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刘心武:墨黑的山谷

时间:2019年03月18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刘心武:墨黑的山谷

朋友许君曾是搞地质勘探的。他说很喜欢那样的一种状态:野外帐篷里的煤油灯捻灭了,同伴们都酣然入梦,他一个人披衣走出帐篷,举目四眺,竟是墨黑的一片。


在那荒芜得只剩砾石的山谷里,绝对没有人烟,当然不可能有半星哪怕是模糊的灯光。虽然四周黑暗,但大体能感觉出哪里是山崖、哪里是谷底,而仰望处必是高远的夜空。这时没有兽嗥乌啼,没有风嘶虫鸣,耳朵里也静寂得墨黑一般。这时的心境却格外幸福、安谊,仿佛有无形的、巨大的双臂温暖地环抱着自己的身心。


许君现在退体了,居住在京都。他说,有许多次处在那样的一种状态:登上过街天桥,扶栏环望京都夜晚的万丈红尘,远近街灯、窗灯岂止是灿烂闪烁,而通衢上的车流,这边的前灯连成珍珠链,那边的尾灯缀成红麝串,说不尽的人间繁花。可是,他心头不禁生出丝丝缕缕的,越来越稠的寂寞,往往还会派生出一种如同迷路般的感觉。每当这时,他就觉得不如回到昔日那墨黑的山谷里去。


我对许君说,一定是他老了,特别是离开了工作岗位,才会对墨黑的山谷生出特殊的怀旧之情。他微笑着摇头。


许君的孙子是个运动员,在国家大赛上获得过金牌。那天我去许君家,恰好金牌得主回去看望二老。 说起墨黑山谷的事,那小伙子拍了下手,说:“呀!我懂爷爷那时的心境!因为我就是在‘墨黑的山谷’里取得金牌的啊!”


原来,在决定他是否能破纪录夺金牌的那一段时间里,他把整个赛场里所有的光影声息都置于感官之外,眼里只剩下与比赛有关的最简单的点、线、面、体,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我必须成功”的念头。等到比赛完,成绩出来,外部世界才又倏地恢复了色彩和声音。


但是,伴随着金牌,接踵而至的是闪光灯的强射、马拉松式的采访、亲情和友情的瀑布般倾泻...…“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有迷路的感觉,心慌,想找个地缝钻进...…夜里,终于可以一个人睡在黑暗里了,我就特别怀念比赛瞬间的那个‘墨黑的山谷’!”


在许君与孙子对视的眼波里,我顿悟,“墨黑的山谷”指的就是正当而单纯的精神境界,许君那时心里只揣着一个“为祖国找出矿苗”的单纯至极的念头,他孙子比赛时只揣着一个“我必须发挥出水平”的也是单纯至极的念头,在那个单纯的念头里,他们进入了人生最瑰丽的福境。


我们各自“墨黑的山谷”在哪里?不知道的人赶快去找!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刘心武  编辑:欣文网)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刘心武:墨黑的山谷]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