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时间:2020年07月31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今天,电商主播终于名正言顺得到了人社部“互联网营销师”的承认,还一举冲上微博热搜榜。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评论里围绕着直播带货的讨论与争议,从来没有停息过——
为什么有的人也就比我早毕业三年,月收入却比我多三位数?
和明星一起聊聊天带带货,就可以轻松创造千万的销售记录?
同为90后,为什么人家已经凭实力买豪宅,而我还在纠结,剁手还是不剁手,进直播间还是不进。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直播开始,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能否从直播间空着手出来。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直播结束,没有人能复制“头部主播”的成功,就连“马爸爸”也甘拜下风。
更多聚光灯照向这个领域,一时间“全民皆主播,万物皆可播”,全民带货的号角吹响,直播间变成明星茶话会,带货场变作半个真人秀。
打开各类视频软件,永远有人一边“Oh my god!”一边敲着桌子告诉观众们,“全网最低价,只在我们的直播间!”让人想起二十年前被浮夸电视广告支配的恐惧。
越来越多的人架好自拍杆,挤进主播间,想要瓜分“直播带货”这块价值万亿的钻石蛋糕,这才发现,门槛一点都不低。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没点学历,
你还真做不了主播
别以为有天使面孔,魔鬼唇舌就可以做好带货主播。直播这件事,没有专业技能和学历,你可能连资格证都拿不了。
曾经以为带货主播是一个门槛很低,上限很高,什么人都可以做的事业,直到看了浙江省发布的《直播电子商务人才培训和评价规范》(下称《规范》),才知道原来还有个专业的职称叫“直播电商师”,而且他们还可以评级了?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照《规范》的标准,“淘宝一哥一姐”李佳琦和薇娅,从事直播也才四年,最多能拿个“中级直播电商师”的证明。
你首先得要有专科以上的学历,至少连续从业两年,还得结合电商基础知识、实践技能、职业道德三大板块完成考核,你才能够持证上岗。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图/MOMO 《2019主播职业报告》
统计数据显示,年纪越轻、学历越高的主播,越有可能获得高收入。
据BOSS直聘发布《2020上半年直播带货人才报告》调查显示,目前网络上有三成以上的主播学历为中专及以下,这就意味着如果这一《规范》在全国推广,有很多主播并不能顺利取得资质认可。
你知道经营一个直播团队都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吗?现在还想靠着主播一张嘴打天下,真是太天真了。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图/@酷燃视频
李佳琦在央视财经6月6日播出的《对话》栏目中透露,为更好地选择商品,他创建了一支质检团队,所有的成员都是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包括做食品研究、化工测试的专业人员。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图/@凤凰网财经
薇娅直播间曝光,十几平的空间里站满了工作人员,各个严阵以待。
主播有事怎么办?你要有同样能够调动情绪,引导粉丝的副播顶上去。
直播开始前的策划会根据主播人设,分析粉丝属性来撰写直播剧本。
场控负责整场直播商品的上架下架,发布优惠信息,红包公告等的节奏把握。
而整个直播的活动运营、商品运营都需要调和平台方、商品方的需求,完成大量的数据分析以及战略规划。
这些工作对于网络经济、消费心理、互联网技术还有分析决策的综合能力,要求真的不低。
如果说明星主播带火了直播带货,那么现在线上带货也成了明星行业,更多的直播电商人才正疯狂涌入这个造梦之境。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这个专业,还能被追捧多久?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图/智联招聘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毕业生调侃找工作太难,或成“最惨应届生”。
但对于网络直播来说,疫情是另一重驱动力。主播们被关在家里有了更多创作时间,而消费者们也渐渐适应了线上直播的新形势。
商家们面对销售压力,也将品牌营销转向了实实在在的线上推广。
一时间,直播专业相关的人才,成了电商领域最抢手的资源。
云南腾冲一所职业院校的学生就成功在春招前实现了100%的就业。据报道,该校淘宝直播专业的毕业生们已经全部签完了就业协议,很快将以科班出身的“淘宝主播”身份,进入正式的直播工作领域。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而作为“口红一哥”的李佳琦靠着直播劈出一条康庄大道,也终于在六月作为2020 年首批特殊人才引进名单上的第一人,落户上海崇明。
无论是设立学院,开设课程还是给予职业更多的鼓励政策,这些认定对电商主播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认可。
但另一方面,也恰好反应出来,电商直播这个新兴行业野蛮发展着,必定会有一些良莠不齐的内容,现在的监督和规范,还远远不够。
李佳琦在采访中透露,他们在直播的展示形式上,多多少少都会踩到一些雷,也因为“直播翻车”而损失不小。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图/腾鱼
无论新人主播还是直播老手,“翻车”,这似乎是每一个电商主播都不愿意看到,却又总是被绊到的坎。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董明珠回应直播带货首秀视频卡顿,“那天被骂死了。”图/微博@财经网
曾经新人主播董明珠就因为直播技术故障,上了热搜。她首场直播卡顿出“鬼畜”效果,遭到直播间以及全网的群嘲。而她本人体验也不佳,董明珠在次日回应道“设备老是卡顿,让人不愉快”。
有经验的主播很少在技术环节翻车,这可能得益于他们对直播的熟练操作。可即便是经验老到的头部主播李佳琦、薇娅,也不可避免出现各种翻车事故。
腾鱼就盘点了近来三位头部主播罗永浩、李佳琦、薇娅的“著名”翻车现场,他们在选品、商品介绍和产品功能展示这三个环节,翻车的次数可不在少数。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不管主播事后如何道歉,“处处粘”的不粘锅、枯萎的鲜花以及变质的生鲜产品,随便提起哪一样,都是把直播带货钉在“品质低劣”的耻辱柱上的事情。
这不仅让消费者心寒,甚至还会引起整个舆论环境对网红带货品控的质疑。
但直播带货行业对人才的需求仍然有增无减。今年2月以来,新入驻淘宝直播的主播较上个月同期增长了10倍。
不过,获得职业认可是一回事,巨大的同行竞争,复杂的平台规则,投入与薪资的比例是否得当,这又是这些主播们应该考虑的另一件事情。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图/智联招聘
据智联招聘发布《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春节之后,淘宝对直播人才的需求飙升,淘宝电商主播的平均月收入则增加到了9845元,而且这一数字还在持续增长。
而目前的主播以自我探索和其他职业转型为主,相对缺乏系统性的职业技能培训。这就让原本质量就没有保障的电商直播更加尴尬了。
一面是电商直播行业疯狂发展带动了经济发展,增加就业机会。而一面现在的带货主播质量不一,在直播间频频失误又无可避免会影响行业风评,破坏经济的有序发展。
这也是为什么平台方会乐意在产业带聚集的义乌、诸暨等地的院校提前招募专业直播人才。
毕竟市场需求这么大,今后的行业规范也会越来越严格,做电商直播再也不能只看刷脸或者一个劲地忽悠了。
行走直播圈,你不懂电商知识,不掌握一点营销心理学,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专业的“互联网营销师”呢?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主播带货不一定赚钱,
但卖直播课程可以
对于大部分已经离开学校的年轻人来讲,“科班出身”这条路并不太行。不知是他们把目光瞄准了培训课程,还是培训课程瞄准了他们,总之,直播课程在网络上火热了起来。
网络上一直流行着这样一句话,教别人如何赚钱才是最赚钱的。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互联网的发展使得线上教育越来越成熟,更多的人愿意为了知识付费,或更确切地说,愿意为了知识更快变现而报班买课。
商家们在一些平台上发布的免费直播课程,对有感兴趣的人进行推广,紧接着销售价值上千元的整套课程。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推销“直播带货培训课程”成为新型骗术之一 。图/@绵州网警巡查执法
“抖商”、“淘宝直播”的培训广告满天飞,包教包会,分层收费,这些价格通常在几十到上万不等。如果你去到网红带货主播们聚集的地方,你很可能会碰上在街头主动和你搭讪,向你兜售直播课程的人,他们就是所谓的直播培训“导师”。
但这钱花得值不值就另说了。以为自己花大价钱买了个有兜底售后的“旗舰课”,结果用的是和“低端课”一样的几块钱的教材。大家都在同样的群里学习,看相同的教程,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要是有人对课程有质疑,对他们的影响也不大,因为这些课程销售可能“根本就是一个大忽悠”,要是你决心不坚定,他们还可能进一步用介绍费来鼓动你忽悠更多的人来买课。
你根本不知道,短短几个月前,这些销售课程的人,可能也是怀揣梦想来到这里的小主播。却在现实面前,慢慢变成了培训从业者,向每个学员收几百元的培训费。
他们早就把人们对于金钱的渴望以及对梦想的焦虑变成了自己的财富密码。至于你能不能通过课程收获到什么,这真的没人能保证。
人们对于一夜暴富有多渴望,对培训课程的需求就有多疯狂,无论是公众号运营、短视频制作,还是其他任何领域,都是这样。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可即便年轻人通过自学或者培训有了过硬的电商直播知识,他们当上了带货主播,也不一定就能玩出什么花样。
一时间大家都涌入这个新兴的行业,就像5000名主播在义乌做直播,但一夜爆红之后,大部分人又会逃离。
直播行业的流动性实在太大了,永远不缺新人,没有主播能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下一个更年轻的主播,公司自然也会把精力留给下一个新人。
大部分主播,吃的就是一碗青春饭,打的是一场体力战。
薇娅的直播助理琦儿,直播前需要充分了解产品;每天直播到凌晨1点后,琦儿要做当日复盘和第二天的选品工作,经常凌晨4~5点还在公司加班。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直播=一直播?
李佳琦的团队一场直播录6小时,直播完了不睡觉还在复盘卖货数据。“拼命三郎”的称号不是徒有虚名。
而对于普通的主播来讲,天天都要直播,巴不得能够通宵直播,因为直播才能涨粉,你不播,那观众就自然跑到别的直播间去了。而直播间流失的数字,不仅是在看人数,还是实实在在的收入。
这样的事实确实有点扎心,却是我们要去直面和接受的。
看着潮水涨起来就会有人奋不顾身地下海去淘金,可跳下去以后,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接住自己的是海水,还是虚浮的泡沫。
参考资料
[1]直播人才紧缺 首届40名淘宝直播专业毕业生被预定一空 2020.02 经济观察网
[2]全国首个电商直播能力考核标准开发完成直播方向毕业生被抢空 2020.05 浙江新闻
[3]2019主播职业报告 2020.01 陌陌
[4]开黄腔、报错价……罗永浩李佳琦薇娅直播翻车怎么破 2020.05 红漏斗
[5]导师抖机灵:电商直播培训乍现熟悉的味道 2020.03 懂懂笔记
[6]主播自述:我是如何被培训导师“割韭菜”的?2020.06 中新经纬
[7]5000主播在义乌:一夜爆红后,90%的人又会逃离 2020.05 腾讯新闻棱镜深网
【欢迎留言讨论】
你会尝试,
将直播作为职业吗?


(作者:有间大学  编辑:欣文网)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2020最网红专业,坑了多少年轻人]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