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比起李靓蕾都美竹,江歌妈不是更值得成为「十大女性」吗?

新周刊追着年末热点,把李靓蕾列为了她们的“年度十大女性”。

跟张桂梅王亚平等人放在一起,一下子被喷上了热搜。

这里我想先替新周刊说两句。

他们家搞的这个十大女性,首先不是奖项,更不是十大杰出女性的意思。

评的是在过去一年中,在国内舆论场留下了巨大影响力,引发社会对女性群体关注的人。

提及李靓蕾都美竹,给她们的判词,跟我想象得也差不多。

大意是她们揭开了家庭内部和情感关系中的不平等,激起了全社会对家庭财产分配和责任认定的大讨论。

从这个角度上说,管她是不是中国人,放进年度十大女性倒也没什么问题。

但跟张桂梅王亚平放在一起,不好意思,那就是给人一种感受上的不妥。

就好比疫情初期,哪怕运力再紧张,垃圾车洗得再干净,菜品包裹得再严密,用垃圾场运菜总是不应该的。

仿佛一种不尊重常识的冒犯。

李靓蕾的拥趸也大可不必打抱不平,她就是没有这个资格。

倒不是因为人家几位具备强大的社会价值,而她只是私领域的一个标志性人物。

不是这么个因素。

实际上如果一位女性若只是在私领域对抗,却对抗出了一种普世意义,那大家还是赞成的。

相比之下,都美竹还是有一定正面意义的。

她至少带着一群年轻女孩(据说里面有未成年),与比她们强大千万倍的男性势力对抗。

对看上去像暧昧,实际涉嫌强奸的关系说不。

也懂得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不再CARE荡妇羞辱。

但是李靓蕾今日之影响力,明明是她故意利用舆论对女性的不利处境,本来就同情的结果。

她用出色的文笔,引导和窃取了这种同情情绪,来为她个人目的助力。

此事演化到现在,我看到最好笑的一条评论来自一宁MM:

对啊,那几天我都收到好几条奇葩评论。

说1.5亿对明星家庭又不多的,还要养三个孩子呢,凭什么觉得她贪或者她拿了钱就该闭嘴云云。

我当时都傻了。

(其实三个孩子另有每月21万)

6年婚姻1.5亿,还不多?

一个百万年薪的人,得不吃不喝存上150年啊。

要知道邓文迪2013年离婚,(不考虑已经进入家族基金的孩子的话)她本人也就分到了纽约和北京各一套房子和少量现金,加起来不到亿元美金。

而她前夫身家早就超过百亿美金。

当时一些媒体报道,都说她分到了夫家不到1/100,还不到14年前被她撬墙角的老墨第二任太太的零头云云。

邓文迪离完婚走出来,感觉脸都黑了一个度。

如果台媒数据靠得牢,王力宏总共7亿左右人民币身家,那么1.5亿差不多该有婚后一半了。

众所周知,他婚后就不红了,大部分钱应该就是20-38岁赚的。

(她解释说那是婚后共同工作在各自名下的钱,但他俩好像既没拍过夫妻综艺也没做过夫妻代言,而且她五六年一直在生育,到底什么是共同工作啊。难道是说帮他对接业务,干了些类似经纪人的活儿值1.5亿?可再说不管在谁名下,那婚后赚的本都是共同财产啊,为什么说这钱跟婚姻无关,就不懂)

可能正是因为这些看似强有力,但又很模糊,缺乏实证的表达,大家就有点回过味儿来。

不要误会啊,我不是说太太离婚要钱不对。

我举双手同意家庭主妇们,大大方方去要求共同财产的一半。

只是奇怪她经历谈判两年之久,在婚前协议和美国法律的框架下,也算是得到了能够接受的分配方案吧,也确实签字离掉了。

回过头来却在微博上第一篇中写道:

房子在你名下,车子在你妈名下,财产转移得很干净……

说的好像她连一个轮胎都没因为婚姻得到似的。

好像是突然之间被通知离婚,净身出户似的。

她那些话让许多人感同身受,才是一开始许多女性(尤其是已婚全职主妇们),帮这位三胎妈妈打抱不平的原因。

大家觉得终于有人以亲身经历,引爆了一个“男主人社会地位强势,而女主人牺牲巨大的”家庭的财产分割问题。

本来以为,可以好好以此谈论一下婚姻法的毛病。

结果呢,到头来,原来人家哪里混惨了,离婚后只会比婚姻中过得好得多啊。

整个吃了一记闷棍,事情变成了“狼来了”。

她后来接近反转的口碑,倒给那些本来值得同情的女性群体——真正被婚姻收割无处哭告的全职妈妈们,蒙上了一层阴影。

旁人会说:

哦,原来结婚离婚能分那么多,那还蹦跶个屁啊。

想复婚吧,真没劲儿。

像这种女的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都不帮她们说话了。

……

可能还有一些比较弱势的婚内女性在共情她吧,殊不知自己群体的名声都被她搞臭了。

如果要说今年在私领域的对抗,能够给人启发意义的女性,我觉得江歌妈妈可以当仁不让。

江歌的案子过去很久了,人们的关注也是一阵一阵的。

看到澎湃新闻对律师团队的采访,才知道原来一个影响力如此巨大的事件,当时居然紧张到还差一个月不立案,就错过了追诉期。

那时候江歌妈妈被许多网络暴民围攻,在日本起诉陈世峰也才告一段落,还换了好几任律师。

除此之外,她在这几年期间还打了几起名誉权官司,公开跟诽谤她们母女的网络蛆对抗着。

搞完这些,对刘鑫的起诉又因为法律适用问题复杂,跨国取证困难等原因,实在是千头万绪。

刘鑫的错,在我们老百姓看来是板上钉钉的。

但是在法律上要认定起罪名来,就是困难重重。

就说那个“江歌一只脚已经踏进门,却被刘鑫推出门去”的点,如果陈世峰的说法不被采信,而江歌又死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为此形成证据链。

好在最后关头终于换到了负责任的律师,为她制作了还原到秒级的视频。

而江歌妈妈经过这几年,也不再是情绪化的农村妇女,她成长为了一个能够在规则框架内对话行事的人。

双方全力配合,才得到了这个好不容易的成果。

回头看江秋莲女士的经历。

作为一个生活在山东的女人,因为丈夫重男轻女,她在女儿不到一岁时就离了婚,并给娃改了姓。

可能是当地学业竞争激烈,江歌一开始的起点并不算高。

但是一步步地,从威海的专科到曲阜的本科,再到日本名校读上法律研究生。

从许多报道中看,她也不是死读书的。

曾详细计划过30岁那年,也就是2022要去巴黎的文化塞纳河左岸旅行。

这一切,恐怕也离不开这位远远高出时代的妈妈的支持。

按计划,江歌打算毕业后在日本执业,站稳后再接妈妈过去生活。

这对母女本来完全有能力,用二三十年跟命运扳过腕子来。

只是,现在这一切已经没有了。

但江妈妈没有沉沦,更没有被刘鑫那些龌龊伎俩给逼疯。

她甚至越战越勇,打算继续努力筹备,等2037年陈世峰出狱要继续追究他。

因为重大不幸,江妈妈来到了公众视野中。

不幸中的万幸吧,她是一个足够坚韧理性的人,才能为女儿讨回公道。

(希望她带货顺利,也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她需要赚钱就说“翻车”)

她和女儿也同时让广大女性看到,法律武器的强大,和我们自身具备的潜质与义气。

比起来,这不是更有资格做个“十大女性”吗?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396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