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风任:双(下)

时间:2018年11月12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风任:双(下)

月光沐浴下的武亚娜城,像是一位刚出浴的美人儿,它的身上沾染着皎洁的月光,显露出那诱人的躯体线条,起伏异常明显,你若细看、“它还带些睡美人的甜意,白雪公主的温柔。”

武亚娜城算是武亚娜薩达纳斯武亚州的政治中心之一,这里聚集的多数都是“鸿儒,”只有少数不遵循此地的各种规则,奥美拉.卓就是其中之一。

奥美拉.卓从小就生活在平民区,她们家现在住的地方也就是前几年搬过来而已。

新环境对奥美拉.卓来说冲击很大,这里和自己原生活的地方完全不一样。

这里不管是说话,问好、打招呼、聊天、讨论、以及教育,她们都有自己的一套,他们惯用那一套,他们认可的礼仪,并且还要求后代及学校都应如此。

对于奥美拉.卓来说,这里最有意思的就是斗嘴,他们斗嘴从不破口大骂,他们会选择优雅的词汇,在用那从小就培养出的肢体语言,让那些词汇达到斗嘴的效果。一旦某方被驳的哑口无言,他们就会拿出那副他们认为很绅士的肢体语言来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争斗,因为他们内心始终告诉自己,“我是绅士,绅士和绅士之间不叫吵架,那就是讨论。”

“他们一直都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很少有人间断过。”

妇孺更是。妇孺们的观念从不会为自己服务太多,她们要求自己“大多数都是为了吸引男性,让那些人投来目光,然后疯狂的迷恋着她,”对于这点雷贝拉.艾就做得很好,然而她还这样做着。

奶妈的声音又传到了厅堂里,“艾小姐,对于您现在的眼光,俺颇为失望,您的这套晚礼服怎么能在晚宴上艳压群芳呢!怎么能吸引到那些贵族公子哥呢!这套紫色的晚礼服您一定要穿,紫色既能衬托您的气质和美貌,也不丢失雷贝拉家族的声望。”

雷贝拉.艾心想,“我再美的容颜,被你打扮一番都会大打折扣!”

雷贝拉.艾还是穿上了那套紫色晚礼服去参加了在武亚娜城举办的晚宴,因为她拗不过奶妈,奶妈能列举一系列的规矩让艾哑口无言。

雷贝拉.艾一进入武亚娜城就感觉到了城里的喜庆气息,整座城里都充满了欢喜,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甜美而又有些拘束的笑容。

雷贝拉.艾同父亲和母亲在车上坐了十几分钟,而后车子停在一座看似非常高级的会所,这座房子门前站着两个手拿警棍但又不穿保安制服的人,她们的眼睛始终注视着前方,从不看过往的客人,就连雷贝拉.艾上台阶时,不小心歪了一下,并发出了女性特有的磁性声音,依旧没有吸引到那两个人。如果这声音被芬洛蒙两兄弟听见,两兄弟的心中一定是小鹿乱撞的画面,而这两个人还是面无表情,目视前方,跟个木头人似的。

大厅里金碧辉煌,顶上镶嵌着闪闪发光的琉璃,大厅中的左侧墙壁上挂着一副由精密丝绸制作而成的画。艾又把目光转向支撑着整座房子的六根柱子,每个柱子上都雕有精美绝伦的图画。

艾走进人群中,她发现;所有的人们都被头上的六轮挂灯照耀着,而艾却不喜欢这种光,她认为这种光太过耀眼,神气,如果和月光相比,它就比不上艾心中的月光,艾认为月光的光是一种高尚的淡然美。

艾,你自己在这里交交朋友,我同你的母亲要去见几个老朋友,她的父亲说道。

艾掩饰住内心的欢快,脸上出现一副你们忙吧!我可以的表情。

对于这种单独行动的事,艾还是很向往的,在这里她再也不会听见奶妈的絮叨。而没有父母的陪同下,她就可甩掉雷贝拉家族这个名称,她在也不用用奶妈教她的那一套来和别人相处,也不用那一套做任何事,她这时最想做的就是跟随自己的内心,去做自己内心认为正确的事。

她把自己的矜持抛之脑后同那些男孩子们攀谈,她不在刻意的去使用肢体语言,她认为肢体语言表达的并不完美,她也把自己刻有的形体诱惑也藏了起来,她不在像芬洛蒙兄弟面前表现得那般小女人,她终于把自己的模样放了出来,但是却没有找到一个让她满意的男孩子。而那些男孩子也只是和她攀谈几句,夸她几句也就不再同她说话,而去和其他家族的千金说话。

艾靠在柱子上,心里很不舒服,明明自己表现得很好,为什么还会如此?

是我长得没她们漂亮,还是没她们苗条,可是他们为什么就和我说几句话就不在想同我聊天了呢!

这时,芬洛蒙兄弟出现了,艾看到两兄弟犹如见到好朋友一般,而芬洛蒙兄弟却不这么认为。

雷贝拉.艾主动的走上去同芬洛蒙兄弟打招呼。

芬洛蒙娥颜和红跃看到艾小姐主动向他们打招呼,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要是以前的艾,绝不会这般做,但是如今的她抛弃了以往的方式,她以自己认为很正常的方式在交朋友。

艾小姐,见到您我真的很高兴,娥颜抢先说道,因为他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

此时的艾没有了之前的表现,她不在两兄弟面前装出羞涩的样子,也不在刻意的制造肢体诱惑,她不在同上一次那样小声的说着话,不在做出小鸟依人的模样。

芬洛蒙.红跃问道:您是雷贝拉.艾小姐吗?

艾迷惑的回答:是的,怎么了!

艾小姐,您好像和前次不一样了,这种感觉说不上来,但是确实如此,您真的变了。

娥颜你觉得呢,红跃问道。

红跃也是如此说,他也认为艾小姐变了,不是他心中的女神,不再是当初的雷贝拉.艾了!

看着两兄弟的离开,艾心想“我不还是我吗?怎么他们都是如此呢!”

这时,大厅的右侧站着一位穿着黑色礼服,头发有些紊乱的男子,他的并没有刻意的融入这个圈子,他更像是在享受,或者说是在观察我们。雷贝拉.艾主动走向他,说道:能邀你一起跳支舞吗?

奥美拉.卓把目光转移到这个身穿紫色礼服,留着披肩发的女孩身上。

小姐,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奥美拉.卓问道。

是的,先生。

小姐,能和你一起跳舞真是荣幸之至,奥美拉.卓面带微笑的应道。

这时第一个男子接受艾,不在刻意用那些方法时接受同艾一起共舞。

艾心想,,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在两人手握着手时,艾清楚的看到他的眼神略带忧郁而又有些神秘,那宽阔的肩膀能驾驭他所能穿上的任何衣服,不仅如此。他说话的声音充斥的磁性,深深的吸引着艾,让艾觉得他是比自己父亲更好的男人。

奥美拉.卓问道:小姐,您的舞姿优雅又有些不照常理,我有时也会如此。

哦,那还真巧,艾回道。

舞蹈是用来放松心情的和享受跳舞的过程,如果太过拘泥舞蹈的要求,反而会使舞者享受不到其中的感觉。

先生,你说说看?艾问道。

舞蹈给人一种和谐美,在这种和谐的美中,人们又在享受其中的细腻,而这其中的细腻就是感情。

雷贝拉.艾深深的陷入其中,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周围还有很多的名门贵族,而这些人正在望着艾,看着艾。

奥美拉.卓突然停住了脚步,对艾说道:我想我们跳的差不多了。

她同卓一同走向餐桌前,坐在那里。

芬洛蒙.红跃突然来到艾的身边,轻声对艾说道:他就是被利纳莉小姐抛弃的奥美拉.卓,我觉得您最好离开他。

艾突然惊醒过来,她看到周围的所有人都在注视她,都在关注她,像是监视,又像是责备!

她像发现了惊天大密一般,她觉得这座城,今天的卡抹泪节,真的是狂欢吗?这座城的人真是都是绅士!真的如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所说的那般吗?

她的脑海里突然想到奶妈曾和她说她年轻时参加了一次卡抹泪节,“她说,那次的卡抹泪节,我终身难忘,当时的我穿着一件红色晚礼服,在进武亚娜城时,我的心还砰砰的跳着,当进入会所之后,这一切都消失了,也就是那次我才发现我的魅力有多么大,当时有六个男孩子围着我,同我谈天说地,为我东奔西走,那一天真是我最幸福的一天,所以艾小姐,我也要你和我一样,被众多男人围着,让其他家族的小姐们羡慕你,让公子哥迷恋你,你就是我们武亚娜薩达纳斯武亚州最漂亮的美人儿,到时你会和武亚娜薩达纳斯武亚州最高贵的公子结婚,这是我梦寐以求的。”

雷贝拉.艾突然厌恶起这样的生活,她不想一直活在奶妈的所有教条中,于是她决定,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会所,她要自己内心的生活。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风任  编辑:欣文网)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风任:双(下)] 的评论,总共:1条评论
欣文网33154 会员:欣文网33154  2018-11-12 1
很好的故事🙏🌹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