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微博早该对网络暴力动手了

作者|周超臣

头图|丹麦电影《狩猎》截图

微博终于行动了,但晚了。

1月27日晚,微博管理员在微博中表示,为进一步落实中央网信办“清朗·2022年春节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要求,回应网友关切的网络暴力问题,微博第一时间成立了治理网络暴力专项工作组,并对相关内容进行了集中排查;后续站方将加强对网络暴力、不友善言论的治理力度,不断完善产品功能升级,拟上线“一键隔离网络暴力”模式,加强人身攻击/不友善言论识别处置,优化新闻当事人保护,确保用户安全。

截图:微博管理员

中央网信办“清朗·2022年春节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可能只是促使微博上线“一键隔离网络暴力”模式的动因之一,更直接的诱因可能是前几天十几岁的河北寻亲男孩刘学州留下遗书自杀身亡。

1月24日0点,刘学州在微博上留下了一封遗书,称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拉黑,在网上被网友颠倒黑白,在抖音、微博等平台上“有很多人骂我,讽刺我,诬陷我,诽谤我,对我评论和私信人身攻击”,“这几天一直有人抖音、微博私信攻击我、骂我”。他说:“承受了太多太多‘心机婊’‘快去死’‘恶心’‘娘炮’等等各种各样的词”。

虽然刘学州轻生,网暴不是唯一的原因,但也是很重要的一个诱因。就像他说:“把这些全部加在我一个人身上,我实在是承受不起来了,因为我才十几岁……”

他希望“那些在网络上丧尽天良的人,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留下这封遗书后,他在三亚的海边吃了药,被好心人发现后,被送去了医院抢救,凌晨4点多,刘学州经抢救无效死亡。

截图:刘学州微博

原本刘学州因为受到孙海洋寻亲鼓励,寻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本是一桩喜事,但因为后续的种种,包括来自亲生父母的、舆论的,最终导致了悲剧收场。

渡渡网络创始人黄欧在《财富Plus》上写道:“作为一个多年的在线社区管理者,我深知新浪微博这样一个公开社区的管理难度:一边是戾气越来越重的网友;一边是要求越来越严格的政府。虽然法律对网络暴力有相应的规定,但明显执法成本还是太高了,最终管理的任务还是会大部分落到平台这里。我个人希望国家和平台对于网络暴力有一个类似于前几年治理酒驾那样的决心。如果新浪这一系列措施可以奏效,其他社区也可以参照他们的经验对网络暴力进行严格管理。这本身是一场长期的教育:‘我们不能在网上对他人肆意妄为。’”

还有网友评论道:“微博之所以变成了现在这样跟‘大粪坑’一样的舆论环境,上面充斥着网络暴力和谩骂,跟微博平台方之前利用粉圈赚钱,默许粉丝控评,从而失去对平台治理能力有很大关系。不用说之前江歌妈妈遭遇过的网络暴力,最近刘学州的惨案,就是网络暴力的直接结果。对于平台方来讲,如果不对平台上的网络暴力、侮辱谩骂等行为进行治理,恐怕在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下,微博的环境会进一步恶化。”

更多网友呼吁应该实名制,同时举报维权等方面需完善。“网络暴力和侵权惩处应有力度,要打疼、成本上不划算,煽动和失实就少了,不让无刀杀人者得逞。真正需要帮助的就能出来,舆论监督也就起效。”一位网友写道。

资深媒体人苏牧野写道:“在我看来,围观即网暴。微博和其他平台可以改进规则,但悲观地说,社交媒体存在一天,这个现象就不会消失。”

关于近期广大网友关注的寻亲男孩刘学州事件,微博社区进一步排查线索。自1月12日当事人收到私信以来,至24日0点,共有1239个与当事人有私信往来的用户。依据法律法规,站方无权查看用户私信内容。我们对相关用户近期以来的公开发博内容、评论内容,以及被其他用户举报投诉情况进行了逐一核查。情况如下:

1239个账号中,近期公开发言支持鼓励刘学州坚强生活的内容居多,有用户还晒出与刘学州的私信对话,内容温暖积极,充满爱心。还有部分账号对刘学州事件发表客观评论或提出一些正常问题。同时,有个别用户存在人身攻击言论,站方对排查出的40个违规账号予以永久禁言处置,对52个账号予以禁言180天至1年的处置。

下一步,站方将持续跟进刘学州事件,全力配合相关政府部门进行调查,让网暴行为在法律框架下得以有效约束和治理。

今天有媒体报道,刘学州的遗体已于27日在三亚火化,28日骨灰被带回河北老家进行了安葬,他的舅妈(养)接受采访时称,想让他先“入土为安”。

事实上,这些年,网络暴力事件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无论是名人、明星还是普通人,要么遭遇人肉搜索,要么被群起而攻之,遭遇网暴多人,轻则关闭评论区、退出微博,重则以性命为代价。

谁还记得2018年8月,四川德阳的安医生因为在游泳池里发生的一个小小的冲突,遭遇了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后,于8月25日下午在自家车内服用500粒安眠药自杀,不幸身亡?

在刚刚收官的热播网剧《开端》中,黄觉饰演的司机说:“那些人他们懂什么?他们凭什么可以在网上随便造谣诋毁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你看到是谁开的枪吗?”

“我看不清,他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他在阳光下。”

这些躲在键盘后面、躲在黑暗处用刻薄和无耻的文字当武器,肆意攻击着他们的“猎物”,他们是现实版的乌合之众。他们“不善推理,却急于采取行动”,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里写道。

首先,即使仅从数量上考虑,形成群体的个人也会感觉到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这使他敢于发泄出自本能的欲望,而在独自一人时,他是必须对这些欲望加以限制的。他很难约束自己不产生这样的念头:群体是个无名氏,因此也不必承担责任。这样一来,总是约束着个人的责任感便彻底消失了。

第二个原因是传染的现象,也对群体的特点起着决定作用,同时还决定着它所接受的倾向。传染虽然是一种很容易确定其是否存在的现象,却不易解释清楚。必须把它看作一种催眠方法,下面我们就对此作一简单的研究。在群体中,每种感情和行动都有传染性,其程度足以使个人随时准备为集体利益牺牲他的个人利益。这是一种与他的天性极为对立的倾向,如果不是成为群体的一员,他很少具备这样的能力。

决定着群体特点的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同孤立的个人所表现出的特点截然相反。我这里指的是易于接受暗示的表现,它也正是上面所说的相互传染所造成的结果。

谣言和网络暴力,往往是一对孪生兄弟,也是网络世界的两大显性毒瘤。无论有意无意,造谣者往往无视法律和道德的约束,前段时间甚至把谣言造到了统管媒体和舆论的中央网信办头上。

1月25日,刘学州去世的第二天,中央网信办发布签署时间为1月22日的一份《关于开展“清朗·2022年春节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的通知》,第一条就是“集中整治网络暴力、散播谣言等问题,切实维护网民利益。”

美籍德国犹太哲学家汉娜·阿伦特说:“当一个人拒绝主动思考时,他就交出了作为人类独有的特质,因此他不再有能力做出道德判断。这种思考的无能,会让许多普通人犯下骇人听闻的罪行。”

《狩猎》里说道:“世界上存在着太多恶意,但如果我们相互支持,那些恶意自然会离去的。”

但愿吧。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虎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495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