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解读

沪漂男子,每天上班路上花4小时 如果你感觉生活苦,看看他们

刘腾飞是河南平顶山人,多年前,他来到上海考上了一家事业单位。钱少。怎么办呢?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去苏州买房!

每早6点,刘腾飞便要从睡梦中醒来。

坐地铁去赶6点40的车,前往上海,所以一分钟都不能耽误。

上火车,路上草草吃点东西。

8点04分,上海站到了。

继续坐两站地铁,8点30分到达单位,开始一天的工作。刘腾飞的上班路其实可以更加便捷,比如自己开车,或是坐高铁。

在上海和苏州之间,有一趟绿皮火车。他选择坐这趟绿皮火车,开启自己的双城生活。

为什么?宁可每天路上坐车4小时,也不选择便捷的交通方式呢?

刘腾飞说,他背负着一家老小的开销和170万元的房贷,生活的重担让他不敢乱花一分钱。妻子想换一个手机,看了很久却没舍得;自己的衣服穿了好几年,变形了却依然没换。

即使上班累成狗,他还兼职当骑手,给家里的卤味店送外卖。下班回家就天黑了,他还要忙活到半夜……

像刘腾飞这样兢兢业业活着的年轻人,还有很多。他们对自己十分“抠门”,是因为知道要维系今天的平凡生活,自己需要竭尽全力。

忍无可忍,只好再忍。

忍无可忍,只好再忍。

忍无可忍,只好再忍。

如果不是为了担起家庭的责任,谁愿意每天坐车四个小时?谁愿意人前笑脸,人后酸楚。在现实的压力面前,我们无数次被碾压的支离破碎,拼尽余生都在修修补补。

我们小的时候,总以为好好学习就可以过上轻松的生活,然而成为中年人后才明白: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无论你学历多高,都是一边拾起自己的玻璃心,一边继续奔跑。

前段时间,徐州一位确诊感染者的轨迹,就是高学历中年打工人的缩影。

他是一位设备工程师,到徐州出差调试设备。

他每天都是上午去游乐园调设备,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回到酒店休息。

因为工作到太晚,他只去附近用几分钟时间吃快餐。唯一没吃的那次,是因为工作到11点,快餐店关门了。

抵达徐州那天,是这个44岁男人的生日。生日?跟大多数中年人一样,早就不过了。在结束一天的奔波后,早点上床刷一刷手机,那就是莫大的生日礼物了……

看客们说,啧啧啧。工程师出差,连当地的特色菜都不吃。他的轨迹里,只有工作,没有生活。其实,这何止是他呢?他不是千万知识劳动者的缩影吗?

确诊患者们流调轨迹的背后,是生活本来的面目,他们,可能是你、是我、是无数个不同面孔的普通人。

那一条条时间线上的行踪,与学历无关,与工作种类无关,是来自生活的种种艰辛,沉默不语却咬牙挺住的坚毅。

作家连岳说:最愤青的往往都是年轻人,他们此时立足未稳,空有一身精力抽刀劈水。

有孩子后,面对更弱小的家人,失去了给自己过生日、品味各地美味大餐,甚至是矫情的资格。生活哪有那么多的精致与光鲜,更多的是缝缝补补,跌跌撞撞,把钱省下来还房贷。如张爱玲写:中年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2


昔日的高考状元常学福

毕业于人民大学

曾经在上海创业的他

如今做了流浪汉

最近,滕州的赵先生在逛街时偶遇的另外一名流浪男子,言行举止不俗。


00:40

视频来自澎湃新闻记者:王佳珺 编辑: 忻燕 素材来源: 相关人士 责任编辑:周琦 校对:丁晓

这名男子称自己“最后一次毕业的学校是中国人民大学”

200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后,这个叫常学福的男子,先后去威海、北京工作,又在上海创业,做计算机服务类公司,那几年他赚了不少钱。

2010年左右,常学福放弃上海的公司回老家,搭简易的棚子独自居住。他在村里开了一个水果店生活了七年。

其间,常学福结婚,有一个女儿。离婚后,女儿跟了妈妈。大约在2017年,常学福扔掉手机,离开简易的棚子,开始背包客生活。

他居无定所,路过一个城市只会短暂停留。他的生活方式,引发网友热议——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257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