。

但,审视不是蔑视,批评不是凌辱。

无论身居何种职业、收获多少酬劳。

都不应该以人格尊严和人身权利为代价。

更何况那些无人知晓的练习生,在出道前或许连工资都没有。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李洪基曾提到公司不厚道的工资结算制度

何来“名利”之说?又何故受到欺辱?

王思聪还点赞了徐明朝的微博。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结合他之前点评火少成员的言论。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不难发现,真正的资本家们已经团结一致。

而, 有的网友还要做精神资本家。

站在他们的立场,试图合理化职场霸凌。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做这个理中客,实在大可不必。

当经纪公司以“产品经理思维”来看待偶像,实际上是在剥夺他们作为自然人的权利和尊严。

你看徐明朝辱骂Yamy的话,最终引出的是什么?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效益。

比起Yamy的“自我认知良好”和“自不量力”,徐明朝更关心的只是她怎么做能带来效益。

这种思维很无情,但也实在普遍。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徐明朝在抖音直播中的发言

当资本家对我们侃侃而谈“这就是社会现实”时。

我们要明白,这“现实”都把控在他们手里。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公司艺人对梁铉锡的评价

我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不是和他们坐在一席上的。

而是被哄骗来为他们买账的。

我们都戏称自己是“社畜”,都渴望一个更宽和更人性的工作环境。

那么,就不要再把舆论导向权交给坐在对面的人。


(作者:人类调研所  编辑:欣文网)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再不替她发声,我怕来不及了]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