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聚频道
  2. 生活

年轻人为什么抛弃婚恋网站

近几年,交友软件层出不穷,婚恋网站仿佛作为“过去时”被遗忘了,但其实这块市场一直占据着不小的生存空间。智研咨询的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中国婚恋交友平台累计活跃用户数达3655.7万人,同比增长19.9%。

曾经,有关婚恋网站的负面舆论一度沉寂,直到一个月前,澎湃新闻记者卧底世纪佳缘的一系列调查报道,再次让婚恋网站站在了风口浪尖。偷窥客户隐私、纵容违法诈骗、诱导客户高价消费等行业内幕令人咋舌。紧接着,世纪佳缘、百合网、珍爱网等婚恋平台被相关部门约谈,约谈会针对婚恋市场提出了一系列整改措施。
其实,婚恋市场的乱象从未停止,行业规范缺失的背景之下,焦虑滋生的社会土壤又开始了新的萌芽。

人民币玩家的游戏

“1万块钱都不想掏,还说自己有诚意想结婚?”从婚恋网站线下门店走出来的May,反复回想着红娘说的这句话,对方轻蔑的眼神让人如鲠在喉。不想花高价会员费就等于不是真的想结婚?两年后,当May再次谈起那次不愉快的体验,依旧表示无法理解。
和那些真金白银支付了高昂会员费,甚至付出惨痛代价的“寻爱人”相比,May与婚恋网站短暂的交集只是一段可笑的插曲,连失败都算不上。可即便如此,再谈起婚恋网站,她还是近乎本能地说出:“永远不会再用了”。
各种相亲交友婚恋APP。/图虫

43岁的May是位职业网球教练,经历过一场无疾而终的婚姻后,仍然对婚姻抱有向往。两年前,May从扬州回到北方老家,决定好好规划人生的下半场。她注册了婚恋网站,交了200多元的会员费后,被红娘电话邀请参加线下门店的活动。

一开始,销售人员对May极尽耐心,“让我分享自己的感情经历,然后努力地开导我,还给了我一些相亲的建议,让我觉得很真诚,还有点感动。”但在这场“温柔抚慰”的背后,等待May的是一波接一波的营销攻势。
“对方从1000元介绍到10000元的会员服务”,May被划到了万元档,“信誓旦旦地说一万块的服务能结识更多高薪、优质的男性”,看到May有些犹豫,对方还引导性地说:“如果将来找到男朋友,这一万块他不就帮你掏了嘛”。
但May的消费观无法接受“花一万块去找对象”,这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况且找个对象也不至于这么费劲吧”,她如此想着。就在May明确表示不想成为“万元会员”后,红娘开始对她进行心理攻势,“她知道我离过婚,就说一些话刺痛我,问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才导致离婚。”
May没想到,她在谈话中袒露出的软肋,变成了被攻击的要害:“我是很真心地跟她去沟通,但她发现你不买产品后,就开始妄自评论你的经历”。
“婚恋平台就是人民币玩家的游戏,只有成为一定档次的会员之后,你才能够细化你的择偶条件”,33岁的刘娜说到,她是一名地产公司的营销人员,曾花七千元购买了某婚恋网站的会员。
动辄万元的婚恋服务费,即便是在一线城市,对普通上班族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在北京,有人真的会花10万去买一个VIP”,多年前在百合网任职的一鸣曾见过不少高端会员,当时网站向他们承诺“会费越高,推荐的资源就越好”。但其实具体怎么“好”法,无论在合同上还是行为上都少有体现,只能笼统地理解为“更多以及更优秀的人选推荐”。
婚恋网站盈利模式的单一,导致其只能在会员费上下功夫。不少网友表示一旦注册了婚恋网站,就会不断接到客服的电话推荐购买红娘服务,如果不接电话就会一直打。
注册婚恋网站后会不断接到客服的电话。/图虫

红娘服务的价格有多高?2021年9月,江苏省消保委召开情况通报会,发布《婚恋交友平台服务状况消费调查报告》,《报告》指出:24.2%的消费者在网络婚恋交友平台上花费1.5万元至3万元;0.6%的消费者在其门店消费金额超过10万元;以我主良缘为例,23980元套餐服务6个月,匹配5名对象,平均每月4000元,每相一个对象要花费4800元。
根据澎湃新闻记者卧底世纪佳缘调查发现,其“一对一服务套餐”价格主要分为5档,从18800元到108800元不等,但各收费标准对应的服务内容却含糊不清。在实际报价环节,门店的服务手册只起到参考作用,销售红娘会根据会员的综合情况设定约见人数,签单价格也因人而异。红娘在掌握用户的实际收入后,很方便展开“试探性报价”。
不完善的价格体系和不透明的收费标准,成为婚恋网站消费者一次次维权的诱因。一位在珍爱网花了28800成为会员的女士声称,一个月里只见过一位男士,并且这位男士并不符合自己提出的需求。一位Marry U的会员明确自己择偶的标准是“无孩子、无婚史,年龄大概30多岁”,随后见到的对象却是40岁有孩子的离异人士。
像件打折的商品
在婚恋销售过程中,“降低对方的价值感”似乎是必要的手段,以此攻破对方的心理防线,达成销售的目的。
“不被尊重”是刘娜与红娘打交道时最大的心理感受。每一次红娘打来电话,上来就问“您年纪不小了,想找什么样的啊?”
长此以往,刘小姐感觉自己像件待售的商品,“年纪越大越贬值,感觉把自己放在了商场的花车里,上面挂上for sale的牌子”。
抖音达人小小莎老师也曾使用过婚恋网站,她曾在短视频中聊到这段不愉快的体验,说自己“非常反感这些网站会歧视30岁以上的女性”。当年小小莎去线下门店做认证,红娘告诉她,在两万九和五万九的套餐里,她只能选择后者,因为她已经过了30岁。
抖音达人小小莎老师。
“这其实是一种心理战术,可以理解为PUA”,曾有过珍爱网线下门店体验的Amy说到。那时候,Amy刚从国外回来,打算开启国内新生活,注册珍爱网,是想扩大一下朋友圈。
在一间封闭的房间里,Amy与工作人员面对面坐着,一对一地沟通。在袒露自己的爱情观和感情经历的过程中,Amy能感觉到对方一直在和自己“共情”,当她开始适应周遭环境,逐渐放松下来之后,对方话锋一转:“高学历不算什么,毕竟30多岁了。在老家有房子也不算什么,毕竟30多岁了”。
不少用户直接将红娘在销售环节的话术称之为“洗脑”。某投诉平台受理全国消费者关于珍爱网的2997件投诉中,涉及“洗脑”关键词的投诉占比51.5%。Amy清醒地认识到这不过是一种销售手段——通过贬低用户现有的条件,去拉高会员服务的价值。她庆幸自己因为思想独立而不容易被“洗脑”:“30岁成了被妖魔化的节点,这些话术会造成年龄焦虑和价值感丧失,简直等同于诛心”。
一位同为销售的网友“一个笨笨的姑娘”,为了了解婚恋网站的销售逻辑,去门店体验了一把会员服务,事后她将这次经历记录在自己的博客。在她看来,婚恋红娘的销售逻辑就是一场“危机培训”——打压对方的优势,放大对方的焦虑。当对方强调自己工作不错,红娘会说“男人并不看中女孩子能否挣钱”;得知对方已经27岁,红娘就会讲一些高龄产妇痛苦生产的经历。“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你:女人一定不能耽误自己,否则一旦被剩下,你就会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给你呈现出一副想要挽救迷途羔羊的感觉,让你成为会员之后,就可以去专心搞事业,婚姻大事这一块全权委托给平台。”一位注册过婚恋网站的网友总结到。

主要赚女性的钱

某婚介中心曾做过不完全统计,男女征婚比例在3:7左右。这意味着男性的可选择范围要比女性多两倍不止。虽然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男性人口比女性多3400万,但在婚恋领域情况则完全相反。
刘娜回忆自己的男性友人在参加线下活动时,待遇跟在场的女性大相径庭,“男士免费参与活动,平台会给他介绍各种女士,活动主要靠女士收钱。”因为男女会员比例严重失衡,男性会显得更“吃香”,平台的资源倾斜也毫不掩饰。“如果搞线下活动,有时候甚至可能是1男对4女”。
知乎曾有人分析婚恋网站的性别失衡现象:相亲市场不等于婚恋市场,它是一个小得多的市场,定制化服务是网站相亲最大的特点,而这种定制化更符合女性的需求。
世纪佳缘网站页面。
性别失衡下的资源倾斜,甚至会助长男性的优越感,刘娜就曾遇到过一位“普通且自信”的男士。对方是一位公务员,一上来就“盘问”到:“你多大年纪?多高?多重?做什么工作?大概收入?家庭结构?父母有没有养老金?”过程简单直接,没有任何修饰或铺垫,让刘娜有种被“审视”的感觉,仿佛被一个站在制高点的人“上下打量”。
出于礼貌,刘娜一一做了回答,并反问了对方同样的问题。没想到却触怒了对方,“他认为自己没有被尊重”。刘娜很困惑,“人与人应该是平等的,我都回答了他,他为什么不能回答我?”
婚托则是男女比例失衡的另一个产物。婚恋网站会员注册门槛低、实名制信息审核不严,给了婚托可趁之机,市场上充斥着以几十元价格便可购得的会员账号,以及千元左右便可“保真”的实名身份材料。甚至婚恋网站自身也会找托儿来吸引女会员。
曾经在百合网任职的一鸣就充当过“男嘉宾”,像他这样来凑数的内部男士不在少数。但一鸣不认为这种行为就是当托,“反正也单身,要是真碰到合适的人也挺好”。
网友小优曾经把自己遭遇婚托的经历发布在网上,她曾加入过一个婚托维权群,群里300多人里70%都是女性,并且女性被骗的钱远超男性被骗的数目。
几年前广州的一出骗婚案轰动一时。35岁的阿雅在世纪佳缘花了8万元会费,结识了一位付了25万元会员费的林某汉,相识不到一年便“结婚”生子,对方先后从阿雅账户取款近800万元后消失无踪,阿雅这才发现对方的身份材料都是假的。
“婚恋网站与感情无关,如果你需要的是情感交流,那不太靠谱。”说这话的时候,Amy已经在生活中找到了理想的对象,并步入了婚姻。而43岁的May对于爱情和婚姻,仍然抱有热忱,“只想找到一个真诚的人”,只是她不再将希望寄托在婚恋网站了。
(文中采访对象皆采用化名)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新周刊,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330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