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阅读频道
  2. 科技

拿两根塑料管拼成的镜头,竟然可以拿来给专业相机用?

如果说,创意摄影是一种生活趣味,那最近托尼似乎是被创出了一些精神衰弱。。。

事情是这样的。

托尼还在念大学的表弟阿达,前不久斥巨资入手了一台新的佳能微单,但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只买了机身没买镜头。

按阿达的说法呢,这波支付已经花掉了他半年的生活费,他想着干脆就再憋憋,再攒一波钱,买一支高素质的原厂镜头来爽。

但他没憋住。。。每天一回到家看到放在书架上吃灰的新相机,就难受的不行。

这天他不知道从哪里抗来一把洛阳铲,挖出了托尼在两年前写的一篇关于国产镜头传奇 “ 沧野镜头 ” 的文章。

老差友们应该都还记得嗷,托尼当年为了追求摄影的纯粹技术,曾不惜身染沧野的 “ 小孔成像 ” 的邪道,探索光学摄影的初始本能。

没想到表弟的年纪轻轻,一张照片都没拍,就有了 “ 重剑无锋 ” 的高级老法师思维。

色散、紫边、眩光、虚焦都不是成像问题,真正的摄影艺术无畏器材好坏,一心只求出淤泥而不染。

小伙子喜欢玩儿火,这托尼不帮他一把,那是说不过去了。。。

于是我当机立断,在精挑细选了一番之后,帮阿达整来了四颗沧野最新研发的镜头,个个都是人类光学精华。

从左到右分别是:500mmF6 长焦 PVC 老套筒

85mm F2 匹兹瓦结构镜头

10mm F8 EF-M 超广角镜头

纯DIY 酒瓶底镜头 ▼

其实托尼自己也想看看,两年过去,这家靠 3D 打印和 DIY 拼贴复刻 “ 大清光学 ” 的小作坊,还能在低素质这条路上,玩出什么花样来。

首先登场的是这颗能打鸟、能当单桶望远镜的 500mm 长焦的老套筒。

它的结构非常简单,由两条口径不一的 PVC 水管组成,甚至还能在镜身上看到水管品牌还没来得及磨掉的 Logo 。

500mm 老套筒坚持着最老套的透镜成像原理,用扣具箍住树脂镜片,就完成了最基本的单镜片模块。

接着把模块塞进水管固定好,就完成了安装,没有采用任何的胶水,整个过程干净又卫生。

在对焦上,这只镜头靠着拉动水管来进行手动对焦,伸缩之间就能将完成拍摄,相当麻烦。

托尼把这支镜头装在表弟的微单上试了一下,果然成像效果不同凡响。。。

我找到了一个室外停车场的入口试拍了几张,可以看得出,隔着相机的取景器,这支 500mm 所摄下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历史沧桑感。

样张的效果不管是在色彩的还原、画面边缘的处理还是锐度上,生长出了自己的想法。

托尼拍下的几张样张,也没能诠释出它所承载的镜头语言。。。

在那两根单薄的塑料管之间,寄存着人类对于光学摄影最原始的冲动。。。

此刻不管是几万的 G Master 抑或是大白兔,都在这两截塑料管前显得如此暗淡。

要不是这镜头里的色散和漏光所形成迷幻般的滤镜,还真不一定会有这样特别的效果。

内部漏光严重。。。▼

阿达在看过托尼拍的样张之后,说打算拿上这支镜头去漫展试试。

能不能出片托尼不敢保证,但用这镜头怼在 coser 脸上手动变焦,一定很社死。。。

第二支登场的 85mm F2 匹兹瓦结构镜头,就很有说法了,它是这四支沧野新镜头里,成像素质最好的一支。

托尼不知道成像好算不算是沧野镜头的缺点,但这支表面镀金的镜头确实有它自己的性格。

卡片式光圈你见过吗?

作为摄影历史上开创性的镜头,匹兹瓦镜头以大光圈,结构简单为优势,为后来的镜头技术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

它的焦外的螺旋散景,是一种难以用光学素质评判的虚化。

以当代光学镜头的标准来看,有人觉得这样的虚化很有味道,也有人觉得这就是一坨屎。。。

但不管怎么说,沧野做的这支匹兹瓦镜头,还真有那么点意思,它在人像摄影上的表现,真有内味儿了。

为了展现它的实力,在测试这支镜头的时候,托尼特意找来了最近广受差友们欢迎的绿发小姐姐,邀请她拍了几张照片。。。

样张在这里▼

这些样张没做任何的后期处理,能拍出这样的高级的空气感,连托尼自己都惊到了。

虽说画面上的紫边和色散还是都肉可见的糟糕,然而这些问题在符合意境的出片下,这些就都不是什么问题了。

这支 85mm 镜头,尤其考验摄影老法师的掌控能力,阿达要真拿这支镜头去练手,还真有点搞头。。。

接下来登场的是一枚纯纯 DIY 的啤酒瓶底镜头。

这玩意儿具体是怎么成像的,托尼到现在也没搞明白,沧野就给我发来了一个卡口和一截白色水管,水管的边缘甚至还没磨平,糙的很。

一起寄过来的,还有这么一把切玻璃用的玻璃刀,看来是要自己去找啤酒瓶底了。

根据说明书的做法,就是把啤酒瓶底用玻璃刀给切下来,然后再用胶带缠在那半截塑料管上。

于是我让阿达去超市买了一大一小两个酒瓶,准备动手。

吨完啤酒之后,我们轮流用玻璃刀在啤酒瓶身上划拉,还挺费劲。

为了把这块底敲下来,托尼是又浇热水又泡冰水,最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得到了一块品相残缺的啤酒瓶底。

镜头切下来之后,需要在上面糊一层不知名的化学物质,让瓶底的凹透镜的表面覆盖一层凸透镜,以满足基本成像。

看上去是有点摆烂,但镜头烂信仰不能烂。

托尼特意找来一卷红色胶带,小心翼翼的把这片镜头缠在了水管上,勉强也算是 “ 红圈镜头 ” 了。

当然了,这支 “ 红圈 ” 镜头的素质算是突破了光学镜头的下限,几乎没办法成像,所以托尼只能对着日光灯拍了一张。

就勉强能看出还是盏灯吧。。。

这玩意儿的光学造诣可能都称不上是 “ 大清光学 ” ,硬要类比,可以追溯到西汉时期凿壁偷光的匡衡丞相。

摄影?不存在的,能给你透个光就不错了。

最后一个镜头,是一个 10mm 的超广角镜头,这镜头适合街拍,上机还挺精致的。

这支镜头在边缘部分会多两个曝光的孔位,可以通过贴在镜头前的吸铁石贴片来调整。

正常在广角端的成像表现那是很不错了,比多数的手机广角都要来的好。

而如果想玩点花的,可以打开那两个多重曝光的小孔,让光线漏进来,整体的画面效果就会变得很梦幻了。。。

总的来说,这波沧野啊,又给托尼带来了一波大震撼,刷新了我对于镜头素质认知的下限。

而表弟阿达,似乎陷入了一种怪圈,他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靠着这堆破铜烂铁,提升自己的摄影技术。

他披上马甲、架起镜头,往那个老大爷扎堆的公园径直走去,打算和大爷们好好切磋一下。

看来,沧野的眩光,是把小伙子晃的有点魔怔了。。。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差评,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354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