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别再劝我过情人节

一年之中我最怕的就是2月。

在2月,单身似乎是一种原罪。

前有春节各路亲戚,后有大小各种聚会。

而2.14仿佛是最终的审判日,时针指向12点,对单身狗一天的粉红色轰炸就此开始。

作为一个非独身主义者,我必须承认,每一个独身的214,我还是会被那些粉红泡泡酸到心脏颤抖。

打开PYQ看到聊骚油腻男晒情侣照、姐妹又和骂过的人渣复合的我be like

酸归酸,真要到了阿姨要给我张罗相亲的时候,我还是会用董存瑞炸碉堡般坚定的语气告诉她:

“我!不!想!过!情!人!节!”

no no no

也许你会说,一个单身的人本就不配说这句话,因为我们确实不属于这个节日。

不过妙就妙在,我发现有伴侣的人们并不见得对这个“恋人专属”的日子乐在其中。

我司编辑部:“最 好 就 地 取 消”

二十几年来,所有的偶像剧都在告诉我们,“情人节”是个非常fantasic的节日,鲜花蜡烛红酒大餐是标配,拥抱接吻付费内容一次看齐。

这一天,她的狗剩将化身夜礼服假面极尽浪漫之能事,他的小芳则会变成Cinderella穿上水晶鞋等着王子的马车开到家门口,二人一同奔向这一年最浪漫的夜晚。

But,但凡谈过几次恋爱+上了几年班,新老编剧们那一套就不好使了。

对广大男女同胞而言,过一次214无疑是对社畜身心的折磨。

情人节早已从情趣变成考验,到现在变成了爱情应试。

走完一套刻板印象里的情人节,宛若进行一场斗智斗勇的回合制游戏,一个环节出错就会让彼此对当天的粉红泡泡纷纷破掉。

一场“情人节”不过24小时,但准备情人节堪称“三年高考五年模拟”。

情人节的号角从你想礼物的那一刻,就已经正式吹响了。当你意识到“要准备礼物”的那一刻,你漫长的情人节便开始了。

打开社交平台,已经有无数博主给你列好了“情人节礼物”,平价高奢应有尽有,诡计多端的电商们要的就是榨干214的最后一丝商业价值。

每个电商都该感谢小红书

但深谙小红书带货之道的你明白,高曝光率的背后不过是商家在宣发上砸的真金白银。

说送礼是恋爱的生死关并非没有道理——谁都不想让自己的浓浓爱意被一个廉价大众又低质量的物件所代表,奈何脑力早已被工作榨干。

送礼的痛苦在于,既想给惊喜,又怕对方不喜欢,真的太累了

你只能咬咬牙另想办法。

最终,你对着余额宝上的数字苦思冥想,问遍身边朋友搜遍XHS攻略之后,终于下单了一个他心仪已久但你完全get不到的乐高蝙蝠车。

家人们说实话,这玩意好不好玩?

如果顺利,在当天你们应该会欢天喜地收到礼物,心想你们就是麦琪和她的丈夫,天生一对。

但现实不像童话,有些年轻的北漂情侣平日小打小闹甜甜蜜蜜,面对214无能为力。

比如我的好友小王其实非常想要一瓶香水,然而对方却觉得买一对电动牙刷才更专属于有同居恋人的甜蜜氛围。

更sad的是,电动牙刷还是小王看男友不知道送什么主动提出来的

我只能告诉她,和那些收到“女友收到都哭了”系列礼物,以及“一生一世我爱你”红包的姐妹相比,这一天至少不会成为他们爱情的忌日。

看到那个9000+付款,我真的???

诡 计 多 端

选好了礼物,就进入了约会环节。

不是每个214都在周末,不过区区一个工作日怎么能阻挡爱情的脚步,在爱情面前,几乎每对情侣都能拥有牛郎织女的魄力。

只不过根据能量守恒定律,白日上班带薪拉屎恢复掉的能量会在下班的晚高峰里被重新拿走。

当你被人潮挤出4号线的时候,他在东三环的滴滴上被内急憋得两腿打颤,还好肠胃的饥饿感可以推动着你们走向下一站。

没有挤过地铁的社畜,人生是不完整的

选餐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送礼的逻辑在前几日又一次上演:究竟是吃安全不踩雷西式简餐还是去没去过的贵价私房菜,你们不断点开对方发来的大众点评链接,一边看评论一边盘算下班赶过去要多久。

无论这顿饭是前方排队150桌的火烧云还是人均800+的黑珍珠,终于见到对方的一丝欣喜和通勤时的焦躁都让这顿饭层次丰富了起来。

有时候,吃饭也是很累的。

当夜幕降临,酒足饭饱之后,下一站去哪儿又是横亘在面前的新难题。

情人节还是不能太埋汰,300元一夜的快捷酒店是大学生们的乐园,工作几年的你们更乐意选择商圈附近的酒店,三星起步,价格不过是今夜一顿饭钱。

我是住不起的,家人们……

你们慢慢脱下厚重的羽绒服,双双倒在床上,他一边回着工作消息一边让你先去洗澡,即便饭后上升的血糖让你只想埋头大睡,你还是去了。

至于2月14日12点,到底是工作一天的他先缴械投降,还是已经被大小琐事磨得失去欲望的你苦苦演戏,只有你们自己知道。

实不相瞒,有一次我到了酒店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尽管这一套流程看似大众且累人,但也是有经济门槛的——在北京,合适的餐厅和酒店也意味着一笔不小的费用。

而我那研究生刚毕业,在工位岗位上劳心劳力发光发热,PYQ里全是和女友的甜蜜合照以及花式彩虹屁的五好青年的小明就明确表示:

尽管想给她一个完美的用户体验,奈何被春节掏空家底的他显然承受不起第二次商家对钱包的打劫。

welcome to Beijing

无论贫富,过情人节的套路和对情人节的幻想大多相似,但独自过节背后的故事则各种各样。

最怕的就是等了一天的惊喜,到最后变成了惊吓。

So,不是我不想过情人节,而是情人节早已变味儿了。

在消费主义铺天盖地的广告和耗人心力的工作双重影响下,这个罗曼蒂克了三十几年的节日已经从青年人们追捧的“小资情趣”,逐渐沦为电商、MCN和普通情侣之间合力完成的一场约会应试。

并且,它可以在之后的520、521、七夕、圣诞、元旦里反复使用。

这一届年轻人哪怕没有“爱对人”,也可以“每天都是情人节”。

只不过它过了,又好像没有过:

你说没有过吧,支付宝的账单又提示你曾在那一天付出了金钱和心力。

你说过了吧,好像很多周末也是这样过的。

甚至你都很难记起之前的节日里自己收到了什么礼物。

除 了 清 明 节

初遇时的激情和爱慕已经被漫长的生活消磨殆尽,随着你们的话题从福柯、尼采变为洗手间用坏了的吹风机,约会已经从心跳时间变成了老夫老妻之间心照不宣的流程。

只是生活太忙了,忙到你们无暇思考挑礼物时的那些摩擦或许是源于不够坦诚和了解,忙到你们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自己和对方到底需要什么了。

你们只是累了。

感觉谈恋爱到了半年的节点,大家总会变得疲劳而陌生起来

说实话,这年头遇见帅哥不难,遇见性不难,遇见三四个月的“爱情”也不难。

遇见有能力且愿意互相理解,能够一块走下去的人才难。

只不过时间永远不够用,在我们了解自己之前,在学会如何坦率地表达自我和了解以及接纳对方的不完美之前,只好先笨拙地用各色礼物和约会在被商家包装出来的特殊节日里来表达我们对对方的情感。

又可能,我们在那些节日里发现对方不过是套了件“深情人设”的外衣,悲伤一阵子之后又陷入了“恋爱—过节—吵架—分手”的无限循环。

在我看来,“情人节”与其说是用于光明正大约会的一天,不如说是提醒自己关注另一半的时刻。

相比于急匆匆地完成一个仪式,我们或许该先审视这段关系和对方。

在那之后,我们就会发现,那些套路式的流程完全可以做一些改变:

比如送一个对方意想不到的礼物(now,小王说想要送对象购物车里的那个防暴叉),

比如把214的约会放到休息日里去一起去做没有做过的事,

又或者只是在那一天一起坐下来回忆一路走来的各种点滴,

送礼、吃饭、睡觉不过是亲密关系里表达爱意的几种方式,它们代表不了“情人节”,更代表不了爱情。

我们的电视剧和小说只告诉了我们“怎么过节”,却忘记了教我们要和什么样的人一起过节。

如果只是因为空虚寂寞冷想要体验一闪而过的激情,随便找一个所谓“过得去”的人去过一个本来就是舶来品的节日,那着实是作业不够多,工作不饱和。

作为一个单身girl,与其苦思冥想什么时候能过上节,我更愿意在这个名义上与众不同但又与自己无关的24小时里想想: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到底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度过以后的每一天?”

在我整明白之前,谁都别劝我过情人节。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526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