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阅读频道
  2. 推荐

这就是你无法一个人过年的原因

“我已经很久没回去看奶奶了。”

同事确定了就地过年,说了这么一句。

我突然意识到,对我们这代人来说,过年的意义,除了休闲假期和长胖十斤。

最常被提起的,就是探望家里的老人。

他们平时很少出现,知道你在外工作忙时间紧,偶尔从父母嘴里打探你的消息;

但每到过年,他们总是既期待又紧张。

会提前确认你的行程,摆出年货等你开门,顺便发现一些你长大的痕迹。

我找来几位就地过年的朋友,问了问他们对于家里的长辈,都有哪些印象深刻的记忆:

姥爷是个文化人,也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

从我有记忆开始,姥爷的耳朵就几乎聋了。

小时候觉得他好笑,我说东他听西,所以我经常对着他耳朵喊,姥爷也从来不跟我生气。

小时候的我最爱围着姥爷转,他以前去日本留过学,还去过苏联。

在我的印象里,他好像什么都会,什么都做得特别好。

爱做饭,会做玩具,也教我们写书法;他有文化,写毛笔字好看,谈吐儒雅。

印象中他常在秋天骑着黑色自行车带我,整个人很瘦削;

刮大风时车子会颤颤巍巍,有点骑不动,我说把我放下来吧,可他从来都不让。

之所以说他温柔,是因为我没见他发过脾气,甚至连大声讲话都很少。

姥姥常半开玩笑地数落他没出息,说其他兄弟前途都好,有当官的有开厂的。

只有姥爷当了教师,没有大富大贵,他耳朵背听不到,或许听到了,但是不愿意回答。

后来姥姥有几年生了病,姥爷带着我去外面捡银杏叶子,给她做枕头。

我记得很清楚,小时候写过一篇作文,我在里面写下:

姥爷是我在这个秋天的最后一片银杏叶。

他去世那年,我没赶得回去,至今想起来都是遗憾。

那年刚好是世博会,我还在上海给他买了藕粉带回去。

可等我到家的时候,姥爷已经不在了。

出殡那天我哭不出来,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经历死亡,我不相信再也听不到他说话了。

到现在,我经常想起他,但几乎没有梦到过他。

我妈说在那边过得幸福的人,是不会托梦给家人的。

@ nuoqi

印象中的奶奶是个小老太太。

那会儿我一放假就爱生病,每年暑假去奶奶家,都在楼下的小诊所输液,那都有我的专属床位。

她会每天送我去学前班,路过一个菜市场早市的时候,里面有鸡鸭鹅,每次我都很害怕,路过就迅速跑过去,奶奶腿脚不好,有时候跟不上。

我经常跑完回头,看她在后面追的样子,很可爱。

而且沿路的摊贩她都认识,下学接我的时候,就一路跟他们聊天;

等卖瓜子花生小零食的出来了,叔叔阿姨就让我随便抓一把吃;

我一路拿,奶奶就一路跟人家说谢谢。

奶奶那时候还在种了很多花花草草。有石榴,无花果,向日葵,韭菜。

结果有一年,冰雹把这些都砸坏了,奶奶还为此哭了两天,想起来就掉眼泪。

她说那些花草树木啊,也是陪伴她的家人,冰雹来了没法救他们,挺心疼的,我虽然小,但也跟着奶奶难过了好一阵。

小时候我爱和爷爷奶奶下五子棋,但年纪小脾气大,下输了就气得直哭。

奶奶就让爷爷偷偷让着我,故意下错。

后来我爸说,一输就哭这个事情不好,当着奶奶的面教育我。

她立马挡在我前面,说孩子这么小,还有几年能任性啊,把我爸怼的说不出话来。

现在我长大了,不再需要她保护了。

每次过完年走,她会趴窗户上看我,爷爷假装下楼抽烟。

奶奶家不再是我的避难所,而是成了记忆里最快乐的地方。

今年我一个人在北京过年,奶奶知道后还天天在家念叨,她担心我。

我也很想她,准备过年给她视频拜年,发红包,让她多看看我。

@seven

过年是个节点,是旧时光的启动按钮。

回家看长辈,是我们这一代人过年的执念。


看到这个影片时,我也被狠狠戳中。

小时候我们和外婆形影不离,长大后,剩下外婆一个人坐在家里。

她担心你,但从不打扰你,她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你,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她可能有点絮叨,爱说以前的故事,说你长大了,但感觉和她不太亲近了。

她啊,只是怕你真的忘了那段独属于你们的快乐回忆。

这几年我每到过年,最惦记了也是家里的老人。

疫情时代悄无声息改变了很多习惯,让回家探望长辈也变得更难。

但看完这支视频的那一刻,我好像有些释怀了:

他们始终是爱我们的,无论我们过年是否回去。

带着同样的心情,哪怕就地过年,也一样是一种团聚。

想起即将大年三十,白天发红包给外婆,晚上和奶奶视频唠唠嗑。

只要提起过去,仿佛回到了老家那张有点破旧的小饭桌:

全家热热闹闹捋着春晚的流程,你跟在外婆旁边看她说最期待的节目。

年夜饭蒸腾出的水汽熏花了眼睛,电视里准时响起了《难忘今宵》。

你想到了这一切,时间就永远停在了这一刻。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31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