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被亲生父母卖掉凑彩礼的男孩,已经剔骨还肉给他们了

刘学州的事,我本来上周就想写一篇。

当时他正跟一些网络蛆激烈辩论,言辞果决,逻辑清晰。

想到后面可能还有事情要发生,比如警方介入,他和父母对簿公堂等等,于是没有写。

(经过短暂犹豫,他应该已起诉了父母)

想不到也就几天时间,事情就到了最坏的地步。

当天一边是被拐24年的张洋洋与父母相认,全家人在机场即被媒体团团围住,广为报道。

另一边却是独自飞往三亚的刘学州,一个人落寞地喝了药。

“人间的疾苦,我已经受够了。”他这样写道。

刘学州很小就从别人口中知道了 ,自己是“买回来的野孩子”。

看到孙海洋认亲的激动场面后,想到亲生父母可能也在苦苦地寻子,自己没准也是这样被牢牢记挂的小孩。

于是他顾不得家里人(养亲)反对,立马发布了一段寻亲视频。

许多网友鼓励他,因为“健康男孩一般不可能是被卖的。”

当时他也信心十足,曾说若确认是自己是被父母卖掉的话,那就不会再找他们去了。

一语成谶。

实际上他去公安处采集血样后一直没有回音,已经说明了父母没有在找他。

但刘学州竟然找到了一本刚出生时的疫苗本,在上面看到了疑似亲生父亲的名字。

他用名字搜索,进而发现了这个人名下有营业执照。

从此事可以看得出来,才15岁的他非常敏锐能干。

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父母,却让他从天堂走到了地狱。

如今回想起来,他们一开始对他的那种热情,可能也是因为当时全社会尚沉浸在寻亲团聚的美好气氛中。

找回孩子被视为一件功劳,亲情人伦是世间美谈。

谁也不想做破坏这种和谐的人吧。

现在孩子都自己找上门了,硬着头皮也得挂上笑脸应对一番。

于是虽然离了婚又重新成家了,但亲生父母还是各自见了他。

父亲带着警察率先登门,是到他现在的家里去见面的。

看照片,席间还挂上了“团圆行动认亲现场”的横幅。

他们来得突然,但他很高兴,说了很多感谢。

彼此一见面,事情就得摊开谈,于是他终于得知自己确实是被卖掉的。

当天的一行人住宿费,由刘学州这个正在边读专科边打工的孩子支付。

(cao)

合理怀疑这爹赶着先来是有用意的,正好把责任都推给对方。

——呶,你看,你亲生外公外婆嫌弃我,你妈未婚怀孕都不肯嫁,只好把你送(卖)掉了。

也就收了几千块钱,后来都拿给你妈家做了彩礼。

而母亲这边对此的说法,则是想着让他去“更好的人家”,才“选择送人”。

令人想起郑爽。

终于能和亲妈见面,却是被邀请去参加弟弟(同母异父)的生日宴。

当天请了八桌人,还有司仪。

难以想象,一辈子只过了两次生日的刘学州该如何自处。

跟找上门来的亲生大儿子相认,是在给小儿子的热闹生日上——此类郑爽思维在正常人看来简直脑残了,但它就是存在着。

种种情形,都预示着这不是一对正常父母,他们给不了他想要的。

但刘学成的养父母在他四岁时就死了,他已经孤单无助太久了。

虽然一直在打工,勉强可以混口饭吃,可现实生活还是有很多难处。

一直以来要么跟姥姥姥爷住,要么跟舅舅住。

现在人都长大了,舅舅家里太狭小逼仄,容不下他。

可能是对骨血至亲还存在幻想。

也可能是强烈对比之下,他无法释怀。

刘学成终究无法做到,“如果发现是被卖的,那就不再去找他们”。

实际上任何人处在他的位置,都难以到此为止。

他希望,他们能给他“一个家”。

此事对于早已各自成家的亲父母,无异于“找茬”。

也终于撕下了他们的虚伪面具。

他们急了:

都离了当然不可能给你个什么家不家的啊,个么你是问我们要房子咯,白眼狼!

相认当天全程握着他手的亲妈,后来在电话里疯狂骂他,还拉黑了他。

亲爹则在朋友圈里阴阳怪气,暗示他“人设包装,卖惨成功”。

他在直播中不断解释,不是想要买房,只想亲爸妈帮忙租个房能落脚就行。

想来他可能心里明白一切已落空,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如果是两个人谈恋爱谈崩了,一方提补偿要求另一方不肯,还大可以说这本是个两厢情愿的事。

这能不能要补偿,尚值得辩论一番。

而他是他们带到这世界上的啊,他完全是被动的。

难道他们可以这样轻易逃脱责任吗?

那抚养未成年子女的法律义务算什么,摆设吗。

几天前还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当中,他的主动寻亲也是在“团圆行动”横幅下,被当做正面事迹肯定过的。

怎么就变成,唯独他一个受害者,突然里外不是人了呢?

于是很卑微地想讨要一点点温暖——就帮忙租个房就好,来证明他开启的这一切不是泡影。

有人质疑你不是有养父母家人吗,有钱买你难道没东西留给你吗,为什么要去为难亲生父母。

他不得不晒出,属于他家的在他四岁时被炸毁的房子。

还有人看他行事成熟,说成年人该靠自己。

刘学州又不得不强调,自己才15岁。

这边亲父母指望不上,那边养家也跟他有了隔阂。

——当时到处都在喊买卖同罪,而卖刘学州的人贩子是同村人,姥姥姥爷和舅舅一家想必承受了不少压力。

因为找到了亲生父母,一度连孤儿补助,当地都给停掉了(后来得知亲父母不要他又给恢复了)。

但此时他已经被推向绝境,考虑彻底撕破脸讨公道。

从微博看来,他一开始为了弟弟妹妹,很犹豫要不要起诉亲生父母。

有地方住,恢复孤儿补贴后,他也一度打算放下。

倒是这对拿着卖孩子的钱当彩礼结婚的亲生父母,反而不肯停止作妖。

亲妈接受采访说,曾借钱让他去三亚旅游。

亲爹说他养父母家那边条件更好,是他不愿意来自己家里同住。

这装瞎,简直离谱。

办八桌生日宴的,要借钱给他旅游?

地区经济略好,就等于他生长的小环境条件更好?

养父母十多年前就过世了啊,长辈老人也处于需要子女养的阶段,他还能怎么条件好?

他们总算成功了,成功激怒了他,毁了他。

刘学州于1月19日发博说已请司法部门介入,1月23日在三亚海边发出遗书后自杀。

认亲才几天,就剔骨还肉给他们了。

从遗书看来,他15年的生命,就像最近15天一样苦难重重。

四岁父母走了,之后遭遇校园暴力,师长性侵,多次转学。

后来又是网络暴力,终于被亲生父母这根最初和最后的稻草给压垮了。

从种种记录来看,他从小十分优秀,有满满当当的奖状和证件。

甚至当过防疫志愿者,穿过大白的衣服,应该是干了前线的工作。

尝试坚强勇敢这件事,他早就很努力地做过了。

但不是每个人都是江歌妈妈,何况他才15岁。

甚至到了最后时刻,可能也没有真正想死掉。

在遗书里,他说明年如果能有机会过生日的话,还是想过9月28日的(原来身份证上的日期)。

说明他心里完全后悔认亲了。

我猜他的自杀,可能一半是对于这一切感到羞愤难当,另一半还多少想着这行动能引起更大范围的关注与重视。

——如果他能活下来的话,到时候舆论应该会给他力量而不是责难他。

(八卦博主捋他亲生父母的情形都快疯了)

他的死,不应该惩罚不了任何人。

他父母的错,本来就应该被追究的。

网络蛆们估计很难追责,现在就想看到他的亲生父母会怎么样。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02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