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时间:2020年08月06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失联25天后,南京女孩李倩月,没有像我们期待的那样,突然出现在父母面前,姗姗步入公众视野。

她遇害了。

主谋凶手,是她的男朋友。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遇害女孩

昨天晚上,云南勐海警方发布官方通报:

找到了21岁的失联女孩李倩月的尸体,发现她男朋友洪某(男,24岁,江苏南京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一同落网的,还有共犯张某光(男,江苏宿迁人)和曹某青(男,江苏南京人)。

李倩月的尸体,被掩埋于勐海县城郊的山林中。

人迹罕至,偏僻荒凉。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早在7月9日,也就是她和男友吵架的第二天,从南京飞往云南的第一天,她就遭到了杀害埋尸。

从那之后的20多天里,从亲友到陌生人,都希冀她还活着。

更令人感慨的是,就在8月4日,警方通报发布数个小时前,李倩月的爸爸李先生,疲惫不堪又强作镇定地接受媒体采访时,还善意提醒媒体:

不要过分关注女儿的男友洪某,以免给那孩子压力。

谁知道,几个小时后,他就等来了女儿去世的噩耗,还有一个父亲的善良,无法承载的欺骗和杀戮:

他的宝贝女儿,遇害于云南边境小城,凶手不是别人,就是他当孩子一样看待的女儿的男朋友。

2.

有人说,一个成年的女孩子,如果离家出走,超过3天以上,没有任何讯息,多半凶多吉少。

这个暑假,一再发生的失踪案,从某个视角,证实了这一点。

更令我们不愿接受又不得不面对的是,除了陷入抑郁和绝望深渊,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女孩,更多的,是在隐秘的罪恶角落里,被男友、丈夫所谋杀的女性。

李倩月失踪后,她的很多校友在知乎、微博上留言:

非常好看,非常开朗,非常可爱的一个小姐姐。

今年6月才从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文化旅游学院空乘专业毕业,她的梦想是当一个空姐,翱翔在蓝天白云间,服务奔波辗转的追梦人。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梦想还没有落地,悲剧却已发生。

7月8日,李倩月和男友洪某发生争吵。

7月9日上午10时42分,她独自一个人离开南京,之后电话关机,微信和QQ均无回应。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父亲李先生向南京警方报案后,警方通过技术手段查实:

她7月9日飞往昆明,从昆明到了西双版纳后,当天晚上9时16分到达勐海县兴海检查站,之后就再也没有线索。

勐海县,位于西双版纳的西部,与缅甸接壤。

而兴海检查站,是勐海至景洪的必经之路,毗邻世界三大毒源地之一的金三角,是犯罪分子眼中的黄金大道,也是我国缉毒警察常年瞭望的是非之地。

所以,听闻女儿失踪在勐海兴海检查站后,李先生来到勐海,配合当地警方,沿着女儿走过的路线,仔细寻找一遍。

未果。

但,从监控视频的拍摄画面中,李先生发现:

从未来过这里的女儿,非常有目的性地直接在勐海下车,就像是和人约好了,或者受到某种指示一样。

也正是这一点,引起警方的怀疑,最终迎来案件的水落石出。

恶意和谋杀,悲剧和个案,从未远离过。

但,一个原本有着大好前程的妙龄女孩的离开,还是让身为陌生人的我们,感到悲伤和压抑:

我们难过的,是一个如花生命的消逝,一个普通人家的破碎。

我们压抑的,是杀害她的凶手,又是她身边亲密的爱人。

她曾爱过的他,不仅雇凶杀害了她,而且制造失踪的假象,把所有人骗得团团转。

就像,那些书写多遍、全网惊慌的杀妻案。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杭州杀妻案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上海杀妻案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泰国杀妻骗保案

所以,这不仅是一起谋杀案,更是再次拷问亲密关系和婚恋基石的惨案。

它和这个夏天频发的其他杀妻案一起,追向这么一个问题:

我们的媒体,推崇乘风破浪的姐姐;我们的影视,塑造三十而已的励志;我们的教育,不停地告诉女生,要如何奋斗,要怎么自救。

但现实的悲剧,却一再撕碎这虚假而完美的幻觉,让我们在不忍猝读的真相面前,不得不悲伤地承认:

我们的女孩,我们的女生,我们的女性,从未远离过恶意和物化,陷害和谋杀。

我们,要看见这些消逝的生命。

因为,她们,不仅仅是别人家的女儿和妻子,还是我们整个男女社会的半边天,半个圆。

3.

联合国2018年的一份报告《全球谋杀调查:针对女性的谋杀》中提到,2017年全世界一共有87000名女性死于谋杀。

其中,34.5%的女性死于伴侣之手(丈夫或男友,以及有亲密关系的其他人),还有23.5%的女性死于亲人之手。

这就意味着,有60%的女性,是被熟人所害。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具体到国内,这两年,不断曝光的女性遇害案,尤其是杀妻案,不仅让很多人恐婚谨慎,而且让我们看见这样的病因:

①清官难断家务事,正在制造更多悲剧。

我们的法律,长期把亲密关系或家庭矛盾,当作家务事,给予敷衍和潦草。

这一方面,助长了残暴者的恶,另一方面也堵住了受害者的门。

这两年,频频爆发的家暴案、杀妻案、自杀案证明:

很多极端案件发生前,受害人就曾报警求助,起诉到法院离婚,而加害人就有性格极端、长期家暴的倾向。

只是,因为“清官难断家务事”,没有得到及时的回应和惩戒罢了。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诞生于封建社会的“清官难断家务事”,本质上是对妇女和儿童的怠慢和轻视。

因为彼时,家庭内部,象征权力和主人的男人,才是家务事的主宰者和裁决者。

这个诞生于男权社会的观念,已经落后,急需修正。

新时代里,家务事,不仅仅是家务事,更是需要细化的法律,一再延伸和保护的地方。

所以,不管是女孩,还是女人,因家务事向我们的公权力求助时,期待得到重视,得到善待,得到回应。

有时候,法律框架内的及时回复和温情照见,能挽救一个人的性命,一个家的完整,一代人的信念。

②重男轻女的思想,是恶意丛生的源头。

杭州杀妻案发生后,我曾写过一篇文章《为什么都是丈夫》。

尽管由于种种原因,这篇文遭到了封杀,但我至今对文中的一些观点,秉持信念:

重男轻女的思想,男根崇拜的文化,让一些家庭的男孩,在“父亲尊贵、母亲低下”的熏陶中长大,骨子里从未真正尊重过女性。

这些家庭的男孩,自幼被溺爱喂养,靠优于姐妹的地位和父母庇护的宠溺,成长为“老子天下第一”的巨婴。

到了婚恋的年龄,习惯了压榨女性的思维,让他们把女友或妻子,当成生财和生活的宿主,吸她们的血,花她们的钱,控制她们的行为和情感。

他们赌博,贷款,滥情,胡作为非,负债累累,还要求女友或妻子毫无怨言地支持。

一旦,这些女性不愿被盘剥和压榨,提出分手和离婚,开始新生和重生,他们就会在变态扭曲中,用恶意和谋杀,将深爱过他们的女性,推向深渊。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这种不易察觉的恶意,潜伏在诸多悲剧里,也在案件曝光后一一得到印证。

所以,教养男孩,从思想和意识上引领男孩自立自强,尊重女性,是比驯化女性重要100倍的事情。

因为,一味奴化女性,只会制造更多悲剧。

而科学教养男孩,更能减少惨案发生。

③家教家风的真爱,是女孩最后的退路。

每个孩子,尤其是女孩子,出生时就该得到的两个礼物:

一是归属感,二是确认自己的重要性。

归属感,让我们清楚,父母爱我们,我们值得爱。

确认自己的重要性,让我们明白,在外面遇到了误解和伤害,回家可以被理解,被善待。

作为一个公众号读者80%为女性的作者,一个在咨询中案例中90%来访者为女性的心理咨询师,我从自身经历的故事和人生出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因没有得到真正而丰盈的父母之爱,而不觉得自己重要,从而安全感极其匮乏,几乎是受伤女性的共同病根。

爱女儿,爱女孩,爱女性,从灵魂深处和日常点滴里,给她们温柔和尊重,是为人父母、学校教育和社会时代,都值得去做的事。

因为,女儿也是我们的血脉。

女孩将来要成为女人。

而女人和母体,是我们每个人肉身的来处和灵魂的归宿。


(作者:人类调研所  编辑:欣文网)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我的宝贝女儿,被害于云南边境,凶手是她男朋友]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