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聚频道
  2. 职场

裁员的爱奇艺与长视频行业的伪命题!

哈喽大家好,我是宇宙第二反套路、防忽悠、揭秘商业和资本真相的镰刀粉碎机柴妹,快点击下方卡片关注我吧~

这段时间爱奇艺裁员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不少爱奇艺内部员工表示,此次裁员是爱奇艺企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轮裁员,某些部门几乎全员被裁。

根据爱奇艺的年报显示,2020年共有7721名员工。如果按照20%-40%的比例裁员,意味着爱奇艺将会裁掉1500人-3000人。

除了“不花钱”的新人之外,有人爆料称中层被裁的比较多。

也就是说,那些司龄较长、年龄较大、薪水较高...比较值钱的员工,大多在被裁之列。

而市场、投放、渠道合作等花钱为主的部门,裁员比例都在30%以上,甚至有的被裁50%。

信息已经很明显,爱奇艺在“省钱”

其实爱奇艺亏钱这事儿,早就是众所周知。

爱奇艺连续11年盈利都是负数,从2015年到2020年的六年时间里亏损高达359亿,今年前三个季度也亏了44亿。

由此可见,2021年肯定又是负数。

但造成这种现象,与爱奇艺自己当初的一些骚操作脱不开关系。

并且,包括爱奇艺在内、几乎所有的长视频平台都面临着一个窘境——一直烧钱却看不到赚钱的希望。

①版权费越来越贵,平台烧钱越来越狠;

大家都知道,演员片酬很高。

实际上这是因为影视剧的版权贵,剧组有钱支付演员们的片酬费。

十五年前,火遍大江南北的轻喜剧《武林外传》初代网络版权费才10万,80集的片子,每集大概1250元。

三年后,谍战剧《潜伏》、宫斗剧《美人心计》每集都卖到了一万以上,足足涨了好几倍。

到了2010年,大爆剧《宫》每集更是涨到了30万元的天价。

但这还不是最疯狂的,2011年各大视频平台拉开版权大战——为了抢夺影视剧版权不断抬高版权费。

影视剧版权从当初的几十万,直接翻到了几千万,甚至上亿。

那时候很多网友吐槽,一些影视剧把剧情拉得又臭又长,愣是把原本30集就可以拍完的剧情给拉到了八十多集。

其实就是因为影视剧按单集价格卖,集数越多,就可以卖得越贵。

比如87集的《如懿传》,就卖出了8.1亿的天价。

试想一下,平台买几部影视剧就得上亿,再加上那些杀疯了的体育视频、综艺节目...

多大的家底也禁不住这么挥霍啊,可不得亏钱嘛。

可当初版权大战已经定下了行业的基本格局,当他们想要停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办法停止。

那么问题来了。

制作方为演员买单、平台为制作方买单,谁为平台买单?

请把答案打在评论区。

没错,当然是我们这些VIP、VVIP、VVVIP们了。

一个APP,整三套会员系统。

想看电视剧?买黄金VIP;

想用电脑端?买星钻VIP;

想看漫画?买FUN会员;

体育视频更牛了,得单独按项目买。

更绝的是,被大众diss的超前点播,简直就是明晃晃的镰刀。

②短视频平台对大行业的冲击;

有数据显示,截至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行业时长占比已达19.5%;2020年9月,短视频行业用户渗透率为74.5%,已经超过长视频。

以前我们看剧,如果注水过多,也就调个倍速的事儿。

但是现在,短视频三分钟就能看完全剧的高光时刻,谁还愿意花钱去买VIP一集集的追剧呢?

自从抖音和快手出现后,大家对长视频的内容就更没有耐心了,开始喜欢几分钟、甚至几十秒就跌宕起伏的剧情。

再加上B站的高质量中视频分流,长视频用户的停留时长不仅很难增长,还在不断下滑。

本来想搞个超前点播平衡一下支出和营收,却遭到了大众抵制;

想联合业内人士斥责中、短视频的二次剪辑,给中、短视频们戴上侵犯版权的帽子,结果自己平台的侵权事件又时而发生......

最近这几年,各家互联网平台都在拼了命的抢流量。

谁能获得更多的用户时间,谁就能在硝烟四起的互联网战场上存活更久。

可惜的是,长视频平台们已经陷入了恶劣的怪圈。

③广告营收减少,与会员相悖;

无论是爱奇艺,还是其他长视频平台,最主要的营收都是来自会员和广告。

但是咱们前面提到过,因为短视频的分流,长视频平台的会员数已经很难继续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广告业务。

可根据数据显示,2017-2020年,爱奇艺的广告营收分别为82亿元、93亿元、83亿元、68亿元。

可以发现,爱奇艺广告营收每年都在减少。

一方面是短视频分流的后遗症。

用户流向短视频,广告主们自然也会跟着用户走。

另一方面,就是吃力不讨好。

用户为什么在平台上开会员?除了很多剧只能会员才能观看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不看广告

这样就会形成一个悖论,平台投放广告赚广告钱,但会员花钱开VIP就会关闭广告。

平台应该要广告、还是要会员?

当然了,我们现在即使开通VIP,还是会有一部分广告出现。

而这些广告,能不能产生效益还不一定,可是被用户嫌弃却是基操。

在这种情况下,又有多少广告主愿意花钱吃力不讨好呢?

面对短视频的崛起,爱奇艺也曾想过把流量掌握在自己手里。

2020年,爱奇艺开启了“长+短”的战略布局,上线了自己的短视频产品随刻APP,试图将流量与用户抢回来。

可短视频平台的市场集中度太高了。

抖音和快手两座大山就占了整个市场的一半,而前五名短视平台的日活跃用户占比超过80%。

导致爱奇艺这些年来推出的“晃呗”、“姜饼”、“纳逗”、“锦视”和“随刻”等所有短视频平台,全都没有出圈。

一边营收亏损、一边流量流失...

选择裁员减负,其实是很正常的决定。

爱奇艺能否通过裁员顺利过冬目前尚未可知,但是像这样面临困境的长视频平台决不止爱奇艺一个。

如果这些困在流量沼泽中的平台们不能跟上时代,届时又该如何“求生”呢?

主笔 | 小陆

编辑 | 四少

柴狗夫斯基:字节跳动旗下视频平台独家签约创作人。曾获得网易号“最具影响力”称号;并且荣获上海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颁发的“最佳组织奖”;获得一点资讯“一点号年度黑马作者”称号,其文章在各大平台频频斩获10W+。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柴狗夫斯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273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