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解读

自述:娶了个貌美如花的老婆后,我怀疑自己被骗婚了

以下内容来自粉丝自述,经我整理修改后发布:

我叫薛志翔,32岁,人生没啥追求,只想本本分分赚钱,然后娶个老婆,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怎料到,命运却跟我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我出生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从小父亲就扮演着养家糊口的角色,为了赚钱,他经常出差,对我的关心更是很少宣之于口。

我从小的生活便是由母亲照料的,母亲是个非常强势的人,从小到大她都习惯性地安排好关于我的一切,替我决定我的人生。

比如当年我高考落榜,原本我是不想复读的,因为我对自己有认知,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可在母亲的坚持下,还是选择了复读。

第二年,尽管我依旧没能如她期望的那样,可她还是不顾我的意愿,替我填报了外省一所学校的金融保险专业,只因她觉得从事保险有钱途。

可等我毕业后,保险的红利时代早已过去,母亲还是托人给我找了份保险销售的工作,可我天生不是做销售的料,干了没多久,便辞职了。

在家呆了半年后,我才经人介绍,入职了当地的一家物流公司,虽然经常上夜班,工作比较辛苦,工作内容也比较无趣,但我还是挺开心的。

工作的第二年,我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份爱情,她叫晶晶,是我的同事,比起我沉闷的性格,她更加开朗活泼有主见,我们两个经常一起上夜班。

在我眼里,她就像是黑夜里的一团火,微弱却能驱散我的寒冷与孤独。

可能是月老的失误吧,我万万没想到,像她这样的女孩会喜欢上如此无趣的我。

在我鼓起勇气表白后,她脸红地点头,意味着我们正式在一起了。

其实那段时间,母亲已经正在为我物色相亲对象了。

刚开始我以工作忙没有时间为理由,推掉了她给我安排的相亲,可到最后,她却越来越不耐烦,我只好告诉她,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

起初母亲很高兴,还一直让我带她回去,我在得到晶晶的同意后,带她回去见家长了。

为了表示热情,母亲也做了一大桌的菜,整个见面过程,母亲都笑眯眯地给她夹菜,问她各种问题。

母亲的表现让我以为她对晶晶是很满意的,可是当晶晶回去后,母亲却以不容商量的口气,让我跟晶晶分手,理由是晶晶是外地的,这要让人知道我娶了个外地老婆,会被人笑话的。

人生第一次,我违背了母亲的想法,表面上佯装答应,私底下却与晶晶继续来往。

可母亲不是吃素的,没过多久她就知道了我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背着我直接到公司,找到了领导,说晶晶故意缠着我,影响我工作。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直到晶晶含着泪跟我提了分手,我才知道,之后她便火速离职了。

因为这件事,公司的女同事对我唯恐避之不及,生怕自己成了下一个晶晶,而男同事则私下里议论我是个还没断奶的奶娃娃。

在这样的环境下,待了没多久,我也提出了离职。

由于有了工作经验,我很快就找到了第二份工作。

期间,在母亲的强迫下,我被迫接受了相亲,可那些相亲对象,要么觉得我母亲太强势,要么就是觉得我无趣,还有的嫌弃我没车没房……

总之,相亲了两年,我都以失败告终。

母亲也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她一面说着相亲女现实,一面又跟父亲商量后,趁着房价便宜,在镇上首付了一套房子。

付完首付后,我们便被拉入了业主群,心思活络且有社交牛逼症的母亲,很快在业主群里混得风生水起,还跟几个未来的邻居以及楼上楼下的住户,互加了微信。

当时,我们全家都陷于我找不到对象的困扰,而楼下的一个住户称自己有个女儿,也没找到对象,于是她跟母亲一拍即合,我也因此认识了方雪。

方雪是个性格温柔,长相漂亮的女生,我们以房子为话题,没想到聊天意外的投机。

在两家人有意撮合下,没过多久,我们便走在了一起。

之后的过程便如同按下了加速键,期间因为我的爷爷查出了癌症晚期,时日无多,他唯一放不下的心愿便是我还未婚。

在双方家长的要求下,我们很快结婚了。

原计划领证的前几天,方雪突然告诉我,她家户口本丢了,补办的资料没有齐全,没办法跟我去领证。

我想着结婚证就是一张纸,也不是什么大事,婚礼已经算好日子了,不能推辞,所以就在没有领证的情况下办了婚礼。

还记得婚礼的那天,很多亲戚朋友都夸方雪长得漂亮,听到这些话,我内心不可言状出现了骄傲。

而母亲也在我面前不止一次地说到,我能娶到这样漂亮的老婆,她是最大的功臣。

婚后没多久,爷爷就去世了,不过据他们说,因为我已经结婚了,所以爷爷走的很安详,脸上还挂着满意的笑容。

为了表达我要跟方雪好好过日子的真心,婚后我便把工资卡从母亲那拿了回来,上交给了方雪。

不久后,方雪怀孕了,我特别开心,虽然自己的感情中间是有点曲折,可好歹也收获了幸福。

怀孕不久,方雪在没有和我们商量的情况下,辞职了。

方雪的自作主张,让母亲不高兴了好一阵子,碍于她还怀着孩子,倒也没说啥,只是开始专心在家照顾方雪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十个月之后,方雪生下了女儿,看着那个刚出生,身子小小的,皮肤软软的孩子,我差点就喜极而泣了。

也是因为女儿的出生需要上户口,我们这才把结婚证补上了。

然而对女儿的出生,方雪并没有我以为的那样高兴,她变了,没有了之前的温柔体贴,变得霸道且强势,甚至在坐完月子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让我碰她。

我考虑到她可能是刚生了孩子,情绪不稳定,也就没说什么。

女儿出生后,丈母娘就会频繁以看外孙为由来我们家,而且有时候一呆就是好几天,每次走的时候都不忘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向方雪要钱,这些其实我都知道,只是一直没说。

直到某次无意间被母亲知道了,母亲便让我留个心眼,还以房子要装修为借口,从方雪手上要回了我的工资卡。

这件事也赫然成了我们关系破裂的导火索。

女儿断奶后,方雪找了个借口,独自回娘家去了,原本我们都以为她只是普通的回娘家而已,没曾想这一去便没再回来。

期间我们家给她各种打电话,发微信让她回来,谁知道她却狮子大开口,要求我们必须把这套婚前购买的房子卖了,重新买套新的,并且写上她的名字,她才答应回来。

这样的条件,就算我答应,母亲也肯定不会答应的。

方雪一回娘家便是大半年,无论我们家派谁劝说,都无济于事,时间长了,那些知道情况的亲戚便开始议论纷纷。

在最后一次我们家的长辈去方雪家劝说无果后,带回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原来方雪在嫁给我之前,曾经有两段短暂且没领过证的事实婚姻,离婚前跟我目前的状况一模一样。

这些事情,原本我们是完全可以了解清楚的,只不过那会儿着急结婚,便没有对她们家进行详细了解。

而她妈在她家那边的名声也不好,据说平时都不做事,喜欢到处打秋风,靠坑蒙拐骗,贪小便宜为生。

他爸正是看不惯她妈的这种行为,所以才常年不在家。

事情走到这一步,是个傻子都明白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我们摆明了就是被骗婚了,而且看情况,方雪家还是有前科的。

这个真相,不仅对我而言是打击,对于母亲这个亲手撮合我们的人来说,更是无异于平地惊雷。

当我们最后一次上方雪家时,母亲对她们下了最后通牒:要是方雪愿意跟我回去好好过日子,我们家可以不计前嫌,要是再这样执迷不悟,那我们只好以骗婚为由,将她们告到法院。

没想到方雪的妈根本不吃这一套,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咬定自己根本没骗婚,要骗婚怎么可能还会给我生孩子。

还说导致我婚姻破裂,正是因为有她这样的婆婆。

这话差点把母亲气晕了,显然,此次谈话也没成功。

那次之后,母亲铁了心要告方雪母女骗婚,想让她们归还彩礼,以及赔偿精神损失费。

可我还是只想跟方雪和平离婚,好歹夫妻一场,她毕竟还是我女儿的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母亲得知我这个想法后,大骂我是个没用的废物,目前她已经着手咨询律师,真准备将方雪母女告上法院了。

我也因为和方雪的事情,沦为了亲戚中的笑柄。

很多时候,我总在想,明明我只是个普通人,为什么会遭遇这种奇葩的事情。如果当初我硬气点,不跟晶晶分手,或者当他们提出让我和方雪结婚的时候,我提出了反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之所以想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也是想通过花姐的平台,问问大家是什么看法。

难道真是我做错了吗?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29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