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你在北方拍雪,我在南方滑雪

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赛在即,在冬奥热度持续攀升的当下,我们很难想象,十多年前,滑雪重度发烧友希森在网上根本买不到一件专业的单板滑雪服;主营造雪技术研究与开发的铭星冰雪,找合作谈生意时提到“造雪机”,对方第一反应是“造人血的机器”;山体海拔4000多米的鹧鸪山,尽管有良好的天然雪资源,但受制于硬件技术条件等原因,建雪场的计划最终无疾而终。

这一切都被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一句“BEIJING”所改变。

2015年7月,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举办权。/视频截图

2015年7月,北京携手张家口成功获得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举办权。曾经不为人所知的冰雪项目,由此走向大众。

现如今,在下雪都是件稀罕事的南方,滑雪正成为一件寻常事。

“还是低估了冬奥会的影响”

筹办2022年冬奥会时,北京在向国际奥委会提交的《申办报告》中许下承诺: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可以带动3亿人参与到冰雪运动中。

3亿在当时的希森看来是个极其遥不可及的数字,“但目标可以完成”。雪龄超15年的希森,目前是位专业的滑雪教练。据他估计,十多年前,全国仅单板滑雪的参与人数仅为几万人。

当时滑雪圈子有多小,用他的话来说,“雪圈顶级玩家们互相都认识”。

十多年前,在网上甚至找不到一件专业的单板滑雪服。/视觉中国

权威数据显示,2000年,全国滑雪人次仅为30万,滑雪场总数只有50家。

当时的滑雪场建设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天然雪等自然条件,“现在买造雪设备,进口一些造雪管网,当时根本看不到”,四川鹧鸪山自然公园的负责人罗丹告诉新周刊记者。在国内大部分地区,天然雪资源供给并不稳定,雪期较短会对后续运营带来很大压力,种种原因使得很多滑雪场的建造工程往往无疾而终。

从2004开始研究造雪设备技术的李子欣,当年日子同样并不好过。制冷相关专业毕业的李子欣在某次调研中发现我国在室内造雪技术领域几乎空白,便下海创业,成立了一家主营国内造雪技术和装备的公司“铭星冰雪”。

至今回忆起来,李子欣觉得创业前三年是最艰难的时间,“你还要跟人家普及冰雪、滑雪的概念”。记得创业初期,找合作谈生意的时候,李子欣谈及“造雪机”时,对方第一反应是“造人血的机器”。

现如今,“3亿人上冰雪”的目标已超额完成,全国滑雪场数量增长至近800家。

近年来,中国滑雪场数量及滑雪人次变化情况。/《2020 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管理运动中心正式发布的《“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统计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0月,全国居民冰雪运动参与人数为3.46亿人,参与率为24.56%,已实现了3亿人上冰雪的目标。

《2020 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20年共有715家雪场处于营业状态,其中并不包括63家因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暂未对外营业的雪场。

2015年7月31日,当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打开信封,念出“BEIJING”时,一片雪花落在神州大地之上。

作为从业者的罗丹深感国家对冰雪行业的认可,“滑雪可以像足球、篮球一样,成为一项广为人知的项目”。

周末与好友约一场滑雪,正成为年轻人生活新风尚。/图虫创意

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以及“冰雪进校园”“北冰南展西扩东进”等相关政策助推之下,冰雪运动从小众走向了大众。

每秒钟,全国共有600多台来自“铭星冰雪”的室内造雪机同时在运作,而国际市场的头部玩家也仅能做到100多台的水平。

珠玉在前,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如何带动大众体育蓬勃发展,大家有目共睹。业内完全有理由相信,一届冬奥会能为国内冰雪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站在现在的时间点,罗丹还是低估了一届冬奥会的力量,“没想到,冰雪会在南方如此扎根”。

在南方,滑雪正成为一件寻常事

罗丹所管理的四川理县鹧鸪山滑雪场,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理县与马尔康县交界处,海拔3000-4000米左右,是四川雪期最长的一家雪场。距离成都270公里,驶出317国道5公里便能到达雪场。

尽管雪场条件优渥、交通便捷,但在2016年年底营业前,罗丹曾担心过人流量问题。但事实证明,她有些多虑了。

四川理县鹧鸪山滑雪场。/受访者提供

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客流量达到24万人次。2021年从11月20日开园,截至目前已经接近6万人次,同期增长近40%。

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在下雪都是件稀罕事的南方,滑雪正成为一件寻常事。

《报告》数据显示,南北方冰雪运动参与人数差距并不悬殊,北方地区冰雪运动参与人数为1.86亿人,南方地区参与人数为1.61亿人。

在下雪都是件稀罕事的南方,滑雪正成为一件寻常事。/@新浪体育

一直在东北做滑雪教练的希森,在2020年决定南下广州教滑雪。这是因为,在2019年一家可以同时接待3000名游客、迄今为止华南最大的室内滑雪场“广州融创雪世界”正式开门营业。

希森感受到的信号很明显——“南方的学员变多了”。闲暇之余,希森通过自媒体平台发布滑雪技术的干货分享。越来越多的滑雪小白通过社交平台上的内容关注希森,并成为其学员。据悉,社交平台获客约占新客的60%。

参与广州融创项目开发建设的李子欣,在新周刊的采访中表示,他收到的信号是,南方客户越来越多。2015年,铭星冰雪将业务开拓到三亚,建设了占地面积约5000平方米的冰雪世界。

南方市场参与度提升的另一个体现是,家长愿意将孩子送到雪场上。

“现在一放假,家长第一反应是带孩子去滑雪”,罗丹通过对器材租赁情况,以及美团等平台数据分析后发现,节假日期间,儿童雪具的租赁比例远远高于成人。

对充满童心的孩子而言,他们对雪、雪具、滑雪是有很强的探索性。/视觉中国

在“冰雪进校园”活动中,小学生们问罗丹团队最多的问题便是,滑雪是什么样子的?罗丹表示,南方孩子对雪有很高的可盼度,特别是成都的孩子,他们可能都没有见过雪。对充满童心的孩子而言,他们对雪、雪具、滑雪是有很强的探索性。

大众冰雪运动的参与度有目共睹,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在朋友圈晒起了滑雪的美图,讨论着滑雪相关的话题……

在罗丹看来,南方冰雪运动发展不止于此。群众性冰雪运动打破地域限制之后,带动了专业竞技水平的提升。

每当国内冬季项目运动员接受采访,网友都会调侃“东北话怕不是成了冬奥会官方语言之一吧”,这同时也反映了我国冬季项目专业竞技水平发展现状。

当看到四川师范大学、成都体育学院等高校纷纷开设旱雪教学、研发滑雪专业课程,并组建专业队伍时,罗丹始料未及,“这说明(冬奥会)影响力还是很深的”。

南方雪场如何建

让更多人参与到冰雪运动中

多数南方人没有体验过滑雪,如何让更多人参与到滑雪运动中来?

罗丹告诉新周刊记者,目前,南北方滑雪场在功能区设计上存在较大区别。北方市场更偏向发烧友市场,雪场设计更专业。南方市场以家庭游体验为主,雪场设计上在兼顾专业的同时,也会注重体验式。

以四川理县鹧鸪山滑雪场为例,专业滑雪道共分为初级道、中级道、练习道和单板道,最长的雪道约为1.66 公里。针对滑雪游客,鹧鸪山滑雪场每天上午提供半个小时的免费教学,以此让游客了解基本知识和滑雪基本动作。1.4米以下儿童,提前预约可获得免费1个小时的教学时间。

针对不滑雪的游客,鹧鸪山滑雪场特意设置了彩色雪小木屋等六个网红打卡点以及雪地飞碟、雪地坦克、雪地摩托车等八个娱乐项目。据罗丹介绍,雪场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家能制造彩色雪的雪场,“这是我们2016-2019年最火的亮点。”

针对不滑雪游客,南方雪场增设娱乐向的功能区。/受访者提供

在为不同地区提供室内雪场设计建设时,李子欣会根据当地市场来制定雪场规模以及具体的功能区细节。

提到广州融创项目时,李子欣提到,当时设计建造高级道时,还担心广州滑雪爱好者大部分集中在初级雪道蹒跚学步,高级道会无人问津。但开业之后各项数据表明,这种担忧大可不必,“(高级道)弄完上头全是人”。

“这说明啥,大家接受能力特别强。”李子欣表示,南方市场只是缺少一次接触冰雪的机会。当曾经制约大众参与冰雪运动的场馆匮乏问题得到解决之后,冰雪运动或许并没有明显的南北方差异。

希森同时拥有南北方两个地区的教学经验,在他的课表里同样不存在南北方不同版本的课程。据悉,目前国内课程体系均引入国外课程体系,南北方两个地区的学员从零开始,积累公里数,循序渐进进阶学习。

借助冬奥会的浪潮,冰雪运动得到大力普及的同时,关于冰雪运动的消费升级也在悄然发生。

李子欣告诉新周刊记者,随着冰雪运动不断深入,雪场建设的产品形态适时地迭代升级。例如,最开始只建设雪道,运营后发现这样设计会抬高一部分游客接触冰雪运动的门槛。而后增加了戏雪区等娱乐向的功能区,现在慢慢开始追求场馆的“成图率”,拍照好看。

几年前,希森在杭州见过一个令他无比嫌弃的滑雪场:“雪道坡度特别缓,根本滑不起来,只适合娱雪的游客们,没有滑雪体验感。”

“那这种雪场是否会被市场逐渐淘汰?”新周刊记者反问道。

希森并不赞同这个观点,他表示,每个雪场有其受众和定位,上述提到的雪场主要针对看雪的游客,“需求不一样,(雪场)有肯定比没有强。”

北京冬奥会系列:

① 2008-2022,全民健身这14年

② 最潮的健身方式,00后看完直呼内行

③ 中国滑雪性价比最高的小城,今年爆了

④ 撞款校服的运动装:国潮美学yyds!

统筹:恺哥

撰文:那子

设计:hana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新周刊,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75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