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时间:2020年08月05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这段时间,电视剧《三十而已》吵翻了天。其中,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一对,就是顾佳和许幻山。

看剧没看剧的小伙伴儿,都从网上铺天盖地的讨论和炒作里,知道了个大概:

顾佳,要颜有颜,要才有才,要胆有胆,要聪明有聪明,要智慧有智慧。

就是这么一个新时代的独立女性,最终还是没有逃出丈夫许幻山出轨的狗血宿命。

我特别不理解的一点儿,就是导演和编剧安排许幻山出轨后,网上热搜一片怒骂,都是针对小三林有有的:

骂她长得难看,骂她是绿茶婊,骂她死皮赖脸,骂她是史上最贱的小三。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三十而已》许幻山和林有有

同志们啊,你们都有没有搞错:

破坏别人家庭的,是小三林有有,但林有有之所以能得逞,是许幻山给的机会啊。

许幻山从一开始,就立场不坚定,边界很不清,一边坦白自己有老婆有孩子,一边给林有有幻想期待的机会,一边提出今后再也不见林有有了,一边又上演英雄救美的套路。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林有有是苍蝇,但许幻山就是那个故意裂缝的蛋。

所以,不管是剧情里,还是现实中,最该被骂的人,都不是小三儿,而是已婚的出轨男。

如果,看到这里,你们认为,我是在给林有有洗白,或者我曾扮演过林有有这样第三者的角色,那真是冤枉我了。

我是顾佳那样的发妻,是遭遇丈夫背叛的原配,是和出轨丈夫离婚后,至今还惊魂未定的单身女人。

今天,我就好好给你们讲讲,现实版许幻山的真实故事。

1.

我今年36岁,我不叫顾佳,我叫程橙,朋友们都喊我橙子。

但我和顾佳也有相似之处,那就是早年丧母。

我19岁时,我妈因病去世,留下我和弟弟。我爸不像顾佳的爸爸那样,守身如玉,长情一人,孤身终老,他在我妈去世的第三年,就和他的一个丧偶的女同事结了婚。

我没有反对,一是觉得我爸需要照顾,二是我觉得后妈人也不错。虽然,她待我和弟弟,没有亲生的儿子亲,但大面儿上也算过得去。

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很快就步入婚姻——亲娘不在了,爸爸和后妈的家,已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娘家。

我特别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小家,找一个安稳靠谱的人,生一个可爱伶俐的孩子,在成为妈妈的获得感中,弥补痛失妈妈的匮乏感。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这种因急于摆脱原生家庭,饥不择食地组建再生家庭的潦草,最终让我在将就中,付出怎样的代价,你们接着往下看就知道了。

2.

24岁那年,我嫁给了赵凯。

赵凯是国企的员工,他爸他妈都是那里的老员工,他高中毕业后先去当了兵,退伍回来在父母的安排下,进入厂里上班。

赵凯人长得不错,也挺健谈的,人缘也很好,据说结婚前,迷倒过一条街的姑娘。

但在公婆的过度溺爱保护下,他始终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做事不靠谱,说话不算话,玩心特别大。

我恰恰相反:

我是家中的长女,母亲又不在了,特别爱操心,做事儿总是一板一眼,什么事儿都亲力亲为,言出必行,行必有果。

所以,谈恋爱那会儿,我就老觉得我俩不在一个频道上,不管是对工作、对生活还是对情感,认识和标准都不一样。

但那会儿,赵凯特别粘我,又是送花,又是买首饰,又是深夜坐在阳台上,对着月光给我弹吉他,我稀里糊涂地认为:

只要有爱,一切都会变好。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直到后来,我在柴米油盐和鸡零狗碎中,忙得直想跳楼,而他在游山玩水和甩手不干中,躲得像个外人,我才知道:

婚姻是一场因果。

结婚前你所有的将就,结婚后都成了躲不掉的复仇。

3.

婚后第二年,我就生了女儿。

因为赵凯工作的地方,距城区有40公里,所以他一周才回来一次。

后妈还没退休,我和她也不亲,只好让婆婆来帮忙带孩子。

婆婆虽说每天都来,但不住在我家,早上8点来,晚上6点回去,吃罢午饭要雷打不动睡午觉,周六周天要休息两天。

孩子几乎是在我身上长大的,因为她爸是个影子。

周末或轮休时,赵凯不是泡吧喝酒打牌,就是约上狐朋狗友出去玩,家里的扫帚倒在地上,他都不会扶一把。

因为这,我俩没少发生争执,他的理由永远是也一直是:“不是有我妈在帮忙吗?”

我对他说:“老人是老人,你是你,孩子是我们俩的,不是老人的,你不做家务,你总要陪孩子吧,娃可是你亲生的。”

他双肩一耸,双手一摊:“我没管过,也不会呀。”

不会可以学,可以慢慢来,可以在做不好中慢慢做好,但赵凯不。

当了爸爸的他,不仅自己像个熊孩子一样贪玩儿,而且特别爱逃避,特别害怕冲突,遇到事儿认为只要自己躲起来,这烦恼就过去了。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所以,我贼烦这样的鸡汤:

爱ta,就要像宠孩子一样宠ta。

讲真,婚姻里,没有谁真心愿意,像待孩子一样待伴侣。

婚姻说到底,是两个成年人的联手戏,总让一个当主角,时间长了,这关系就失衡了:

总当主角的那个,会累趴,病倒,耗死。总当配角的那个,会找茬,作妖,搞事。

婚姻说到底是夫妻双方的共同修行,你不成长,总要当孩童,不仅幼稚,还会闹出人命。

这都是后话。

4.

就因为赵凯总像长不大的小孩,我也在大包大揽中,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像是他娶回来的妻子,更像是他妈的替身:

像个老母亲那样,养着他,惯着他,无底线包容他,任由他胡作为非,到处撒野,他才开心。

一旦我希望他担当起丈夫和爸爸的角色,他就扮傻子,扮聋子,当逃兵。

渐渐地,我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冲突也越来越多。

他一周只回来一次,回来还不落屋,我好容易逮着机会和他说话,两句话说不到头就会吵起来。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妈妈,你要和爸爸离婚吗?”有一次,我又和赵凯争执时,女儿问我。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问女儿:“妈妈和爸爸离婚,你同意吗?”

6岁的小人儿抱着我的腿说:“我们班XXX爸爸妈妈离婚了,他爸爸又找了后妈,后妈一点儿都不喜欢他,妈妈,你不要和爸爸离婚!”

我听到“后妈”这个词,从孩子嘴里说出来,眼泪再也止不住:

我是个被妈妈遗落人间的孩子,我不能让女儿再重复我的老路。

自己结的婚,自己选的人,跪着也要走完。

这当然是不懂止损的执念。

因为,它打着为孩子好的幌子,将我和孩子都推向更大的深渊。

5.

我想,离不了婚,舍不得伤孩子,改变不了男人,那就自己忍。

我不再对赵凯提要求,不再对他抱任何希望,不再牢骚抱怨发脾气,碰到再憋屈再难受的事儿,我都深呼吸几口气憋回去。

我想,既然不能给孩子一个父母相爱的家庭,那至少要给孩子一个母亲平和的环境。

谁知道,就这样,赵凯还是出轨了。

赵凯出轨了他的女同事。

我知道真相时,他们俩差不多都好了一年多。

那女人90年的,上班3年,据说有男朋友,但经常和赵凯在工作日跑出去开房。

“嫂子,要说我不该多嘴,但真心替你感到不值。”同在厂里上班的一个熟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把赵凯和那女人勾肩搭背的照片,发给我。

当时,我还在单位上班,因为工作中一个极小的失误,刚被领导骂的狗血喷头,泪流满面,擦干泪准备去学校接孩子时,就收到了那些照片。

我浑身冰凉,冲出单位,下楼梯时差点摔倒。

就算,我对赵凯已经死心,但他搞这么一出,我还是觉得特别恶心。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我问赵凯怎么回事,他说:“那丫头喝醉了酒,硬往我宿舍扑。”

“她怎么不扑张三,不扑李四,偏偏扑你?还不是因为,你的门儿没关严实!”

“我断。”赵凯承诺。

我知道,要是说断就断,他们早就断了,不会好这么久。

“这样吧,我给你时间,但你也要上交工资。

以前你的工资,都是你自己拿着,买一万多一个的鱼竿,买5000多一瓶的酒,还不许我说什么。从现在开始,你的工资卡给我管,每个月给你2000零花钱。”

我提出这样的条件。

赵凯自认理亏,只能说好。

这说是对赵凯的惩罚,其实是我想给他留条后路。

我打听了一圈,知道赵凯出轨的那个第三者,特别有心机,不是个省油的灯。我怕她将来讹赵凯,让我和孩子跟着遭罪。

谁知道,怕啥有啥。

出轨的男人,还没有受到发妻的惩罚,就接连被小三吊打。

6.

我发现赵凯出轨差不多两个月后,有个周末他回来,不出去钓鱼,不出去喝酒,也不玩手机,整个人看起来很蔫。

我以为他病了,谁知道他说,他和那个女人分了。

“橙子,我错了,我瞎了眼,竟然和她好,今后我一定洗心革面,回归家庭,好好待你和孩子。”

我不太相信浪子回头金不换,也不愿把自己和一个甘愿做第三者的女人,放到一起比较。

我觉得,这甚至算不上豁达和智慧,而是历经太多糟心事儿后,对真相的清醒。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果然,相熟的朋友告诉我,赵凯和那个女人分,压根儿就不是他痛改前非,而是那个女人又攀上了高枝——成了他们厂一个副总的情人,那副总都50多岁了。

我的三观,都被震碎了:

为这样的女人,赵凯竟然出轨,背叛我?

同一个单位,这个女人和赵凯好后,竟然又和副总好,副总难道不知道吗?

这些男男女女,都有着怎样的价值观和是非观,才干出这样龌龊又肮脏的勾当?

什么是廉耻,是尊严,是底线,是体面,是因果,是报应?

他们这些人知道吗?在乎吗?敬畏吗?

我还没想明白,事情又出现了反转。

7.

赵凯又和那个女人好了。

那个女人联系我:“你是程橙吧,赵凯和我的事儿,你知道吧。”

年轻的小姑娘,抢了别人的老公,破坏别人的家庭,说起话来还像个局外人一样。

“知道,不仅知道你俩好,你和领导好的事儿,我也知道。”我也不是软柿子。

“我不喜欢领导了,就喜欢你们家赵凯,你就说,让不让吧。”

“我早就不用他了,巴不得赶紧找接盘侠!但这事儿,不是我让不让的问题,是你能不能的问题。”

我气得浑身哆嗦。

原来,这个女人跟副总好后,被她男朋友知道了,男朋友把她甩了。

她奔着副总给她买凯迪拉克和临湖别墅去的,结果被副总骗睡几次后,梦想没有实现,还发现副总和其他女人有不正常关系,她连小四都排不上。

她比较来比较去,就又瞄上了赵凯。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赵凯不愿意和她再好。

她又是痛哭流涕,又是忏悔反思,最后威胁说,如果赵凯不和她好,她就告到厂里纪委那儿去,说赵凯借助职务之便,性侵强奸她(赵凯是她所在部门的头儿),还说要到网上发帖子,曝光赵凯和我们家。

赵凯不知道怎么办,竟然卖身求和,以为只要俩人一睡,啥事儿就没有了。

多么幼稚可笑的逻辑思维!

赵凯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女人转身就告诉我,把他卖了。

我对赵凯失望之极,坚决要离婚。赵凯最后同意,但他提出条件:

离婚不离家。

不要和双方父母说。

不要和孩子说。

他收回工资卡,每个月给孩子抚养费。

我同意了。

纵然,我有1000个恨他的理由,但第1001个还是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哪怕仅仅是表面的完整。

但离婚不离家这种尴尬又猥琐的处境,最终引来了更大的闹剧。

8.

我真正的灾难,其实是在和赵凯离婚后。

我们离婚后,赵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他周末回来自觉睡书房,偶尔还陪陪孩子。

但是,没有多久,他就开始在那个女人面前玩失踪,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人也不见踪影。

我们没离婚时,他也经常这样,一般这种情况,不是去钓鱼,就是去喝酒,或者去打牌了。

我的心都扑在工作和孩子身上,累得要死要活,懒得去追踪他。

那女人找不到赵凯,就怀疑他和我在一起,就总是打电话、发微信,骚扰辱骂我。

我告诉她,我已经和赵凯离婚了,他去哪儿,和谁在一起,我都不关心,请不要再打电话来。

没想到,那个失心疯的女人,竟然骂我是“第三者”,说我离婚后还控制赵凯,把赵凯藏在家里,插足破坏他们的之间的感情。

她的诋毁,一下子惹恼了我:

我活到30多岁,最大的骄傲就是不管是当女儿、妻子、妈妈还是员工,都是堂堂正正的。

哪怕男人出轨,被第三者逼宫,历经这一系列狗血剧,我都没有和第二个人说过家丑,就连赵凯的父母都没有。

结果呢,到头来,真正的小三,还找上门来,骑到我脖子上,骂我是第三者。

真是人善被人欺。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你这个靠身体和色相上位的女人,还有没有一点廉耻?你不是有本事勾引男人吗?怎么就没有本事拴住他?你再污蔑我,我撕烂你的嘴!”

我真是气极。

放下电话,我把赵凯的东西收拾打包,扔到门外,然后通知了公婆:“赵凯早已出轨,我和他早已离婚,孩子抚养权归我,房子和车子归我,请他们来把他们的宝贝儿子领回家。”

赵凯的父母慌忙赶来,佯装骂他们的儿子给我看,然后又佯装低三下四求我,让我再给赵凯一次机会。

赵凯也当着他爸妈的面儿,下跪磕头保证:那女人根本不是过日子的人,今后,绝不和那女人再有瓜葛。

那天晚上,家里吵吵闹闹到10点多,婆婆和公公又是打赵凯,又是哭着求我,我看着放在邻居家孩子的份儿上,同意赵凯暂时还住在家里。

但,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再一次为自己的妥协和愚善,付出了代价。

9.

不断发生的闹剧,导致的矛盾扩大化,让那个女人,在赵凯心里不断减分。

他大概真是觉得不值,就和那女人分了手。

他为了远离她,甚至专门找领导平调了一个没有实权的岗位。

但,不是所有的罪孽,都像换个岗位这么简单,轻松就能翻篇儿的。

那个女人不愿和赵凯分手,说赵凯要对她的青春负责。

有天晚上,这个女人喝酒后,先是在跑到职工宿舍,砸赵凯的门,然后跪在楼道里哭诉,说赵凯如何欺骗玩弄她的感情。

她如泣如诉的控诉,响彻了夜空,也传遍了全厂,让这场奸情人尽皆知。

第二天,这个女人又拿着赵凯曾对她的承诺,跑到老总和纪检书记的办公室,告发赵凯,说他犯了重婚罪,还利用职务之便,性侵女下属。

赵凯为自证清白,跑回家拿上我们的离婚证和离婚协议,还拉上我去他们单位,给他作证,证明早在我们离婚前,那女人就已经和他好了,性侵根本不存在。

我不愿去。

我觉得这场丑闻里,我才是最无辜又最受伤的人,我只想带着孩子平平静静地过日子,结果就因为赵凯和那个女人,我深陷在这堆烂泥里,脸面扫地,倍受侮辱。

赵凯扑通一声给我跪下,说如果上级部门认定他利用职务之便,性侵女下属,那是要判刑的,是会影响到孩子的。

我,竟然又动了恻隐之心,跑到厂里给他作证。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谁知道,就在纪检书记的办公室,那女人冲进来就要打我,说我联合赵凯欺骗她。

赵凯一怒之下,说漏了嘴:“你可别装了!就咱们厂,你不是还和X总睡过吗?还和XX睡过吗?还和XXX纠缠不清吗?你不是受害者,你他妈就是害人精!”

这一句话,把这个女人的老底儿全撂出来了,全厂都炸了锅,到处传着这个女人和谁谁睡过的八卦。

有的是真的,有的不知真假,有的根本就是没影儿的事儿。

厂领导以“不适合继续工作为由”,给这个女人放了长假。

我听说这个消息时,内心挺复杂的。

从感情上来说,这个女人和赵凯好过。虽然我和赵凯在她出现前,就矛盾重重,但她毕竟是我们婚姻的直接破坏者,我恨她。

她今天的一切,都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但从理性上来说,她被放了长假,但那些和她好过的有妇之夫,都安然无恙,毫发未伤,该当副总的当副总,该当主任的当主任,该当科长的当科长。

就像,他们被迫受到魅惑,不得已才和狐狸精睡了一样。

真相呢?

真相是,要不是他们搞权色交易,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欺骗着发妻又撩拨着妖精,幻想红旗不倒彩旗飘飘,单凭那女人一个人的能耐,怎么可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

妖精是可耻的,但出轨的丈夫们,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包括赵凯。

10.

这么一折腾,那个女人的名声坏了,前程毁了,一时间成了圈子里人人八卦的浪姐。

她父母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赵凯头上,她爸带上一帮彪形大汉,跑到厂里把赵凯暴打了一顿。

赵凯肋骨断了两根,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又在家躺了三个月,那女人的爸,也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半年。

听说她爸跑到电厂闹事儿,把赵凯打残后,我真是深切体会到:

家教才是一个人的原点,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但,这事儿还不算完。

那女人的爸被判刑后,那女人的妈又开始盯上赵凯,每天各种信息辱骂。

赵凯不胜其烦,把她拉黑,她又跑到我婆婆家,砸门辱骂,在门口放花圈,闹得街坊邻居人尽皆知。

她还给我发信息,说我在电话里骂她女儿,害她女儿受到刺激,说我也要对她女儿负责,必须赔偿他们家。

我把她拉黑,她就换手机骂,没有办法,我只好报警。

警察找到她,她又把警察骂了一顿。

警察无奈地对我说:“姐,你看起来通情达理的,怎么就遇到这样的烂人烂事儿呢。”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把我们挨个儿折腾个遍儿,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后,她妈又跑到厂里闹事儿,说副总白欺骗了她女儿,祸害了她女儿,让她女儿没法做人,每天召集一帮人,扯着白横幅,哭天抢地,逐级上访。

穿鞋的,斗不过光脚的。

后来,在厂领导的协商下,那个副总真的赔了她家一笔钱,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

我清楚的是,那个不到30岁,原本也有着大好前程,曾经也有过单纯爱恋的女人,因为想走捷径,辗转数个已婚男人的床后,又因为偏执和极端搞出一场场闹剧后,最终真的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相熟的朋友说,她发起病来,就犯花痴,就开始脱衣服,把衣服脱得一件不剩,看见男人就说:“来呀,来呀,睡我呀……”

不知道为什么,听说这个消息时,我竟然有点难过。

我想,这难过,不是同情,而是对同类的悲哀。

11.

赵凯被打骨折后,就搬回到了他爸妈家。

经历出轨、离婚、被告、被打、被骚扰、被辱骂、被整条街的人看笑话后,赵凯也患上了抑郁症。

他已无法胜任原来的工作,从主任变成了主任科员,原本看好他的领导,也彻底放弃了对他的期待,就连他父母原来的关系,都不再灵光。

他甚至偷偷攒了很多安眠药,自杀过一次,幸好被抢救过来,婆婆哭着给我打来电话。

“我可以带着孩子去看他,但复婚,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我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婆婆的妄想。

我告诉赵凯,我年少时曾失去母亲,又因为这个创伤,迫切想有一个家,才和他潦草结婚。

我们之间关系破裂后,我不希望女儿步我后尘,一步步隐忍迁就,只为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但最终,虚假的完整,还是被猝不及防发生的一系列丑闻,一点点撕碎,砸烂,摧毁。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如今,我们10岁的女儿,也不得不像她那些父母离异的同学一样,接受自己父母离婚的事实。

“赵凯,活下去,活得像个人,好不好?别让女儿在20年后,成为另一个我,好不好?”

我对赵凯说,我不再恨他,因为我们的婚姻从一开始,我也有错。

我种下了一片荆棘,却奢望它能开出百合。

双足染血地趟过这一路坎坷,我终于懂得了什么是因果。

“我会的。”赵凯没有抬眼看我,盯着手机里已亭亭玉立的女儿的照片,重复说,“我会的,我会的,我会活下去的……”

12.

如今,我们离婚快4年了。

赵凯辞了职,和一个战友创业,回到乡里搞休闲农业,承包了一大片山,种树种花种茶,刚刚起步,还没有挣到什么钱。

他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喝酒打牌泡吧撩妹的混子。他说脚踏在泥土里,才知道自己曾经有多肤浅,多荒唐,多傲慢。

我还是在原来的单位上班,偶尔还会被领导批评,难过时还会跑到卫生间大哭一场,谁故意缠我事儿我也会毫不客气地怼回去,谁真心待我也会得到掏心掏肺地给予回报。

经历了这么多,依然谈不上智慧豁达。

但好在,我接纳这样的自己,也越来越喜欢她。

对了,我现在有个男朋友,是我高中时的同桌,他一直未婚,我俩现在正处对象,也有矛盾和分歧,但总体来说还算好。

我已经读了初中的女儿,不再是我的跟屁虫,开始动不动喊我“程橙”,和赵凯也成了友好的哥们儿。

我惊讶于她知道了事情的所有真相后,依然选择原谅她爸爸:“犯错了,只要改正,还是好爸爸。”

她有天也对我说:“谢谢你,程橙,如果有来生,我还选你当老娘。”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人生,上苍会给我发什么样的牌。

我想,不管前面的路,是一马平川,还是杂草丛生,是一路顺遂,还是磕磕碰碰,某些看起来过时,却被反复印证的信仰,都值得牢记心中:

因为敬畏婚姻,所以相信爱情。

所谓为人父母,其实一场修行。

人有旦夕祸福,难逃因果报应。

唯有走在正途,方见初心始终。


(作者:人类调研所  编辑:欣文网)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许幻山,这才是你的报应]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