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中国式害羞:处女,不配进医院?

前两天刷到《第 2 次中国城市女x生活质量调查结果》时意外发现,中国有 16.6% 的女性从未进行过妇科检查,每年有超过 20 万女性死于妇科疾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一次妇科检查就像百米跨栏——跨过一坎还有一坎。

首先,你会收获来自周围的鄙夷:

“处女做什么妇科检查?”

“有妇科病的女生,就是滥交!”

你好不容易摆脱这些闲言碎语,又会被体验过妇科检查的朋友劝住:

“比初夜还痛!”

“这辈子不想尝试第二次!”

渐渐地,妇科检查台变成了许多女性最不想躺的床。

我不禁好奇:到底是什么在阻碍女孩们进行妇科检查?

“我真的再也不想做妇检了”

如果说成年人的崩溃,是从看到体检报告开始,

那么成年女性的崩溃,从妇科检查就开始了。

在豆瓣小组「代表月亮消灭妇检阴影」里,有 16393 名美少女战士在这分享了自己在妇科检查时的真实遭遇和感受。

其中,医生态度不好、动作粗暴、很痛,是这些经历的高频词。

那些在妇检时遇到的暴力,对女性的伤害或许和强奸没什么两样。

有姐妹用“渣男”来形容这些医生的操作:

没有前戏,进去不管你痛不痛,自己爽完了就让你赶紧穿上裤子走人。

有时候,医生就连说的话都像极了渣男。

渣男:“紧张什么?又不是没干过。”

妇科医生:“紧张什么?又不是没有过性生活。”

在医生工作压力和工作量较大的时候,难免会出现一些情绪化的表达。

这些可能是医生的无心之言,但却会成为女孩们一生的阴影。

有网友回忆起自己的某次妇检,在向医生阐述病情时,意外看到医生毫不掩饰的嫌弃:“像看到了什么脏东西”。

尽管她没有患上所谓的“脏病”,只是单纯的细菌感染而已。

但这样隐晦的羞辱,让身体本就不舒服的她产生了一种被冒犯的感觉,也让她在后来好多年里都十分排斥妇检。

如果你不幸遇上带实习生的医生,那体验感就更糟糕了。

某次我去探望一位生产住院的闺蜜时,就遇到了这样的场景。

当时医生带着 3 - 4 个不同性别的实习生走进病房,冷漠地表示要检查一下产妇侧切伤口的恢复状态。

闺蜜只是犹豫了一下,医生就有点不耐烦地说“都当妈的人了,害羞什么?”

那一刻,作为旁观者的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强烈的不适和抗拒。

她踌躇着想要拒绝,结果闺蜜妈妈直接招呼医生说“没事没事,来吧!”

闺蜜面无表情地接受了。

病房门都没关,一群人就对着一个产妇的阴部评头论足。

后来,她和我说:“我觉得我的一部分在那天彻底死去。”

许多人对此不屑一顾:“在医生眼里没有性别,你就当自己是一块肉。”

仿佛这些痛苦和阴影都是女孩们的矫情敏感和想太多:医生不会多想,你多想了就是你的错。

但将心比心一下,当你衣不蔽体地将隐私部分暴露给一个或是一群陌生人,接受 ta 的审视和触碰时,你很难做到不在意。

“大家都这样,别想那么多”之类的话,不但没办法慰藉女孩们被强行检查的伤害,反而更像一句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责难。

她们的这些经历,单单听着看着,我都已经产生了一丝心理阵痛,更何况是当事人自己呢?

而这些,仅仅只是在医院检查时会遇到的情况,

更多女孩在做妇检前,就已经面临重重考核。

为了保护那层膜

有网友发布了一张照片,是一家医院贴出的明文规定:未婚女性禁止做妇科检查。

这几乎成为了每个医院的潜规则。

那些未婚但有妇检需求的女孩们,只好冒充已婚人士蒙混进来。

如果你是处女,那你的妇检之路还会更加艰难

医生会再三和你确认,并要你签下一份同意书,证明你对检查内容完全知晓。

之后,医院会比你本人还在乎那层膜,所有的检查都要围绕「不伤害处女膜」进行。

一家三甲医院干脆直接规定「无性生活史禁做阴道彩超」——只因这个检查会破坏处女膜的完整。

首先,我们要知道阴道彩超一项是用来筛查子宫肌瘤、子宫内膜癌、卵巢肿瘤的检查项目。

但这种检查方式会破坏处女膜,所以医院通常会把阴道彩超换成腹部彩超。

这两个彩超听起来差不多,但效果差别不少。

阴道彩超比腹部彩超的分辨率更高,检测的结果也更准确。

有网友的妹妹就因为是处女,无法在医院做深度检查,没能及时查出来癌变,短短一年内就去世了。

可医生也很无奈,他们并不是想要为难女孩们,他们比谁都清楚全面妇检的必要性。

但这些年,医生们实在是怕了。

有许多医院因为在体检时破坏了女性的处女膜,被告上法庭,结果也是一边倒的医院败诉并进行赔偿。

同时,你在网络上搜索相关话题,就会发现这种现象的背后,是一群为爱人的初次所有权辗而转难眠的男人。

甚至会因为妻子在生产时是男医生接生的,介意到想自杀。

我是不太理解,他到底爱的是妻子,还是妻子的「贞操」?

在这样的观念影响下,许多女孩会主动拒绝做妇科检查。

虽然她们也也害怕疾病,但她们更怕「破坏处女膜,怕以后解释不清楚」。

医院们怕陷入纠纷,不给女孩做妇科检查。

女孩们怕被歧视,不敢走近妇检房。

为了满足一些男性病态的占有欲,刻意保留“处女膜的完整”,却让女性的健康成为了代价。

这一出荒谬的大戏,没有赢家。

妇科病 ≠ 私生活随便

将女性粗暴划分为已婚和未婚,也加剧了对妇科检查的污名化。

「未婚女性不需要参加妇检」这样的规定,仿佛在说未婚女性的子宫和阴道都是闲置器官,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做以下体检。

这让所有人都很自然地觉得:没有性生活,是不可能得妇科病的,也就不必做妇科检查了。

实际上,“做妇科检查或者得妇科病就是不检点”等观点,是对妇科病最大的误解。

并不是所有的妇科病都来自性生活,生活习惯、日常作息、内分泌失调以及许多不可控因素,都是引发妇科问题的因素。

前段时间,长沙一个 12 岁女孩就确诊了妇科病。

小女孩早上起来后就觉得下腹部剧痛,父母都以为她这是因为吃多了冰淇淋导致的。

结果在休息了 2 天后,小女孩还是痛感强烈,于是父母将她带去医院检查,

才知道女孩其实是输卵管囊肿扭转。好在及时进行手术,女孩才转危为安。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年轻女孩、幼童确诊妇科病的病例每年都有。

有时候,一个不经意的传染也可能得妇科病。

在电影《悲伤逆流成河》中,女主易遥被他人用过的毛巾意外传染了尖锐湿疣。

她偷偷去看医生,却被同学恶意传播谣言,说她是个“荡妇”。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女孩们在遇到身体不适时,第一反应往往是羞耻:“是不是我有问题,才会得这个病?”

数据显示,有超过 70% 的女性在一生中会至少得一次阴道炎症,中国女性妇科疾病的患病率一直都占全球首位。

这让妇科检查的普及显得尤为重要。

但是,“处女”身份的限制,“未婚”标准阻碍,“荡妇”羞辱,暴力妇检的阴影……太多女孩一开始就抗拒做妇科检查,最后延误了病情,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对妇科检查的不重视,直接导致了中国每年有超过 20 万女性,死于妇科疾病。

换个角度想,她们并不是死于病痛,而是死于无知。

子宫和阴道本就是我们女性身上最不可或缺和不容忽视的器官,

是女性身体的一部分,同时也是女性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所以妇科检查并没有什么特殊,它和常规体检一样,是保证我们身体健康的有效手段。

做妇科检查是为了排除健康隐患,检查出问题后能够第一时间做出治疗应对,将风险降到最低而已。

没有特殊,无关道德,便也没有什么可羞耻。

性教育不是只给那些需要性的人,妇科病也不是性生活的象征。

我们需要正视妇检,不能让羞耻和恐惧拖累身体健康。

别让妇检成为「噩梦」

人们常说:“人生苦短,你要多爱自己一点。”

或许,爱自己的第一步,可以从正视自己的身体,正视自己的疾病开始。

能对你身体负责的人,只有你自己。

性器官只是身体的器官,不应该被贴上羞耻的标签。

女性的身体就是身体,而不是被凝视和捍卫的一项献祭。

只有当我们渐渐抛弃这些陈腐的观念,才会有更多女性更加轻松而主动地走进妇检房,

才会有医生敢去为女孩们做最保险最全面的妇科检查。

「代表月亮消灭妇检阴影」小组建立的初衷,是我码下这篇文章的起因:

我们无意加剧矛盾,只是希望更多人能看到一项简单检查背后的困境,

或许能让更多的女性顺利走进妇检房,而不是躺上手术床,在生死线上挣扎。

希望每个女孩都能从容地对待妇科检查,好好爱自己。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29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