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阅读频道
  2. 乐趣

过年如何不被爸妈嫌弃,别怪我没教你

本文由【哔哩哔哩】授权转载

不论是和家人团聚,还是三五好友一聚,除夕夜总少不了一顿充满仪式感的年夜饭。
过年倒计时三天,不少网友临时抱佛脚,来B站和美食UP主们偷师。
其中,看UP主@曼食慢语 做年夜饭,成了很多B站网友的春节保留节目。
‍‍‍‍‍

‍‍‍‍‍

从2016年开始,她每年都将自己准备年夜饭的全过程做成视频,时长堪比一场电影。
比较特别的是,今年的年夜饭菜单,是由网友投票决定的。
视频发布后,不仅引来70万网友围观学习,美食区UP主也闻讯而来,把她的评论区变成大型团建现场。
为了实现网友的愿望,@曼食慢语 在菜市场挑选的第一样食材,是一只走地鸡。
每年的家宴都少不了一只鸡,而这只鸡在年夜饭上即将贡献三道菜——凉菜口水鸡,八珍豆腐,和花胶鸡汤。
她先是切下一块完整的鸡胸,切成小丁,再加调料腌制。
最后,把鸡丁炒熟,和其他七样食材一起,烩成一锅八珍豆腐。
没有胸的整鸡,就可以下锅煲汤了。
想要让鸡肉保持嫩滑,一个秘诀是, 当鸡汤冒着小泡泡的时候,把火转到最小,用将沸未沸的水温把鸡浸熟。
等鸡肉煮熟后,把整只鸡放在有冰块的冷水中冷却,还能防止鸡肉变老,让鸡皮更脆。
取出鸡肉最精华的部分,用手撕成小块,再淋上调好的酱汁,就是一盘让人直流口水的口水鸡。
而剩下的鸡架就和边角料一起,还得和汤继续熬一会。
鸡汤集精华于一锅,不过,想要做出老火靓汤,还要再加上泡好的鲍鱼和花胶。
UP主 把飘着鸡油的汤,分别盛放到小盅里,和其他食材一起隔水蒸熟。
这时候,鸡汤的香气仿佛隔着屏幕飘了出来。
被诱惑了的网友在弹幕里排起了队,希望能给自己领上一份。
@曼食慢语 还复刻了很多平常在餐馆里才能吃到的菜,比如色泽金黄的避风塘炒蟹。
在做炒蟹前,需要对螃蟹做很多次处理。
当UP主提醒大家,记得把蟹壳中多余的嘴去掉,网友很快领会了其中的精神:不要多嘴。
螃蟹下锅炸前,要裹上一圈淀粉,蟹盖也要撒上粉,把蟹黄封在里面。
UP主拍拍蟹盖抖掉多余的粉,懂化妆的网友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在给它定妆呢。
虽然这期视频时长超过1小时,但弹幕从没冷清过。
一个人挑战了一桌年夜饭,UP主稳中有序,同时开着三个炉灶也丝毫不慌,还贴心地准备了饮料和甜品。
不过,在卧虎藏龙的美食区,许多UP主虽然没有大摆筵席,但也没有放弃对年菜的挑战。
UP主@日食记 的年夜饭可以说是“用力最猛”的一餐。
这桌菜号称吃肉不见肉,各种肉类食材统统隐身,不仅考验了刀工技术,还考验了厨师的体力。
比如,做手打牛肉丸时,需要用厚重的铁锏捶打整块牛肉,这样才能让肉丸更Q弹。
3个小时后,牛肉终于变成细腻的肉泥,UP主不禁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而在做肉燕时,他又换了一个圆柱形的工具,继续对着肉敲敲打打。

接着,再把肉泥和进面里,擀成像纸一样薄的馄饨皮。
因为做法特殊,肉燕的皮口感很特别。
看了做燕皮的详细步骤,有的网友回忆想起自己吃肉燕的无知经历。
而另一位UP主,一直勇于挑战的@绵羊料理 ,则选择复刻一道广西名菜,荔茸香酥鸭。
因为鸭皮是金黄色的,芋头是白色的,寓意包金包银、财源广进。
它原本是年夜饭的首选菜肴之一,却因工序复杂,几近失传。
为了让这道菜重回年夜饭桌,绵羊又开始了她的研究。
想要做好荔茸香酥鸭,其中一个难题是如何把芋泥炸成好看的起酥。
经过反复试验,绵羊终于在严格控制油温的条件下,炸出了最完美的酥皮。
一口咬下去,既有酥脆的口感,又能吃到芋头的绵软和鸭肉的鲜咸。
不过,除了高阶菜谱,也有很多日常就吃到的家常菜。
有的菜不仅简单易学,还讲究一个吉利。
虎年到了,UP主@美食作家王刚R 拿出看家绝活,教大家做虎皮红烧肉、鸡爪、鸡蛋、青椒这四样“虎系菜”。
虎皮菜的精髓在于炸。
王刚提醒大家一定要舍得油,不舍得油换不来虎皮。
这时候,认真听课的网友还发现了老师操作的亮点。
原来,强如王刚也要用锅盖挡油。
在B站,你甚至可以凑齐一桌全国美食地图。
不少来自天南地北的UP主们准备了当地特色的家常菜,让大家尝到家乡的味道。
专做东北菜的UP主@老东北美食 分享了最亲民的坛肉做法,香浓的汤汁配米饭,能吃三大碗。
山东UP主@师父和我做鲁菜 放出了传统鲁菜黄焖栗子鸡的做法,让大家不点外卖也能吃到这道家常菜。
北方人有拿手好菜,南方人也不差。
UP主@容意的好食光 做了一道经典湘菜金钱蛋,寓意财源滚滚,特别适合过年上桌。
广东UP主@小喵粑粑 端出了一桌正宗的客家菜年夜饭。看似普通的猪骨菜干汤,却是客家人从小喝到大的味道。
把菜谱发给妈妈,就可以享受饭来张口的幸福。
但这对于在异乡过年的网友们,却是最难实现的一件事。
这时,想吃到家乡的味道,必须亲自动手。
在英国留学的UP主@假美食po主 (浪浪),就十分想念国内爆汁流油的烤鸭。
浪浪的爸爸之前是做烤鸭的师傅,于是,她首先向爸爸发起了求助。
由于没有专业的设备,日常翻车的浪浪,做起烤鸭来更是一波三折。
没有吹气工具,她就用打气筒充气。
虽然鸭子一直漏气,但浪浪觉得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家里没有风炉风干鸭子,她直接用吹风机手动吹干。
一种神秘的东方仪式
忙活了两天,打开烤箱的那一刻,烤鸭不仅上色不均匀,拿出来的时候还疑似在滴血。
但浪浪和往常一样会“魔法”,不论过程中多么离谱,做出来的成品总是意外地还不错。
她吃到第一片烤鸭后,好吃得说不出话,接着又拿了一片放到嘴里。
“我感觉就是烤鸭店的味道啊!”
烤鸭的外皮没有那么脆,也没有买到正宗北京烤鸭的面皮。
但吃到了熟悉的味道,浪浪还是一脸满足。
而这些熟悉的味道背后,也有我们牵挂的家。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新周刊,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71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