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聚频道
  2. 生活

在网红城市过年,没有人敢喊无聊

你今年在哪里过年?/视觉中国

平时放假,我们总爱去网红城市,但往往是只住几天、尝尝被改良得口味全国化的“当地美食”、逛逛“游客必去景点”,就算感受过这个城市了——

实际上,感受到的全是网红氛围。

提起重庆,你想到了什么?穿墙而过的轻轨、被称为《千与千寻》现实版景象的洪崖洞。长沙呢?每天上千人排队的文和友、催生“跨城代购”话题的茶颜悦色。上海呢?有令人向往的海派文化和满大街的小洋楼。深圳,则是曾经撼动电器市场的华强北。

我们对网红城市的了解,局限于几个标签之间,甚少深入了解其风土人情。

这里无意指责“走马观花”现象,大家的假期都不多,谁又能在同一座城市住上小半年呢?只是可惜了那些藏在网红刻板印象之下、值得被回味的城市文化。

恰逢春节,“大城市没有年味”的话题又被拎出来讨论。借此机会,新周刊App和几位网红城市土著/留在网红城市过年的年轻人聊了聊——

网红城市的过年方式,也这么“网红”吗?当游客都回自己老家过年时,不再熙熙攘攘的网红城市,又是什么样的?

在?看看网红城市有哪些特别的过年仪式吧!/《二十不惑》

上海:冷盘、抢头香与“迪士尼派对”

@乔艾斯

连续多年耳边没有响起鞭炮声,乔艾斯觉得上海的年味越发淡了。

小学、初中的时候,每逢大年初五,乔艾斯的长辈们便会聚在一起放鞭炮,这是迎财神的特别仪式。如今各家孩子都是独生子女,甚少有从小玩到大的、感情深厚的兄弟姐妹,维系家族感情的长辈们逐一离去后,亲戚之间走动变少了。

街道上也比往日冷清,楼下商铺老板都回自己老家了,只留下清一色紧闭的卷帘门。每到年廿九,乔艾斯的妈妈就要买上几斤小馄饨冻在冰箱里,“过年期间难买到新鲜早饭,这也算是上海的现代特色之一吧”。

小馄饨是上海早餐的灵魂,多为猪肉馅的。在寒冷的清晨,下一碗热气腾腾的小馄饨,往汤里撒葱花、蛋皮丝和紫菜,喝一勺汤、吃一口小馄饨,妙哉。

上海的晚餐桌上,至少有一道菜是冷盘。乔艾斯家年夜饭必吃的有酱鸭、卤猪肚、冷腊肉。她最爱吃妈妈做的凉拌海蜇,“蘸酱油吃,味道很赞”。

上海的年夜饭,少不了冷盘。/视觉中国

乔艾斯的大伯那一辈亲戚,大年初一清晨五点就会出门、到静安寺或玉佛寺“抢头香”,以向佛祖展示自己的虔诚,并求来年好运不断。“老一辈的人比较信这些,但我没抢过,这么早起床简直要我命。”

上海年轻人有一套区别于传统的过年方式。

去年,武康大楼、武康路的粉红蝴蝶结阳台、电影《爱情神话》的取景点巨鹿路,相继成为新一代网红打卡地。之前有一段时间,乔艾斯每天都会经过巨鹿路,附近景色已看过上千遍,但这条路火了以后,她又重新燃起了好奇心,打算趁着春节游客少一点时,去“各大网红地”拍照。

《爱情神话》将洋式建筑、街景、咖啡文化、餐饮习惯等元素组成的海派文化,再度带入舆论中心。/《爱情神话》

迪士尼乐园,上海网红景点之一,对本地年轻人有同等程度的吸引力。乔艾斯自己,以及好几位朋友都在迪士尼办了年卡,“其中一个特别疯狂的女孩,每个礼拜都进迪士尼玩。有个周末下倾盆大雨,她和老公照样去”。

过年前,大多公司还没放假时,乔艾斯的朋友们就组好了一个“春节迪士尼狂欢局”。乔艾斯最终没有加入,理由是“2021年去得太频繁,我得歇一歇再‘战斗’”。

上海的春节,冷清与热闹、传统风俗与网红趋势相互交融,无突兀之感。

上海年轻人爱在迪士尼过年。/视觉中国

深圳:线上热闹过大年

@婷婷

距离除夕还有10天时,婷婷加入了豆瓣“留在深圳过年”小组。

组内有近400位成员,自称“深圳留守人”,他们在组内发布“吃年夜饭”“爬梧桐山”“玩剧本杀”等春节活动征集信息。

去年春节,婷婷也在深圳。大年初一,她和室友为了找吃的,出门一路向东走,路上行人稀少,途经华强北——这个每天人声鼎沸的电子商圈也安静了下来。两个女孩走了好一段路,才看见尚还营业的餐厅。

婷婷觉得,这便是深圳特有的春节景象:线下是“空城”,线上热热闹闹。

2021年年底,智研咨询以新兴产业、文娱产业、网络热度、潮生活等指数为标准,评出《2021中国网红城市百强排行榜》,深圳排在第4位。其中在新兴产业发展、人口吸引力等细分指标上,深圳在全国TOP1的位置。

深圳成为网红城市,走的是“经济成名”道路,除了华强北,它的其他网络关联词也可看出这点:“腾讯”“大湾区”和“中国硅谷”。

新兴产业居多,意味着外来务工的年轻人在城市人口中占大比例,他们将植根于互联网的生活习惯,诸如云拜年、云放烟花、宅在家里煲剧等,全数搬进春节,不足为奇。

春节期间的深圳街道,相比平日,车辆和行人都少了许多。/图虫创意

也有一些年轻人愿意出门玩。除夕夜前,一位小姐妹约婷婷去看大英图书馆办的世界像素展,“她已经计划好,要在过年期间看4个展,另外3个是故宫数字体验展、敦煌石窟与河西走廊的丝路艺术展、梵克雅宝珠宝展”。光是在春节期间,深圳就有11个艺术与沉浸式展览。

婷婷不认为在深圳过年是一件可怜的事情,想在家休息的,可以大睡7天;饿了,店铺虽不开,但还能点到外卖;想社交娱乐的话,一台手机就能完成;宅家无聊了,就出门看展和逛公园。

年味,是一个很主观的概念。婷婷觉得深圳很有年味,只不过是一种与传统春节观念相悖、流淌于互联网的年味。

这与深圳的“经济网红”名片十分相符。

手机上的年味,也是另一种年味。/视觉中国

长沙:拜完神,去蹦迪

@Chinakenken

今年是Chinakenken在长沙过的第38个春节。

他家里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春节风俗,比如一定要吃焦切薄片、麻枣、雪枣和龙须酥。特别是雪枣,在他的印象中,只在长沙吃到过。

雪枣的做法不难,将捣碎的糯米和黄豆粉搅匀、搓成红枣般的外形,放进热油中炸至金黄色,在其表面裹一层白糖霜。以前长沙小孩们心心念念的零嘴,便出炉了。但仔细想来,传统的东西,以及背后的文化,似乎也只剩这几样零嘴了。

雪枣,Chinakenken曾经最爱的零嘴。/视觉中国

曾有段时间,Chinakenken觉得过年就是一个加长版周末,就连做的事情都一样——大睡特睡、睡醒了吃饭、煲剧、健身或出门溜达。

某年除夕,一家人吃完年夜饭后,Chinakenken的妈妈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开福寺做义工?”他本身不信虚无的事物,但正巧无聊,且听闻“排长队抢头香”场面热闹,便跟着妈妈去感受感受。

“没想到,在寺里看到许多年轻人。他们和长辈们一起守在开福寺门外,等零点钟声响起时进去抢头香。”

近几年,Chinakenken都会到开福寺做义工。他看到年轻人的比例一年比一年大,甚至会虔诚地完成传统的祈福流程,比如手持香火绕大雄宝殿走33圈,一圈不能多、一圈不能少,这样来年就会行大运;学着老一辈人讲“明里去,暗里来”这类祈福话术,意思是明面上把钱捐给了菩萨,实际上菩萨会暗暗保佑你。

除夕夜到寺庙上香,然后去酒吧狂欢,是许多长沙年轻人的固定过年玩法,“他们似乎很‘迷信’,但又热爱潮流文化,感觉特别‘混搭’”。

左手上香祈福,右手酒吧派对,长沙年轻人“自创”的过年方式。/视觉中国

长沙的网红标签,其实挺让Chinakenken骄傲的。读大学的时候,每次作自我介绍,他总要给“长沙”加一个“湖南”的前缀词,哪天漏掉了,就会被提问:“长沙是哪里的?”时间再往前倒一点,读小学的时候,他爱吃的几款零嘴品牌,都没有在长沙设销售点。

湖南卫视闯出名堂后,长沙在国内的存在感强了许多。外省的朋友来找Chinakenken玩时,总念叨着去湖南卫视大楼打卡,还追着Chinakenken问:“你在马路上撞见过何炅吗?”

Chinakenken从没见过何炅真人,但见过门庭若市的茶颜悦色、文和友,以及遍布全国的绝味鸭脖,“长沙变成网红后,整座城市都热闹了不少,这有什么不好的?”。

“过年时,长沙的人可多了,店铺也都不关门的。可能传统的年味淡了,但现代化的年味重了。”

重庆:杀猪、吃羊和“疯狂洗脚城”

@吞拿

到外地工作后,吞拿依旧会梦见衣柜连着地下通道、窗外有台阶的场景,跟电影《盗梦空间》里的一样。

她在重庆长大,“魔幻地形”早已刻入脑海。读小学的时候,她学校附近有一条小道,顺着小道往里走可以进入一个小区——如果从小区大门进入,会被保安阻拦,但他不知道小区有“漏洞”。

小区里有一部电梯,坐电梯下到底层,就能进入轻轨站;从轻轨站出去,就到了嘉陵江边。类似的通道还有很多,就像超级马里奥里的隐秘关卡,只有资深玩家才能触发彩蛋。

重庆的特别,还体现在过年风俗上。

春节前,一般公司的年会流程是开会、吃饭和抽奖,重庆公司的年会则是杀猪、泡温泉——跑到农村里杀土猪,然后大伙们围一圈吃刨猪汤,再把剩余的猪肉分成数份各自带回家。

有一种重庆记忆,叫“过年杀猪,吃刨猪汤”。/图虫创意

不过,即使不在春节,重庆人的饮食习惯也特立独行。比如在“甜豆花还是咸豆花”的南北之争中,重庆人选择辣豆花;在小年该吃“饺子还是汤圆”的争论中,重庆人选择吃羊。

春节期间,重庆人也要吃羊肉,烤全羊、羊肉汤锅、羊肉笼笼……都是经典菜式;大年初三,吞拿一家要去上坟。在重庆文化中,“团圆”包含敦亲祀祖的意思。每逢这天,重庆的马路就十分拥堵,车辆呼啸的声音和住宅楼里麻将碰撞的声音,组成了城市的烟火气。

洗脚,是重庆人最爱的娱乐项目,无论是年近五十的中年人,还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过年期间,几乎全城的影院式足浴店都要排队”。

重庆人口中的“洗脚”,是一套包含按摩、采耳、精油、艾灸、吃饭、看电影、美甲等服务的娱乐项目。/视觉中国

重庆在网上火了以后,本地人也会好奇地去所谓的网红火锅店品尝,但大多会直呼“上当了”。点评网站上评分超高的店铺,一般都是本地人集中火力吐槽的对象,“‘3分出头’反而成了味道正宗的标志”。

这次回重庆,吞拿感觉城市依然吵闹,但年味变淡了:“网红标签似乎是一种压力,只要红过一次,就得永远维持游客的新鲜感。但‘年味’是一个需要长期沉淀的传统。可以有网红店、网红过年方式,但不能急于求成。”

吞拿觉得,“年味”和“网红”有天然矛盾。

“如今为了显得5D,恨不能把平地也搞一些层次出来,我觉得有些谄媚了。”/视觉中国

网红城市的过年方式,是多面的。有拜神祈福等传统活动,也有每年必吃的传统食物;有云拜年、剧本杀等由年轻人带起的新潮玩法,也有一遍遍刷新眼球的网红店;有热闹的一面,也有“空城”的一面。

总结下来有两个特点:“年味”逐渐由线下转移至线上、传统与现代并存。

其实抛开“网红”标签,以上皆是各大城市的过年景象或趋势,只不过网红城市更容易被关注。

你所在的城市,有哪些特别的过年仪式呢?

虎年专题·新有萌虎系列:

①全国哪里的鸭子最惨?我提名福建

②动物美人图鉴:会化虎妆,才是“寅”家

③虎年来了,含“虎”率暴涨

④舌尖上的年味,藏着每座城市的温度

统筹:吞拿

作者:颖宝

设计:Hana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新周刊,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82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