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梁开欣:如果明天我死了

时间:2019年03月2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梁开欣:如果明天我死了

活着,死去,两者之间,我们更希望活着。可有一天,当活着只有痛苦时,你可能会选择死去。因为生不如死,是一种煎熬,是一种折磨。我之所以选择死去,是因为我日复一日的不幸福与愁苦,使的我活的太累,太累了。


我,很多人见过我的文章都知道我叫梁开欣。有人说我能说会道,同样也有人说我空无一话。我到如何,只有我自己知道。所以在别人夸我时,如果我身上有那个优点,我往往回当断别人的夸赞,而别人对我的揭露,总是会听对方说完,这样我好知道我有什么不足之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像这样,才能使我改善自我,完善自我。因为夸赞是一时的,缺点是一直的,未有改正是最好的办法。


梁开欣虽然是我名字,可我很多记忆,并不在这个名字上,而是在一个叫“梁晓飞”的名字里。梁晓飞这个名字,我曾经叫了八年之久,他是我小学、初中阶段的记忆,也是我儿童、少年时代的标志。八年的时光,一时回望,我突然发现,我除了心酸想哭没有什么所谓的幸福可言。种种遭遇,种种原因,种种表现,告诉我,可能是生活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以至于我现在还在这个玩笑里。


从小到大,家庭教育,我父母是从未教导过我的。他们只是让我看到了我家有多么的贫寒,什么都争不过别人,要处处忍让,要善良一些。所以我小时候不敢奢望什么,从没有零花钱,没有玩具,没有好吃,没有新衣服,就算想要,我也不能说,因为说了也不会给我买。因为他们会吵架,后来我大一点,我发现他们对我要求很高,一直以家穷要好好学习为要求,可我发现我的成绩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倒退了。每天回家,总是找不到我妈,那时我和我妹妹无奈,总是要去姥姥家,因为有些时候我和妹妹都进不了自己家。到了五、六年级,我个子看着挺高,可因为从小家庭重重原因,我的性格既内向又懦弱,因为不敢争不敢强,而且成绩不好、衣着破旧,所以我经常成为班里面的欺负对象。回家里面,她们如果都在家,总是每天一吵三天一大吵,甚至拳脚相加。在我记忆里从小只要他们在家里面,没有不吵架的时候,可想而知我那些人多么的煎熬。


到初中,我的年龄愈发大了,慢慢青春期开始了。我开始有轻生的念头,他们只要吵架,我就比他们还凶,他们只要想打架我就掀桌子砸碗。每次这样个时候,他们总是不吵了,各自陷入了“冷战”。我以为这样会改变什么,每次他们都说以后再也不吵再也不斗了,可是一直一直吵,一直一直斗,我也一吼再吼,一摔再摔。可他们总是念念不忘,逼得我几度想要轻生。他们总是以钱而发生各种矛盾,以亲朋好友发生各种怨恨,以谣言玩笑当各种矛头…甚至以因为我而起为理由。我有时想,那可以让我去死,这样就好了吗?可问题根本不是这个,他们好像是天生就要有矛盾的一样。我几度怀疑,是否因为旧式婚姻导致,他们不是爱情。可那个年代,不少人同样的嫁娶方式,同样的家境贫寒,同样的没有什么文化,可人家为什么生活的好好的,他们却不行。


再后来,我到了现在的学校,成了高中级别的学生,恢复了梁开欣这个合法姓名,告别了“梁晓飞”,经常在校,不知道家里面什么情况。最开始每每回去,他们还是经常吵,屡劝不改。后来开始收敛,我在家他们不会吵架,我走了他们再吵。在学校里面,我感觉到莫大的孤独,因为别的同学他父母知道经常打个电话,而我爸妈基本上都联系我。虽然我不是过度依赖父母的孩子,可我那时还未成年,还是需要父母关心的年纪啊!在学校我开始改变自己,为了改变自己被欺负的状况,我开始从内向性格变的开朗,现在很多人都不信我曾经是内向的,可只有我知道我的开朗也是无奈的,我现在性格可以自动调整,可内向可外向。在学校里面我一度感觉没有朋友,可很多人还是相信,其实我说的是好朋友,就是那种志同道合的。在学校里面学习,我觉得我无愧自我,能学会的我学会了,一直以为我很拼,可我只能是那个情况了,也无法改变什么呀!这一切我父母都不知道,还是觉得我内向不爱说话、不交朋友、不努力学习。


再到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他们吵架了,我的家,我那贫寒的家终于安静了。我也不会再担心他们吵架了,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因为我已经没有父母了。我大姨说当初开导我的话,终于成了真。最初我哭过,好些天都抑郁着,没有了面对生活的勇气。我妈从小到大,都没有好好养过我一年,很多时候都是依靠我姥姥、姥爷养着。她没有好好做过一顿饭,唯一的一次是她没有之前。她也从来没有洗干净过我衣服,一直说我穿衣服哭,可从小到大,衣服她总是放的我找不到,我无奈只能常穿那套衣服。她唯一留给我的,可能是善良吧,看见老幼无依,总会报以同情。我爸从小到大忙着外出打工挣钱,每次回来都是说做人要老实,可在加待久了,总会抱怨我们懒,抱怨别人孬,动不动口出粗话,这一度让我觉得他初中白读了。又或者是我爷奶死的早,我爸没有教养吧。她们在我看来,或许只是生了我,半就的养了我,可未曾教育过我。这使我一度感到莫名的缺失什么,时常困惑其中。


我本来是一个要废的人,学习不会好的人,但偏偏我喜爱上了文学,灌溉而生出了一颗文心。没有读过多少诗词歌赋,却能写出比较自由的诗词歌赋;没有读过几篇文章,却能写去千万字真情实感,使的让人头疼的写作在我这儿不足为虑。我并不知道我怎么会这样,没有学过,也没有像大家一样刻意培养过,就是突然情感交集,一下子把文字排列出去,一言一句。我喜欢文人,喜欢那些正直的文人,有著名的“苦学子”宋濂、“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把栏杆拍遍”的辛弃疾、“三吏三别”诗圣之誉的杜甫、“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主张“兼爱、非攻”的墨子等。他们那种思想,那种一身经理,在他们的作品里,表达着,使千年之后我为其所动,为其泣泪。在文学我一直是卑微的,面对文学我是颤动的,每有文章读入其境,仿佛身处现场,悲喜交集。现在很多人不关注文学,也不怎么喜欢古律诗词,可我依然在写,可能我写的不好,可我心中所思是好的。我写文章,最为简洁直白,是能让所有看懂的,从来追逐华丽,只望通俗易懂,意味深长。


我最早喜欢上互联网,是问题小学五六年级,那个时候我也很好奇游戏什么的。最初有过一次,应该是自助建站,我是用按键手机完成的。后来到了初中,智能手机开始普及,再到我毕业之前,家里面有了电脑,欣文网在默默无闻中,悄然诞生了。还记得最初,我就想试试看,网站这个东西怎么弄出来的,为什么别人想放什么内容,就出什么,慢慢我摸索出来了,这其实就是程序与代码决定的。时至今日,欣文网以图文阅读为主,开始有了很大起色,而其随着更多人的合伙加入,使我有了一个更清楚的概念,也让当初我一个网站的网站,成了现在不少感兴趣的人一起组建起的网站。之前我一个人的时候,有过没有资金,网站倒闭过,后来省吃俭用,凑出了钱继续让网站恢复。最开始一点技术也不懂,网站的页面很丑陋,内容很局限,访量基本为0,可我没有放弃一直到今天,这样特别好的起色。


我至亲除了我妹,就是有我三伯父和我住在一院里,在我父母不作为的这十几年,他对我的疼爱是有目共睹的。到现在,我上学的生活,还是他每天早出晚归,收废品挣来的,他对我和妹妹很好,不让我们饿着,他自己却缩衣减食,至今还穿着寒冬时的棉衣棉裤。他住的屋子,长年不见太阳,又潮湿又破败,屋内几乎没有下脚的空。整天在忙,谁都照他帮忙,他从来不拒绝别人,一直和我说做人要做对他人对社会有利的人,一直希望我能学个医,给别人治个病,为他接触痛苦。我深知,它对我和我妹的好,对我三伯父很是关系,有时我妹对我三伯父不尊敬,我都不会教训我妹一顿。在别人眼里,我三伯父是一个空有学识,却衣着破旧、样貌邋遢、行业低贱、古怪不正常的人,可我明白这或许是因为当初我爷奶早逝,他们兄弟几个不好过,造成的吧。我听说,当初我三伯父为了让爸好娶到媳妇,放弃了结婚的机会,以致如今一个人,还要照应兄弟几家。


我妹可以说是我血浓于水的亲人了,可我总感觉她因为我们这个糟糕的家庭环境,性格变得内向、自卑了,心性变得唯利是图了。我很害怕他成为我父母那样的人,所以我经常训斥她,在学校也经常训斥她,就是因为我害怕她学坏。没有父母,我这个当哥哥的,就要好好的教她。我想照顾她,可有些时候,又成了她照顾我。我们兄妹俩,经常一起吃饭,我总是想逗她开心,因为父母的事情,表面上她没有上线过,可我知道她心里面,是我一样的,也曾一个缩在被窝里哭过。


在学校最后这些几日子,我是极度不幸福与愁苦的,并不上课也不放假,天天坐着,看着班里面上演一出“菜市场”大戏,各种嘈杂吵闹,我深处期间,心情特别浮躁,于是日复一日,一天比一天难熬。晚上在宿舍,由于大家都考完试了,更加肆无忌惮,很多人打游戏到深夜,这使得原本就睡眠不好的我,休息更加不好了。这导致我脑子疼,此刻还未曾好去。我本想请个病假回家,可身为班主任的老师非让我找家长来签所谓的“提前离校协议”,可我my父母了,三伯父又那么忙,我年迈的姥姥也万病缠身,还有什么家长可言。这使得我不得不忍下,时间一长,不免让我想起来这三年来忍得很多事情。我在想,我本分的上学,为什么要忍呢?这是什么造成的,在学校不应该是学习的嘛,那里出现了这么多要忍的。日复一日,让我想起了语文老师那句“如果你荒废了一天,你应该是会感到痛苦的”,我便是感到痛苦的。


我想着能说会道的陆,甚是羡慕他的家庭使的他能有一身正气与人诚待;我想着处事不惊的潘,这是羡慕他的家庭那么支持他的选择,给了敢争敢要的可能;我又看到依,她这个生活在大城市的姑娘,有父母的关爱,生活在人流大、经济条件好的地方,有了我未曾有过的见识层面,以及一种享受生活的能力。他们都有着爱他们的家庭,都有着我没有的各自特点,都有着带着快乐的童年。而我,好像一比之下,我像极了没有人要的野孩子。我很多东西都要自己想办法学与适应,很多时候要自己去忍受种种,没有人可以给我供参考的建议。我甚是我不应该和他们比,可没有办法,我看着他们这些朋友,内向总会有些羡慕。我并不是嫌弃自己的家庭,我是不怕穷的,也不嫌弃父母有不好的行为,只是他们这些年太不作为。


长这么大,我没有撒过娇,没有享过一天父母在,好好一起生活的日子。我知道我的内向是空洞的,我知道我心理上有问题的,我知道我的情感是缺失,我知道我思想上偏孤的……可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办?没有人告诉我怎么,都是一直强调要好好学习,可学习不好怎么办?不要和别人发生矛盾,可别人欺负你怎么办?要对其他好,可别人不领情误解你怎么办?如此这般,没有人告诉你。


我已经拼命活着了,还认为我不好,我又该怎么办?我尽心尽力了,我真的好好的去做一件事情了,为什么我就不能有点快乐,有点幸福。生活你为什么跟我开的玩笑越来越大,我到底什么时候能活得像个人,还是要逼死我?我日日夜夜抹泪,你日日夜夜编排着玩笑,让我越来越不幸福与愁苦,让我空坐着,改变不了什么。让我活的不再自由,不能像自己,不能开开心心。


所以,再见了,我忽略的一切人和事。你们要好好的,我这个开心不了的梁开欣要离你们而且了,你们要有着一颗真正的“开心”,连带我的那份好好活着。我,我此刻就像这样,停止呼吸,慢慢的喘不上气,心脏停止,无人知晓,渐渐冰冷,死去,无人关心……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佚名  编辑:欣文网)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梁开欣:如果明天我死了]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