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李旸:当才女遇上“才女”

时间:2018年08月23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李旸:当才女遇上“才女”

《写给闪亮繁星中的你》的作者梁开欣大朋友,是一个不平凡的高中生。每当在学校提及这个名字,都有不少老师如是说:


“他呀,小小年纪,爱无病呻吟……”


“这个孩子脑子有病吧,整天熬夜不睡觉,爱做梦,天南海北胡思乱想,想完之后,敲成一排排的文字,有的读起来还挺不错的!”


初次认识他是在校教师群里,我是一个洞察力比较强的人,每天早晨或者晚上,总有那么一个人,QQ头像无比的幼稚,跟群里过生日的人,打声招呼,送上生日祝福。每当教师聊到一个话题,他也会切中要害的插进去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有的观点还是比较成熟,有见地的。


关于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他说老师和学生除了古往今来的教和学的关系之外,还可以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这和我在论文《中职学校优秀教师形象的调查与塑造对策探究》中阐述的师生之间的关系是一致的。那时候就有了志同道合的感觉。后来,就加了QQ,开始了漫长的朋友之旅。


通过了解,我想象中他是一个英俊的帅小伙,没想到是个胖小伙。印象中,胖子都是“潜力股”,而这个大朋友却是文学创作中的“潜力股”。有目标,有追求,思想成熟,文笔老练,这是我给他贴的标签。


印象中,他曾经用过这样一个网名“爱哭的男子”。泪水之于女人,楚楚动人,天经地义,让人不由心生爱怜。泪水之于男人,让人无法想象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子。没有了血气方钢,整天一个哭啼啼的“林黛玉”。

那个阶段的他,文字里充满了抱怨,消极,疑虑,不相信朋友,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真爱。


后来的某一天,他说,旸姐,我恋爱了。对方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我就很好奇,什么样的女孩才能吸引住一个内心似海,广阔无垠,波涛汹涌的人呢?


他说:她相貌很普通,成绩也不差,但是她能读懂我,支持我的文学创作。这就足够了。是的,中学时代的“爱情”没有婚姻的承诺,纯的就像两杯凉白开,就是两个人心灵的碰撞,撞到了一起,互相打个招呼,问声好。然后一起上课,下课,一起去食堂面对面就餐,向对方的碗里夹她或他最喜欢吃的菜,天冷时给她暖手,下雨时为她撑伞,起风时,提醒他加衣,回家时,脱口而出的“注意安全”以成为一种习惯。


好唯美的场面啊!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凉白开”。


有人说,字如其人。看到他的字,我顿觉和他的人(外貌)挺般配的。那是有一次,他说初中写了一些东西,要拿给我,让我给他修改。我欣然同意,因为我喜欢摆弄文字的人。拿到之后,才发现字儿歪歪扭扭不说,还错别字连篇,教师的职业病告诉我,这孩子……哎!我就拿着红笔一点一点地给他订正过来。足足有十几页啊。文字很朴实,都是家常事,但是写的很真实,很感人。


有时候我想,什么是美文呢?发自内心,从心底经过咀嚼,自然流淌出来的文字就是最美的文字。因为她带着作者的美好愿望和心底的热情。她来的突然,但又是经过漫长的沉淀等待。


擅长古律的人,难道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吗?一时间我对他的这个擅长颇有好感和好奇。他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家庭背景呢?他的语文启蒙老师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这个体裁的文章不好写。但是好多东西在他的笔下,却闪耀着迷人的光辉。


我是爱花之人,不太宽敞的阳台上全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每天我就对着这一盆盆诉说着我内心的故事。


窗台上的一株白兰花儿,经过了冬天的磨难,到了春天,它就又恢复了往日精气神,依旧以崭新的面貌快乐地生长着。在春风中把它那美丽留给我们。难道它忘却了那过去的伤痛?那么,我们人呢?是否也应该像这株白兰花一样,经历日月轮回,收获平淡和快乐呢?


【白兰花】

子欲生于荒野域,不至人伦晓我益。

百叶生从墓园出,临海巍妸卞郢下。

独活旷野无人艳,兹苒盈虚冷陌栖。

叶青離蕨不脩依,茎湉涟漪不流浴。

马上送来伯乐益,问得世人钟无艳。

秦时明月半城烟,故人还未分别离。

欲哭无泪谮逝言,求遇前生今世炜。

姑娘今世有缘见,不知明年可遇何?

生枯叶一丛无枝,叶茎墨不见幽绿。

花不开则无盛香,溢泽漫山无野煜。

白妷今昔叹晚矣,芯瓣婧琪妺生活。

幽梦暮时人已非,长叶无墨静司香。

不喜人前富贵命,苦愿做那寒门生。

不求天长地久伴,相守相思到明年。

叶青林前雨露生,朝朝暮暮茎妍红。

彩妆浓眉荭艳艳,鄙目不闻此遂谁。

长自幽芳平淡醒,不需高官挂锦衣。

白兰性高独自野,别具幽香送梦中。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因为叶的成全,才有了花的娇艳,因为有天空的成全,才有了云的肆意,因为水的成全,才有了鱼儿的自由自在,因为有了那份守护,猛虎甘愿收拾利爪,悄卧花旁,静嗅花香。有了那份执念,才甘愿去做,有了那份希望,才不会放弃,因为有了那份鼓励,才绝不服输。


【蔷薇情诗】

苍天!

为何夏日逢时必要雨,

雨是别样濛,

我亦何中泣,

片片无良叶,

何时绿藤延过墙那头!

在那墙外头,

独自等待久久望,

莫是心底一片愁。

爱人不见了,

红颜为谁笑?

风里来雨里去,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独自徘徊只是寻一头,

通往栏墙另一头。

天爱我?

为何寄我天赋不应我,

怀才不遇无知望,

莫落成埃已无回。

爱!

我若是蔷薇,

你亦是高墙;

我若是绿藤,

你亦是高墙;

默无然不知我情。

等!

春夏秋冬,

朝朝暮暮,

总是盼得再相见;

天亦友情应识我,

我若无意苦苦恋。

恨!

我心烈炎烨,

天山冰雪别样寒,

两者相遇,

成亦是冰封我,

孤心独自寒。

离!

你若还复我,

我亦不别离;

你若不要我,

愿意与君离;

别是滋味是心愁。

上邪!

我亦蔷薇,

我亦风雨,

我亦不是人;

我亦不爱墙,

我亦不爱花,

我亦不爱人;

若无妄,

除非日做了月,

除非人做了鬼,

除非我做了你;

西海情歌苦,

满是泪流渗眼愁,

苦苦苦,

何时是年头,

只怕终生化作苦,

爱莫长思苦,

死若可以解我哭,

死若命中休。

爱若非爱,

别亦别离,

亦是我与你,

不愿意。

雨中生,

我中死,

就是到了那地狱,

也要做那寻找墙那头的蔷薇鬼!


大爱这两篇关于花儿的创作。以至于更激发了我对花儿的热爱。花儿从阳光中汲取养料,我从花儿中走出来,悲伤自己的行囊,在教师的道路上,一直走向远方。


姑父是位老教师,从教有40余年,他虽然个儿不高,却坚实地扎根三尺讲台,送走了一届又一届学生。他说:娟儿可是老李家的才女!字儿写得好,文章也不错。这些年,我一直铭记姑父的话,我想起了赵传的《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每一个晚上

在梦的旷野

我是骄傲的巨人

每一个早晨

在浴室镜子前

却发现自己活在剃刀边缘

……

我很丑

可是我很温柔

我有音乐和啤酒

……

我很丑

可是我很温柔

我有美文和朋友


《写给闪亮繁星中的你》是作者文学道路上的一个小小的首站。我相信,在短暂的小憩之后,作者会带给我们更多更好的作品。一起期待这颗写作界的新星在繁星点点的夜空里,照亮你我!


【关于作者与作品】:

李旸,安徽省亳州新能源学校教师。曾任阜阳师院院报编辑,并发表数十篇文章在院报上:《九月的检阅》、《生命之花》、《永远的老歌,永远的爱》、《爱的康乃馨》等。任教期间,曾数篇论文获奖,并在教育类报刊、杂志上发表多篇文章。

人生格言:一面教,一面学,一面当先生,一面当学生。

本文「当才女遇上“才女”」由作者2018年7月5日为《写给闪亮繁星中的你》作序。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李旸  编辑:欣文网)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李旸:当才女遇上“才女”]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