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艺频道
  2. 书单

读书 | 热播剧《开端》同名原著小说:一本普通人「一日困」的自救指南

《开端》

祈祷君著

青岛出版社

李诗情坐上了一辆公交车,原以为会与往常一般到达目的地,却没想到踏上了一段无限循环的“死亡之旅”……但被她意外拉入“循环”的肖鹤云却说:“像我们这样连死几十次都没有放弃希望的人,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呢?毕竟……没有什么事比从容赴死更难的了啊。”

正午阳光出品,白敬亭、赵今麦主演热播剧同名原著小说,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晋江文学城金榜常驻作者祈祷君首部力作。

>>精彩试读

楔子

第三次“出事”时,李诗情才真正发现事情的不对劲。

不是她疯了,就是有什么奇怪且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了。

虽然内心十分恐惧,但李诗情很肯定自己没有疯。

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大学生,父母双全、家庭和美。她性格开朗,有三五知交好友,感情上既没有谈恋爱受到打击,也没有在学校里被歧视。她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光明,是决计没有发疯的可能的。

但如果再这么“出事”下去,她难保不会疯。

第一章

第一次出事时,李诗情其实以为自己在做梦。

没办法怪她这么想,谁叫她的目的地是这趟公交车的终点站,这条公交线的总时长接近一个小时,每次还没到终点站,她就会迷迷糊糊地睡着。

反正到了终点站,已经与她熟悉的司机大叔也会喊她一声。

结果这回司机还没叫她,倒是谁的手机铃声先将她吵醒。

当被重复播放的《卡农》吵醒时,李诗情还有点烦躁。下午一两点钟正是人最昏昏欲睡的时候,她好不容易能打一会儿瞌睡,还被人吵醒了。

可惜她这点怨气没能维持太久,就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冲散了。

她醒来后发生的一切来得太快,就像坐过山车时闭着眼睛体验到的那种惊骇。

从小到大,李诗情都没有经历过“车祸”这么个玩意儿,所以当她的头被巨大的惯性带着重重地撞向前面的座椅靠背时,她甚至没反应过来是出“车祸”了。

头疼欲裂加上强烈的呕吐感让她无法思考,伴随着车上乘客的尖叫声,她就这么晕了过去。

大概是第一次“出事”的过程太快,所以当李诗情“再醒来”时,只有刚刚从噩梦中惊醒的那种惊悸感,恍惚到没办法相信它是真的。

李诗情掐了掐自己,疼,没有做梦。

她又摸了摸头,好好的,没有肿,也没有破。

她朝窗外看去,车子也好好地行驶在既定的路线上,刚刚上了跨江大桥,即将抵达终点站,一切都很正常。

然而,当她拍着自己的胸口暗自庆幸“幸亏是梦”时,那该死的手机铃声又响了!

熟悉的《卡农》铃声在车厢里突然响起时,李诗情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

她听到后面有乘客好心询问“小姑娘怎么了”,也感受到了几道异样的目光扫向她,带着点狐疑,带点戒备。

这原本是件很让人恼火的事情,但李诗情什么都顾不上了。

她的脑子里只反复闪着不好的预感:

——难道要出事?难道真要出事?难道我不是在做梦?

那道手机铃声从头到尾就没响多久?对她来说,这就像一个符号,一下子把她拉进了某个噩梦里。

接着,噩梦就真的再一次降临了。

一直匀速开着的公交车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车里的乘客们纷纷尖叫了起来,好几个人没有坐稳,被甩下了座位,或是像她刚才做的“噩梦”里那样,头撞上前排的座椅。

正站立着的李诗情也不例外,急转弯的瞬间,她往后仰倒,两只手无意识地在前方挥舞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在李诗情就要栽倒时,她仿佛看见旁边出现了一只胳膊,艰难地向她伸过来。

她的本能让她想拉住那只手、紧紧地攥住它,却只能看到自己的手臂在半空划了个无力的弧线……

然后就是后脑勺重重着地的剧痛感。

第三次“醒来”时,李诗情茫然地环顾四周。

她所在的这个城市,是一个被江水分隔成两部分的城市。她所读的大学在一座江心洲上,无论去哪里都要通过跨江大桥。这条公交线正是一条过江路线,终点站通向老城区。

这条公交路线沿途有好几所高校,她上车的时候人还蛮多的,可等她醒过来时车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很空旷。

从车窗外的风景来看,车还没上桥。

因为这条公交线路程长停站少,大部分人选择和她一样,上车找个位置坐下就沉沉地睡了,只有寥寥几人醒着。

现在这辆公交车里,安静得犹如学校的图书馆一样。

但她的“噩梦”告诉她,等到手机铃声响起,这些人就会被惊醒,然后……

——车子会出事。

意识到车子会出事,大概是某种应激反应,李诗情在“噩梦”里受过伤的前额和后脑勺突然剧烈地疼痛了起来。

她惨叫一声抱住了头。

“你没事吧?”

坐在她身边的肖鹤云担心地问。

疼痛像潮水般一阵阵向她涌来,又一阵阵退去,最后一切恢复如常,仿佛刚刚的疼痛也只是一场梦。

在她身边坐着的肖鹤云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似乎很紧张,反复在确认自己旁边的女孩怎么了,需不需要叫救护车。

救护车?

对了!虽然这车会出事,但她可以提醒别人啊!

被肖鹤云提醒,李诗情意识到事情应该还有转机。

根本不需要犹豫,她立刻跳起来冲着司机吆喝:“司机大叔,我身体不舒服,快停车!”

她经常坐这路公交车,跑这条线的司机大叔对她来说是个“熟面孔”。

司机是个很面善的人,性格也很好,从来没在车里对人发过脾气。平时她上车时,偶尔也会和大叔聊聊天。

如果自己突发疾病,大叔应该会马上让她下车求医吧?

“这里不行,没有站台,一停车后面容易撞上。”

司机大叔回了下头,大概是见李诗情还能好好站起来,回应道:“我开快点,尽快到下一站啊!”

“停车,快点停车!”

李诗情已经顾不上多解释,一口气冲到车门边,使劲地拍着后车门。

“小姑娘干什么?”

“怎么好好的突然这么激动?神经病吧?”

车里的人用别人听得到的声音“窃窃私语”着。

果不其然,听到乘客们的牢骚,司机大叔犹豫了。

“你现在看起来不太好……”

“不停车,让我一个人下车行吧?求你了,大叔!”

开什么玩笑?李诗情刚刚朝外看了一眼,都过沿江中路了,等会儿就上跨江大桥了,之前两次都是在桥上出的事,谁知道到桥上会发生什么?

等上了桥,命都没了!

“你怎么回事啊?说了现在不能停车!”

司机的声音中带着点不高兴。

“必须停车啊,大叔,这辆车子会出事的!”

李诗情急得都哭出来了。

“小姑娘,你瞎说什么?”

司机吃了一惊。

“真的,大叔,这辆车……”

就在李诗情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夺眶而出的时候,可怕的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

李诗情看见自己的手抖得犹如筛面粉的筛子,连车门的扶手都抓不住。

“司机师傅,别回头,小心看车!哎!”

坐在李诗情旁边的肖鹤云突然瞪大了眼睛,拼命地叫了起来。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像是一幅复现蒙太奇,李诗情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自己又被重重地抛了出去……

一阵失重感过后,前额一痛,她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再怎么粗线条的人,连续遭遇三次一模一样的“噩梦”,都不会觉得这是个“意外”,尤其是这“噩梦”这么可怕的时候。

所以当李诗情第四次醒来,察觉这可能不是个梦以后,就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让这辆车停下。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文汇,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38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