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除了张艺谋,我还想夸夸北京冬奥会的音乐总监!

看完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我激动的心情如下图所示:

咱张艺谋老爷子不仅把中国人的浪漫拿捏到位,各种细节上也散发着“文化自信”、“人类命运共同体”和治愈人心的“童真”。

不仅感动了国人,在外国人眼里也是大写的一个美字,来自全世界的好评再度将“北京”和“奥运会”的结合夸出了新高度:“北京奥运会给世界设定了一个高不可攀的门槛”。



整场看完,谁不想大声地说一句:谢谢张艺谋!谢谢整个冬奥会开幕式团队,再一次用加粗大写的方式,带领整个世界沉浸于中国的文化美学。

除此之外,本次开幕式的BGM也是极度引起人的舒适!

运动员入场的时候,就有人在线求歌单了!


“求求了,尽快在油管上更新开幕式的歌单吧!”

听哭音乐生的入场式BGM

开幕式里光是运动员入场的BGM就是妥妥的20首属于全人类的世界名曲:


每一首曲子听起来都巨耳熟,但就是想不起名字。这让屏幕前的不少音乐生,梦回西音史听辨考试现场。


连我们曾是音乐生的编辑姐姐,也第一时间发来了感慨!

负责本次开幕式的音乐总监,是我国著名作曲家赵季平之子赵麟。赵麟并没有仅存于父亲的耀眼光芒之下,他1996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并获1996年度中国文化部优秀毕业生称号。后入中央民族乐团从事创作,期间创作了一批优秀的民族音乐作品。

这次入场式的bgm他其实是“别有用心”的:

“这些音乐肯定大家听了之后,都会觉得很熟悉,而且不枯燥,大家会不断地去想,这是什么曲子,这是哪一首曲子。又符合运动员入场的这种状态,我们要照顾到观众的感受,其实最重要的是运动员是整个入场式的主角,(音乐)一定要注意照顾到运动员在入场时候的心情,要给他们很喜欢的音乐方式。”


好比俄罗斯代表团出场时播放的是莫扎特的第40号交响曲,又称《g小调第四十交响曲》,是莫扎特最后的三首交响曲之一(降E大调(K.543)、g小调(K.550)、C大调"朱庇特"(K.551))。它们都是在1788年夏天,只用了六个星期一气呵成的,是莫扎特交响曲的三大杰作。

这首交响曲虽然仍能听出巴洛克音乐的痕迹,但还是促使当时的绝对音乐向前迈进了一步,当它在十九世纪初于莱比锡演奏之际,曾受到“战栗”或“沉缓”等字眼的评语。

《g小调第四十交响曲》是莫扎特为数不多的小调交响曲之一,一上来给人天真烂漫的童趣感。S.H.E《不想长大》曾引用第一乐章的旋律,东方神起正式一辑同名歌曲《TRI-ANGLE》曾参考莫扎特第40号交响曲,韩剧《我的女孩》的主题曲《Never Say Goodbye》中参考莫扎特第40号交响曲并进行修改成韩版的Hip-Hop曲风。

无形之中,又给古典乐对现代流行音乐的影响力刷了一波存在感。

匈牙利代表团入场时放的则是《匈牙利舞曲》最初是由21首钢琴四手联弹的小曲所组成的曲集,虽然每一首乐曲的旋律和风格不尽相同,却都混合着匈牙利民族音乐和吉卜赛民族音乐的特色:节奏自由,旋律有各种各样的装饰,速度变化激烈,带有一定的即兴性;形式虽然没有统一的规定,但以三段体为最多。

开幕式选取的是其中的第五号,是勃拉姆斯全部作品中最广为世人所知的乐曲,节奏自由,旋律有各种各样的装饰,速度变化激烈。与运动员们的画风完美地融为了一体。

虽然曲目上并没有刻意地跟国家相对应,但单从曲目的立意上来说,比如瓦尔德退费尔的《溜冰圆舞曲》这部作品是法国音乐家埃米尔·瓦尔德退费尔最为人们所熟悉的圆舞曲,正是来自于十九世纪后半叶,溜冰和圆舞曲同样风行的巴黎。乐曲采用维也纳圆舞曲形式,由序奏、四个小圆舞曲及结尾组成。在本曲中,圆舞曲和溜冰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每个段落都象一幕冰上芭蕾舞。

以及维瓦尔第,小提琴协奏曲《四季》中的“春”,开幕式当天即是立春之时,点题一点到底。

而且这种让运动员“跟着音乐走”“踩着节拍进场”的形式,咱们这次的冬奥会算是头一次。

奥运会保留曲目《Imagine》

约翰列侬的《Imagine》作为奥运会保留曲目,前奏一响,氛围感瞬间拉满。昨晚开幕式上播放的、来自于中国歌手、音乐剧演员李宸希的版本也让人眼目一新。

《Imagine》之所以从发行到现在,已成为了地球的“球歌”,正是因为它是一首关于乌托邦的歌曲,表达出了世界大同的终极理想。

歌词中只字不提“爱”或者“自由”,约翰·列侬本人也从没有想到要写一首圣歌。但录音一向追求即兴,不惜牺牲准确性的他,在创作《Imagine》时,却格外认真,事先把歌词用大写字母工整地打印好,分发给录音乐手们。

菲尔·斯佩克特后来为歌曲加入了管弦乐伴奏。约翰·列侬也曾试验过加入管风琴,但没有用上。最后录制完成的版本用最少的形式表达出了最多的想法。

开幕式现场搭配着这首曲目呈现的画面是4组滑冰运动员在雪上滑出长长的轨迹,轨迹上呈现出奥林匹克的口号:“更快、 更高、更强——更团结”。


“快高强”是奥运会的宗旨,“团结”对于在过去两年以及此刻正在经历着疫情的地球村村民来说,却是有着非凡的意义。

可见这次选用这首歌的背后,已经不是单拿什么音乐审美可论级的事了。

对于民族音乐作品,音乐总监赵麟也有着非常深厚的底蕴。包括这次开幕式上改变的名曲,民乐的细节也是无处不在。

赵麟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说道:“我们其实都是藏在每一个音乐的里面的,其实很多重点的节目,我们都有一些中国的风格在里面。我们通过音乐的元素和音乐的风格,就是说我们应该有我们自己的中国的这种音乐元素和音乐风格在里面,其实有土家族的高腔,这个我们专门从湖北请来了一位非遗传承人了。”

2004年应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之邀赴美国为他和他的新丝绸之路乐团进行创作,其中三首作品收录在马友友专辑 《ENCHANTMENT》,该唱片在第二年就获得全球古典唱片销售冠军。

在央视采访中谈到开幕式选用的那20首名曲时,赵麟觉得这些音乐大部分都是从十八世纪起到二十世纪初,都是古典音乐非常有名的作品,这批作品已经是人类的共同的音乐遗产;既然奥运会是一个全人类的盛会,就应该用属于全人类的作品来表现。

把这个古典加摇滚的歌单拉下来,让人看到的赵麟以及由他带领的音乐团队不是一群炫耀专业技能的音乐科班生,而是真正做到了“先理解,再创作”的、大师级的协作团队。

正如John Lennon当初选择了至简至臻的形式来呈现《Imagine》一样,这个歌单呈现的文化自信无关炫技,也不是自说自话,而是直接从输出的初衷上就把格局打开了。

治愈人心的童声

这一点在整场开幕式的音乐输出中体现的最明显的,也可以说是最不经意的,就是孩子们的登场。清澈纯美的童声,充满了治愈和希望。

演奏五星红旗入场BGM《我和我的祖国》时,它的小号就是由一个小男孩吹响的,旋律响起时,瞬间泪目!


用希腊语演唱奥林匹克会歌是奥运会既定的仪式环节之一,张艺谋的导演团队最终选定的是,由来自紧邻本届奥运会举办地北京、张家口的河北阜平的45名山村里的孩子。

导演团队提前好几个月就让希腊语的老师去山里边教孩子唱,并将这个过程从头到尾拍成了纪录片。张艺谋说:“这就是新时代,我们得向世界讲出(中国)故事。”


在《未来的冠军》短片中,一个个萌娃在雪中滑行的画面里,配的BGM是《两只老虎》。而《两只老虎》不仅是儿歌,还是一首反战歌曲。


当我们不用再小心翼翼地追求完美,当我们不再拿别人的恶意中伤来鞭策自身,当我们敢于将最年轻的人们推向最广阔闪耀的舞台,这些时刻,就足以体现一个大国的文化自信和格局。

正如张艺谋说的:“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不再像过去那样谈五千年,以前我们还有强烈的愿望,说我们有很多家底,向世界介绍自己。但这次我们大声地说出‘我们’,就是全世界人类。开幕式不再只为我去表演,而是为了你去表演,为了大家去表演,文化自信就是表现在这一方面。”

他说中国人常说,一叶知秋。如果你没有想象力,看见一片叶子那就是一片叶子。比如说焰火,我们不需要再满天的放,点到为止,以一当十。这次开幕式整体呈现的就是这种空灵和浪漫。

“这种美学的理念给了我们底气,也是我们创作的源泉。”

包括最后的点火仪式,相对于之前的大手笔,这次张艺谋团队考虑更多的是环保问题。他觉得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是需要做好表彰的。所以火炬手接过最后一棒,跑完一道弧线,在终点把火炬一放,世人惊讶地看到,原来它就是最终之火。没有“点”的过程,也没有盛大的火焰,只是一团“微火”。关键是它产生的碳排放量大概是之前的五千分之一,色盘依然美到醉。“火炬虽小,格局却大”。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我们成功地从形式科普上升到了内核输出。外面的人可能暂时还不能完全理解,但那份从心底里被美到的感受却是分外真切的。

中国人在音乐上的浪漫从来就不止于乐器的创造和运用,而是在音律中传达出的那份隽永和婉约之美。

文化自信亦如此,我们有家底,我们知道,你也知道,你不懂,我不炫耀也不强求,但欢迎你来感受、来学习呀~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哎呀音乐(ID:iyamusic)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新周刊,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517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