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解读

当一万人同时在一份文档里写东西,事情就变得有意思了

先问各位差友一个问题啊:当你看到什么,才会实质性地意识到:这一年,真的要结束了?

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是街头巷尾浮现的圣诞装饰,有的是开始构思自己的述职报告。

不过对于鲫鱼来说,则是那个男人开始出现在我的社交媒体里。

罗胖,罗振宇。

原因不用我说估计你也知道:熟悉的跨年演讲,它又叒叒要来了。

说起来,从 2015 年的水立方开始,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也办了 6 年了。

不过对于今年的他来说,事情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毕竟 2015 年,大家还在用 iPhone 6,而现在大家获取知识的渠道越来越多,观众审美疲劳不说,还想要推陈出新,也是难上加难。

罗振宇,也许正面临着跨年演讲的七年之痒。

不过,有什么能难倒罗胖呢?就在今年,他做了个挺出人意料的决定,看主题就知道:

“ 原来,还能这么干 ”。▼

怎么干呢?当鲫鱼以为他会为了一个别出心裁的主题想破脑袋时 ——

一个飞书文档在互联网上悄然传播开了。

“ 今年跨年演讲,你认为必须要回答的问题? ”

如果这个问题发布在社交媒体上,你也许可以想见它的结局:灌水的、玩梗的、一滑而过的将会成为主流。

但偏偏在准备演讲前期,得到团队选择用文档的形式邀请网友进行共创,文档上线几天之后 ——

砰,炸锅了。

“ 你了解中国芯片产业的最新进展吗?”

“ 如果世界毁灭了,你会如何重启人类文明?”

“ 作为独生子女的 80 后,现在过得怎么样?”

网友们涌了进来,庄重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职业,以及将近 300 个关于短视频与世界和平,房产税和元宇宙,乃至自己家孩子上哪所小学的问题与回答。

这里没有 kol,问题排序不看点赞,全凭先来后到,你不用担心提出的问题石沉大海,绝对的平权讨论。

以至于没人觉得自己是在回答台上罗振宇提出的问题,反倒像是他生了一把火,把来自各行各业、五湖四海的人聚在火堆旁,听他们讲述着过去一年的辛酸、成绩,和他们无处安放的好奇心。

这种共创的气氛,甚至给鲫鱼一种文字版创意工坊的感觉。

如果你点开 steam 中某个游戏的创意工坊,可以看到基于这个游戏衍生出来的各种的地图、创新玩法和游戏模组,比如 csgo,光是用来练枪的就有上千张,全部出自玩家之手。

游戏虽然是基础,但有些游戏的创意工坊,甚至成了超越其本身的存在,因为即便是制作人,也预料不到这些玩家们的脑洞究竟有多大。

就像罗振宇可能想不到这么多人关心中国为啥能赢朝鲜战争,《 骑马与砍杀 》的制作人估计也想不到,有人买游戏,就是为了给它打上创意工坊里三国演义的 mod,以及有人为了一套《 魔戒 》模组,会磨上整整四年时间。

共创文档和创意工坊的相似之处还在于,无论是开发者还是玩家,都处于一种轻利益关系的状态,很少有人抱着赚钱的态度制作。你提供一个场地,我输出我的创意和观点,仅此而已。

在这样的氛围下,一个没有广告的好物文档也诞生了,堪称一股清流:

这可能和你看过的所有好物榜单都有所不同,不只是不受品类限制,由于选品来自无数职业和领域用户的真实使用体验,你还能看到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产品,在另一个领域的全新意义。

作为科技编辑,鲫鱼一贯以为,买电脑就应该看参数、看配置,但有人推荐了 MacBook,单纯就是因为喜欢它的操作系统。

每个人都认为一线城市的年轻人都在想方设法买车?其实在文档里,一辆骑上就走的电动自行车逐渐成了很多人幸福感的源泉。

并且,因为不用再警惕恰饭,大家也可以大大方方的把品牌和型号打在公屏上,无需避嫌。

飞书的评论功能也成了网友们的临时 BBS,在那个推荐 Macbook 的条目右侧,就有网友给出建议,甚至还有人聊了起来,并贴心地留下淘宝链接。

随之而来的好书文档,同样颠覆着你曾经看到过的书单。

即便书单中有好几本鲫鱼都读过,但当我结合着文档中推荐者的职业和顺带讲出来的人生经验再去看时,体验居然完全不同了。

因为这次跨年演讲定在成都,所以得到团队也设计了一个关于成都的文档,同样引发很多本地网友的参与,在这些祛除了滤镜的评价下,鲫鱼也看到了一个更真实的成都。

到了截止日,这些文档有超过十万人参与,提出了 286 个问题、上百本好书和上千件好物,以及一份成都人民亲自编纂的文旅地图,总字数超过 32 万——

相当于半部《 红楼梦 》。

那么问题来了,关于这一年的问题,几乎每天都有人在问;关于商品的评价,电商卖家恨不得求着你写,甚至还要塞几块钱,但却很难达到这样的效果。

更何况,在这个短视频和游戏抢夺你的注意力、没人好好说话的时代,文档作为一种逆潮流的枯燥形式,反倒能让大家认真地写点东西了?

鲫鱼觉得,之所以会形成这种现象,是因为你在这里写下的每个字,都是有意义的。

人们都说在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有了发声的渠道,但实际上,大部分人仍然是在博主们的语境中讨论,或是被流量淹没,或是干脆不再好好说话,沦为无情的玩梗机器。

但通过在飞书文档中的共创,让这种被看见、被听见成为了可能。

我不想再听你分析股市了,今年我最关心的话题是直播带货;我现在不在乎基本盘和小趋势,我的脑子里只有世界和平和星辰大海。

OK,我们就来共创这场演讲,无论你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

这种话语权的转变,不仅出现在这场实验上,也正成为所有行业的趋势。作为技术工具,飞书在这场变革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通过飞书,得到团队在职场上获得了全新的体验,就像他说的:任何人都可以通过飞书文档和神奇的 @ 功能向全公司调度资源,老板不再盯着员工,反而是员工为了做事开始使唤起老板。

而在这看似是一场壮举的万人策划会中,得到团队只是把上万个网友容纳进一个组织,用飞书作为杠杆,就撬动了全社会的智慧和资源。

在游戏《 死亡搁浅 》的开篇有一句话,摘自安部公房的《 绳 》:

“ 绳索 ” 与 “ 棍棒 ” 是人类最早发明的两种工具。绳索可以将好东西收归在身边,棍棒则可以抵挡麻烦。两者皆是我们最早的朋友,皆由我们创造。

当跨年演讲走到第七年时,罗振宇选择使用这根名为共创文档的绳子,赋予这场演讲新的生命力。

这份文档为演讲赋予了意义, 它凝结一万位网友的经验、试图满足一万种好奇心; 同样, 这场演讲也为文档赋予着意义,你写下的每一句话,传达的每个信号,都会在当晚被辐射出去,散播着属于你的影响力。

这样的体验,你也许从未经历过。

话说,鲫鱼也被邀请参加这次跨年演讲了,看完之后,欢迎随时来后台跟我唠唠你的感受~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差评,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234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