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90后高材生在北京做住家保姆,月入1万5,被妈妈拉黑,网友:值得吗?

尼莫,29岁,未婚单身女青年,个子小巧,五官可爱。她从24岁开始做住家保姆,至今已入行5年了。

图片来源尼莫

尼莫大学时学的是音乐专业,毕业后她去到日本游学一年,同龄的小伙伴有考公务员的,有回家进国企的,还有留在大城市进企业打拼的,尼莫却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一名住家保姆。

目前市面上的住家保姆多是年纪比较大的阿姨,主要负责照顾雇主家庭的衣食住行,像尼莫这么年轻的比较罕见。会外语、拉小提琴、弹钢琴,多才多艺的尼莫想找一份长辈眼中“体面”的工作并不困难,因此尼莫的妈妈无法理解女儿的选择。

在得知女儿的职业后,妈妈选择拉黑了女儿的微信。尼莫在被母亲拉黑后,站在寒风中录了一段视频:“我妈对我职业有偏见,不理解我,可我还是想继续发。”获得了很多人的点赞和鼓励。

尼莫陪孩子练琴

一位90后女孩,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何以会选择“住家保姆”这样一个“看人脸色”的职业呢?她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分享日常而引发对这个职业的争议,对她个人而言又有哪些影响呢?

成为住家保姆实属偶然

尼莫是艺术生出身。2014年,她毕业于某所本科院校的音乐系,主修声乐和小提琴。高中的时候,尼莫的成绩并不是太好,她主动提出和父母提出转学艺术。

毕业后,尼莫没有选择继续在这条路上发展,而是去了日本游学了一年。期间爸妈负担了大部分的学费,自己半工半读支付生活费和房租。

图片来源尼莫

回国后,她在北京找了一份化妆师的工作。偶然有一次,在为一个节目嘉宾化妆时,对方了解到尼莫会日语、会乐器,于是向她发出邀请,问她愿不愿意去自己家里做住家阿姨,主要是能开车接送孩子和辅导孩子学习。

尼莫刚开始很犹豫,毕竟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跟“住家”、“阿姨”、“保姆”这些字眼搭配在一起,多少有点奇怪,家里估计也不能接受。但另一方面,目前化妆师的工作自己越来越无法适应,经常要昼夜颠倒长期熬夜,身体也吃不消。思虑再三,尼莫觉得去住家还能顺便解决原本占据大头的吃住开销,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决定一试。

不过她也给了自己三天的适应期,如果实在接受不了这个行业,三天后就撤退。没成想,这一做就做到现在。

尼莫讲述入行原因 @北京90后住家保姆尼莫

如今,尼莫的第一家雇主早已移民去了国外,现在的雇主则是通过家政公司找到的。

和普通洗衣做饭的保姆不同,尼莫的工作更像是高级家政与家庭教师的结合体。尼莫每天的工作,除了为孩子准备早餐、开车接送、打扫房间卫生之外,她还需要指导孩子学习、陪练钢琴、学习外语,及时反馈和调整孩子的心理问题,相当于24小时一对一的辅导老师。

图片来源尼莫的小红书

刚来到雇主家时,尼莫是没有自己房间的,都是与孩子同住,衣服、鞋子等物品通常都是和孩子的混放在一块。现在的她已经有了独立的房间,在雇主家房子的地下一层。

虽然房间位置是地下一层,但日常采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从去年10月开始,在征得女雇主的同意后,尼莫开始在网上发自己的日常Vlog。也许是尼莫的形象与大家印象里住家保姆的样子截然不同,视频发出后,尼莫收获了许多来自陌生人善意与鼓励。

此前,尼莫的父母一直是不知道女儿在北京是做什么的,在网友的鼓舞下,尼莫觉得是时候告诉爸妈了,便把视频转发给了妈妈。

没想到,妈妈一时间难以接受,给尼莫留下一句:“我心里不是滋味,想哭。”之后,便拉黑了她。

图片来源自网络

不止是妈妈,不理解的大有人在。很多人留言给尼莫问她不会觉得委屈吗?不会觉得被人使唤心里很不是滋味吗?

尼莫自己倒是觉得没什么,因为住家保姆只是一份工作,雇主就相当于自己的领导。领导下派任务,做错事情被领导批评等等都是职场里稀松平常的事情,完全没必要伤心难过或者委屈不安。

好在尼莫的妈妈很快想通了:既然是女儿的选择,那肯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自己支持她就好了。

更有人在质疑尼莫对自己的定位:“你这个应该算是住家教师,不是保姆。”对此,尼莫的回应是:单纯的住家教师是不需要承担做饭和打扫这类工作的,出于严谨的态度,她认为“住家保姆”是最贴切的形容。

在时间还不算长的住家生涯里,尼莫也给自己立下了一个原则:要让雇主觉得聘用自己“物超所值”。换言之,她会主动承担一些与雇主约定以外的工作,让雇主感受到雇佣这样一个住家保姆是有价值甚至超值的。事实证明她做到了,雇主一家对她相当信任。孩子的爸妈偶尔出差,完全可以放心将孩子交给她。

经常与条件较好的人家打交道,尼莫表示自己不可能一点不羡慕别人的家庭环境,可同时也看到了很多烦恼,家庭负担与家庭环境几乎是成正比的。

“如果让我过这样的生活,我可能也无力承担。”

“害怕稳定”的独立女孩

在辗转接触过几个家庭后,尼莫更加坚定了自己不要结婚、不要生孩子的想法。

在这些经济条件都较为优越的家庭里,父母尽量多抽出时间陪伴孩子,享受家庭生活的乐趣。虽然这样的日子也很温馨和美好,但在尼莫的心里,这是一种束缚。

热爱自由的她并不想被婚姻、家庭和孩子捆绑,在她想象的家庭组合角色里,一直是爸爸妈妈和自己,而不是自己成为妻子和母亲。 “稳定这个东西,是我最害怕的。”尼莫说。

图片来源尼莫

在对自己的职业规划里,她秉持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态度。因为爱看综艺,抱着想近距离接触明星的愿望,她去做了化妆师;因为偶然的机会尝试进入新行业,成为了一名住家保姆。

崇尚自由的态度,并没有让尼莫以前的职业经历白走。她教雇主的孩子拉小提琴,给需要参加活动的女主人化妆……她在现在的职业中能够将学过的东西再次利用,对于尼莫来说也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

对于未来,尼莫的设想是能去体验各个城市不同的生活方式,做一个自由职业者。

图片来源尼莫

不过,尼莫也不是完全没有计划过什么事情。在“变美”这件事上,她给自己制定了一个“三步改造计划”,目前基本已经实现。

由于对自己的外形不自信,尼莫其实骨子里是一个有点自卑的姑娘,她热爱模仿和表演,却经常觉得自己不好看还腿粗,还为此遭受过同学的嘲笑和老师的不公平对待。

虽然曾经跟父母提过改变外形的想法,但是父母觉得女儿根本不需要。独立赚钱后,尼莫决定自己执行:第一步是植发,第二步是正畸,第三步是近视手术。

植发前,尼莫没有知会爸妈;做完后才跟父母坦白实情。父亲在看到女儿植发照片的刹那,流下了眼泪,也许是出于心疼,也许是懊悔自己没能陪在女儿身边。事后,父亲表示同意,如果知道,他也会支持尼莫,但最好能保证手术是安全可逆的。

正畸是尼莫目前花费最多的项目,总数达到了14万。因为积蓄不足以支付治疗费用,还借了分期。“这是一次不太理性的消费,超出了我的能力范畴,以后应该不会再这样了。”

图片来源尼莫的抖音

最后的近视手术最终尼莫选择了放弃,主要是害怕干眼症等副作用的出现。

尼莫热爱自由又独立自主,这样的个性培养与爸妈的熏陶和成长环境是分不开的。

她的老家在山东东营,初高中都是寄宿制。全封闭式的学校让她培养了很强的独立生活能力,养成了凡事都自己做决定的习惯。尽管父母都是相对保守的国企员工,可他们依然给了尼莫自由的家庭氛围,从小到大基本上尼莫想做的事情,父母基本都会无条件地支持。

图片来源尼莫

毕业后,她想去日本,爸爸马上抱回来一大堆留学介绍资料。虽然最后尼莫只是去日本体验生活,并没有如父母期待的一般申请研究生,父母也没有反对。

在尼莫告诉父母自己“不婚”时,爸爸是赞成的,妈妈偶尔会催一催尼莫找对象,但也能接受女儿的想法。

对于爸爸妈妈给予自己宽松的教育环境,尼莫亦十分感激。她现在正在攒钱,决定带着爸妈一起去三亚旅行,欣赏旅途的风景,拍一些珍贵且美好的照片。

“小时候,我爸妈带过我去国内各个城市旅游。我老觉得,自己挣钱这么些年了都没带他们俩出去玩过,有点内疚。”

家政从业者的年轻化

据山东大嫂的管理系统统计,目前登记注册的家政服务员有3000余人,其中年龄在20到30岁的约占20%,相比往年呈上升趋势。而年轻人在选择家政服务上主要以保育婴师、月嫂、催乳师、家务师等热门职业为主。

相比较传统意义上的家政,新一代的家政不再只是擦擦桌面,客户对他们的要求更高。如果还是像传统意义上由阿姨来服务,服务不多久就会因为体力原因导致效率下降。因此,家政从业者的年轻化已经是未来的趋势。

图片来源网络

与此同时,根据相关数据,2021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为909万人,比2020年增加35万人,创历史新高。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想要找到一份工作并不难,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才难,年轻人尤其如此。目前家政从业人员缺口达到3000万,预计到2022年这一人数将达到4000万人,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就业缺口。

只是因为偏见的存在,愿意去从事该行业的年轻人很少。

图片来源看客

尼莫是一个勇敢的女孩,更是现在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年轻人的代表之一,跟她有着同样选择的年轻人也在慢慢增多。

这些拥有优越的教育背景,掌握外语、乐器等多项技能的90后女性,从事家庭服务业的选择,一方面是个人志趣使然,另一方面亦展现出家庭服务业的高端化市场需求。

图片来源网络

单看尼莫的个人履历,我们很难将她和“住家保姆”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随着时代进步,职业等级论逐渐让位于个体的选择自由与从中获得的自我认同。

就像尼莫说的那样:“你只要去选择你想干的事,并且在这之中能获得快乐”,便已足够。不难发现,她由衷地热爱这一职业,而住家保姆为她创造的自我价值感更加支撑了她的选择。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382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