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聚频道
  2. 旅游

普吉岛,很少扮演它自己

去过普吉岛的人,大概都不会有出国的感觉。在泰国普吉岛,广告牌上标注的中文,很可能比泰文还显眼。很多LED广告牌用的是英文,而非泰文。连当地赫赫有名的歌舞秀,都定制了《茉莉花》民歌专场。

理由显而易见,2017年,据Statista统计,27%的泰国游客都来自中国,共980万人左右。而据《亚太旅游研究杂志》的报告,西方游客中最多的是俄罗斯人,其次是英国人。

2021年7月19 日,泰国普吉岛,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这里到处是空旷的街道。(图 / 视觉中国)

中国人与欧洲人,一直是普吉岛最重要的“金主”。他们分别代表普吉岛繁华的两面——一面是海滩、日光浴,满足了中产的幻想;另一面是免税店,不断刺激着购买欲。普吉岛游客的购买清单上,还有重要的一项,那就是房产——除了度假、投资,普吉岛也一直是跨国养老的圣地。

除了服务人员,当地人在普吉岛的存在感非常低。普吉岛像一座彻头彻尾的外来人的岛,刻意隐藏个性,好让自己便于贴上各种标签。疫情之下,普吉岛似乎被迫撕下了标签。在网友近期上传的视频中,整个普吉岛,似乎只剩下一两个人与空旷的大海,重新退回成一个小渔村。

普吉岛,中产的浪漫幻想

毫无疑问,普吉岛是浪漫的,是存在于幻想里的浪漫。

普吉岛是浪漫的,是存在于幻想里的浪漫。

在泰剧中,普吉岛常沦为浪漫的背景板。风头正猛的泰剧《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让万千少女心心念念地想着普吉岛的黄昏。

普吉岛,也常上演一些浪漫逸事。2019年,近40万名游客奔赴泰国。相当多的男性游客也是为了浪漫而来。在泰国,找一个“假期情人”,是很常见的做法。泰国当地女孩也乐意用这样的方式,认识梦寐以求的外国男性。

2019年的春节,我们一行六人如愿抵达普吉岛,脱去厚重的行头、换上沙滩裙,脱去鞋子、换上夹板拖鞋。

若仅为浪漫而来,你或许会对普吉岛的基础设施大失所望。当时,整个岛上没什么红绿灯,也几乎看不到交警,连一辆按时发车的公交车都没有。白天大部分的短途出行,我们都靠腿。谷歌地图时常不奏效,很多小路都是我们走出来的。天色一黑,我们就坐“突突车”,没有挡风玻璃,没有头盔,迎面感受普吉岛的风。泰拳一条街,在普吉岛一条毫不起眼的路上,招牌、陈设都相对简陋。街头停着一辆小救护车,据说使用率非常高。

与其他小渔村不一样,普吉岛最耐人寻味的,是中国人与欧美人保持着彼此观望又安全的距离。

夜晚,街上时不时飙来几辆飞速行驶的摩托车,车上的音乐声震天响。摩托车上很可能坐着几个爱对我们一群姑娘吹口哨的欧美小伙。

芭东海滩是普吉岛最上镜的海滩,也是欧洲女孩们的秀场。一个标准海滩女郎的装扮元素包括比基尼、赤脚、一张垫子、一副墨镜、一本书。大长腿、小麦肤、帅男友、傲人的身体曲线,以及跳伞、游艇等海上运动,都是她们在海滩秀场比拼的筹码。但海滩的细沙掺杂着又尖又硬的石子,赤脚的欧洲女孩,很可能会在沙滩上留下一排血印,作为她们优雅的代价。

在普吉岛,你可以享受异域的新鲜感,又不至于感到陌生、孤立——毕竟,这里随时随地都能撞见亚洲面孔。

外来人大多从其他城市赶来,在这座小岛像候鸟般待上一周或更长的时间,尽情享受“脱缰”的快感。不过,泰国道路安全委员会2020年的数据显示,普吉岛全岛交通事故共计10715起、死亡62人,而普吉岛常驻人口也就40多万人。随着下半年防疫政策放松,更多游客涌入普吉岛,当地的交通安全问题将更加突出。居高不下的交通事故频次,也算是普吉岛为“自由自在”付出的沉重代价。

为什么中国人爱在泰国花钱?

1元人民币,可兑换4泰铢左右。

汇率差,常会让我们失去理性、产生错觉。出门觅食,每当把泰铢换算成人民币时,就有一种不吃饱没天理的感觉。这种毫不节制,让我们每天保持四五顿的觅食频次,夜宵经常吃上两顿,果饮一天都可以续上四五杯

2021年 11月1日,一名旅客在普吉岛国际机场。疫情时期,机场同样空荡荡。 (图 / 视觉中国)

免税店,是中国人的主战场。当地免税店也投其所好——往返免税店的车免费接送,店内大堂的餐食也免费,且做得毫不凑合。一踏入免税店,很多奢侈品店门口都简单粗暴地打上硕大的标识:“sale、sale、sale!”(打折、打折、打折!)

中国游客有多能花钱呢?

疫情前,泰国旅游局估计,中国游客平均每天花费6400泰铢(约合人民币1200元)。2018年,泰国最大免税店King Power International Group全球营业额为2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94亿元),据《精日传媒》报道,其中一半营业额是由中国消费者撑起来的。

中国人,也是最爱在泰国买房的人群之一。同行的“富婆”说起,她身边有朋友从中国一线城市搬去普吉岛,理由是维持原消费水平,可享受当地国际学校的顶尖教育、便宜的海景房等。当地知名的国际学校,与欧美教育接轨,但花销又没有欧美那么高——普吉岛又赢在“性价比”上。

疫情前,泰国旅游局估计,中国游客平均每天花费6400泰铢(约合人民币1200元)。/图·pexels

只不过,普吉岛的高性价比,对标的只是中国一线城市。在普吉岛吃一顿,可能比中国二线城市还贵。在普吉岛免税店买的护肤品,很可能还没机场免税店便宜。2020年,房地产咨询公司Knight Frank的调查数据显示,普吉岛的海景公寓平均售价约为每平米192758泰铢(约合人民币3.6万元),也跟中国二线城市房价差不多。

在普吉岛,我们丝毫不会觉得自己是“闯入别人的领地”。当地人的存在感非常低,几乎沦为游客的背景板。而中国人,是被特殊优待的一群人。

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光顾一家泰式按摩店。我的按摩师,是一位40岁上下的女性,特别爱笑。得知我们是中国人后,她第一时间用中文跟我打招呼,还用不多的几个英文单词夸我漂亮、肤白、腰细等。被人夸赞,在当地是常有的事。那种热情,不是谄媚、敷衍,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

在普吉岛,我们丝毫不会觉得自己是“闯入别人的领地”。/图·pexels

泰国贫富差距很大,但民风却出乎意料地纯朴。在普吉岛,很少看到房子会装防盗门,家家门上都挂着一把普通的锁。手机落在摩托车上,隔一小时去看还在。盗窃、宰客等出国游的“尴尬”,我们在普吉岛都没遇到过。

我想,这跟泰国人的宗教信仰有很大关系。

他们大多信奉泰国佛教,查龙寺是当地最负盛名的佛教寺院之一。那是一大片建筑群,配色非常明亮、大胆——亮红色、明黄色、亮紫色等,与当地毫不起眼的灰色民居形成鲜明对比。赤脚踏入查龙寺内部,你才会发现墙上诙谐的壁画。这些壁画人物形象奔放,故事浅显、接地气。

泰国佛教,并非一味强调禁欲苦行,而是包容七情六欲。一般来说,泰国男子都会在年满20岁或婚前出家一次,还俗之后就可正常结婚生子。

宗教信仰,也赋予这个国家一些神秘感。泰国人相信鬼怪的存在,在夜间的普吉幻多奇乐园(Phuket FantaSea)——当地的“迪士尼游乐园”,时不时就会撞见一个稀奇古怪的“鬼怪”。

繁华洗刷一地,只留似梦非梦的虚幻经历

夜晚的普吉岛,中国人大多为猎奇买单。

夜晚的普吉岛,中国人大多为猎奇买单。/图·pexels

一到夜晚,普吉岛就充斥着各种名头的表演秀,几乎都与猎奇有关。名头最大的,是西蒙“人妖”秀——“人妖”是一个“污名化”的词,指的是跨性别者(即“Transgender”)。但“污名化”也激发了人们的猎奇心,西蒙秀几乎是每一位初来普吉岛游客的必经打卡地。

而到了12月,即便不是普吉岛的雨季,能不能出海活动,也完全看天。只要天气阴沉,第二天就可能出不了海,海滩活动也要受限。

当地人对天气的变化非常敏感:看看天、看看海、感受海面的风,等等,就能预知未来天气如何。特别是到了普吉岛的雨季,一天之间,天气往往变化多端。普吉岛2018年的那场沉船事故,就发生在普吉岛的雨季,返程时海面天气突然逆转。当地开餐馆的中国老板跟我们聊天,谈到那次事故之后,普吉岛的中国游客少了很多。

到了12月,即便不是普吉岛的雨季,能不能出海活动,也完全看天。/图·pexels

幸运的是,我们的两次出海都是好天气。出海当天,我们天没亮就得出发,一天跑三四个岛。从普吉岛出发去另一个岛,常常要在碧蓝色的海上“漂”一两个小时。我们一行人坐在快艇上,螺旋桨的声音很大,身后都是螺旋桨溅起的水花,你几乎干不了任何别的事,只能坐在船上发呆。这大概就是当地渔民的日常。

快艇上的那位船长,皮肤黝黑,身材健硕,沉默寡言。我望着船长的背影,猜想他应该开了十几年的船。疫情没暴发前,开一天船能赚一两千泰铢(约合人民币200—400元),并不多。同行的几位水手,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但一下水就像个身经百战的战士。

途经第一个潜水点,水手就主动带头“浮潜”。那也是我第一次尝试潜水,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一个连游泳都不会的人,居然敢跳进大海。第一次跳入,我戴不惯面罩,呼吸有点困难、大脑晕眩。但很快,水手用身子灵巧地牵引着我,我的眼前、上半身、脚旁,开始出现礁石、海草以及各种各样的鱼水手的身影也像一条鱼,踩着一对脚蹼,全身无呼吸面罩、无救生衣,就这么光秃秃地在海里游。

2021年10月25日,人们在普吉岛海边冲浪。(图 / 视觉中国)

疫情暴发前,同行的朋友Yana几乎每年都会约朋友去潜水,她称之为“一年一晒黑”。她们通常直接找一个潜水店,哪儿都不去,每天就泡在不同的潜水点。我问过她为什么这么迷恋潜水,她回答:“只有在海里,你才会意识到海底的世界比陆地宽阔得多。”一查还真是——以大地水准面为基准,海陆的面积比是2.5: 1。

在普吉岛的最后一天,下起了雨。再次经过那片热闹的芭东海滩,整个海滩空无一人。这种天气,出海行也只得泡汤。那场雨下得太大,大到将普吉岛的浪漫与繁华洗刷一地,只留给我一个似梦非梦的虚幻经历。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新周刊,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43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