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阅读频道
  2. 情感

合租三个月,我在室友身上找到了恋爱感

“真的好羡慕你啊!”

这是上周某天夜里,一个正在跟男朋友冷战的朋友跟我说的话。

而她所羡慕的,是我跟她常提到的,我有一个从同事、室友到闺蜜的好朋友。

我们白天一起上班,下班一起逛街吃饭,有时候会特地回家做饭,周末会去市区看电影。

朋友说,有时候觉得,好朋友要比男朋友好太多了!

晚安音乐:鹿先森乐队 - 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但她不知道的是,我跟相差五岁的同事兼室友的A女士在性格、习惯各方面上都出奇的迥异。

她喜欢冥想、看书、早睡早起;而我则喜欢熬夜看剧、刷视频、滑滑板。

而看上去毫无相似点的我们,却在短短三个月里,成了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彼此的存在。

而这其中,A女士教会我最多的,是关于亲密关系的一系列实践。

亲密关系的第一课,

是她教给我的

“你考不考虑合租?”

“好啊!”

三个月前,成功拿到北辰实习offer的我,跟A女士还有另外一个女生,在城中村租下了走起路来都硌脚的一室一厅。

第一次见面那天,她扎着精练的丸子头、穿着知性的半身裙。鲜明的边界感、抬手间的成熟无一不彰显着26岁的气场。

怕生的我,在这样的她面前,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而在慢慢接触中,好像也在印证着我对她的初印象:一个有些自我、冷漠、不太好相处的室友。

比如,

她会习惯按照自己的节奏,强势地来安排我们的作息;

她会时常以命令的口吻,让我去帮她做事情,“你帮我拿个纸巾”、“你要记得搞卫生”;

(我们住的城中村~)

正在我感慨着第一次合租“首战告败”时,新的转机却出现了。

在我入职的第二周时,因为工作上的高压,我经常失眠。那天晚上,我跟主编对了五遍初稿,还是被退回。

“我好像总是做不好事情!”

一时间情绪跌到冰点,我转身躲进厕所放声大哭起来。

突然,门被推开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拿着一包纸巾站在我面前的她。

她走上前拿着纸巾一下下擦着我脸上的泪迹,拘谨却又不失温柔地说,“你......要不要抱一个。”

在拥抱后,她竟向我聊起了刚毕业实习时同样遇挫不济的自己。

“那时候的我,跟现在的你,一模一样。”

慢慢地,我停住了哭泣,被她一点点地抚慰着,内心有一处地方也变得柔软起来。

那天晚上,我们以从未有过的亲密距离,分享着各不相同的成长经历。

以前我总以为,只有性格相似的两个人,才能真正走到一起。

可在那一晚,从小性格敏感、讨好型人格的我,与为了反抗继续“成为乖巧小孩”而表现得自我的她,明明两相径庭,却都神奇地走进了彼此的内心。

而A女士教给我的第一课,是不要一味地去寻找相似,而是要主动迈出互相理解的那一步。

我喜欢上了「她等我回家」的感觉

“我们回家吗?”

“回。”

从那天之后,我每天最期待的,是下班后跟A女士一起下班回“家”。

尽管对我来说,把我跟A女士租的十几平的房子称之为“家”,是一件挺神奇的事情。

我生在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小农村,读书之后便跟随父母在广州住了下来。

而属于我的“房间”,只是客厅角落里的一张小床。

从孩童时期到现在,我一直都极度缺乏安全感。可这种缺失,却在和A女士的合租生活中被补足了。

(某天晚上,我们一起煮的面~)

还记得那天我加班完走出公司门口,刚好就接到她的电话,电话里她温柔地询问我下班没,下班了就赶紧回家吃饭。

挂了电话后,我在脑海里一次次地品味那句话:“我在家等你”。然后笑了笑,赶紧加快脚步回家。

是的,从那以后,我也开始把那个地方叫做“家”了。

而我喜欢上「她等我回家」的感觉,不仅是因为她带来的我对“家”的温暖想象,也因为这个「家」,我开始没那么害怕孤独了。

早上有人叫起床;晚上加班晚回家有人留灯热饭;周末有人一起躺被窝睡懒觉。

(一起回家的我们~)

我们会在睡前,向对方分享今天发生的小事,或者最近的感慨。

比如,

楼下那家麻辣烫今天又搞半价活动了;

今天在公司楼下看到了可爱的羊驼;

经常感慨新媒体行业好卷,笑笑说“明天一定要躺平”。

而在与A女士的几个月的合租体验中,让我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悟:

因为好朋友在,我其实也没那么需要一个男朋友嘛。

就像那天A女士突然感慨说,

“我有时候会在你身上得到一种恋爱的错觉,可能是因为那些恋爱中的课题,我都能在你身上一一实践着。好像,男朋友也没有那么必要了。”

回想起以前,我总是会因为“没谈过恋爱”,而认为自己丢失了某些人生剧场的入场劵。

可现在看来,恋爱并不是唯一的入场劵。

因为A女士告诉我,在亲密关系中,爱情不是必要的选项,朋友不一定比恋人差。

她主动迈进着我们的「深水区」

除了那份“家”的体验,平时的我们,总是像热恋般的情侣一般腻歪在一起。

我们每天像同桌一样,工位邻着坐,一起上下班;下班去吃常去的那家麻辣烫;晚上会躺被窝里聊天,一直聊到两三点。

(经常下班后一起去吃麻辣烫~)

可当一段关系越是亲密,越是需要迎接更多关于「深水区」的挑战。

还记得那天,我因为跟父母吵架后心情一直不佳。

恰好她把我很喜欢的一本书打湿了,我一时控制不住情绪,态度极差地吼了她。

情绪平复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间,我把负面情绪都发泄在了好朋友身上。

意识到这一点,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她旁边,熊抱住她,然后在她耳边说了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忐忑的。她会不会因此不理我了?

敏感的我,做任何事都亦步亦趋。

可没想到,过了一会后,她主动和我聊起我的缺点,比如:

我在人际交往上有些孩子气,不够成熟;有时情绪化、爱胡思乱想。

刚开始的我,以为这是出现问题后的“撕破脸皮”。

但没想到她说,“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不想让这些事情影响到我们的关系。”

那时我问她,“你不怕你说完这些,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吗?”

她笑了笑说,如果两个人注定要一直走下去,是一定要主动迈进深水区的。

(那天晚上,我们开着灯聊了好久好久~)

后来,我们会给对方写一份详细的「个人使用说明书」,写明优缺点、禁忌和性格习惯等等。

我开始意识到,我常常会把朋友偶尔不好的情绪状态,归因为是自己的问题。

而我也终于理解,她所谓的“冷漠”,不是厌恶,只是因为过于疲惫了。

那一次后,我们约定好,如果对方情绪不好一定要讲明原因,以避免误会。

一旦我们吵架,我们就会把使用说明书拿出来,像侦探一样查找“真相”,最后我们总会以互怼、抱头大笑来结束冷战。

而A女士也让我明白:

面对一段想要长期发展的关系,比起时间上的“多在一起”,重要的是要有迈进深水区的勇气和决心。

我也在成为

她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摆渡人」

如今的我们,住在一起已经四个月了。

而除了她教给我的这些,我也在成为她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摆渡人」。

有次我路过一个烤红薯的小摊,嘴馋买下了两个红薯。对A女士说,“请你吃烤红薯,贼好吃!”

(那天晚上买的烤红薯)

A女士当下却冷冷回应说,“我不要。”

这时我突然僵住,想起以前无数次,像今天这般被冰冷冷拒绝的场景。

“要去吃烧烤吗?那家店好好吃的!”

“我不要,不喜欢。”

“明天想去天河那边逛街吗?”

“不想去,挺无聊的!”

过往的情绪一下子直涌上来,我努力平复着怒气道:“以我对你的了解,也许你只是想表达‘你不想吃’,可是我还是会忍不住生气。

我希望跟你分享我喜欢的烤红薯,重要的是‘我想跟你分享’,不是‘烤红薯’。”

我耐心地告诉她,在表达拒绝时也许换个表达会比较好:比如可以把“我不要”换成“我不太想吃,因为......”的句式。

毕竟冰冷的拒绝很容易让别人产生误会,不是每一分好意都可以承受一次又一次的拒绝。

后来,A女士直言,因为这些“沟通课程”,她也慢慢发现我对她的影响。

她曾以为,只有成为优秀的人,才是值得骄傲的。所以她总是会保持情绪稳定、早睡早起、成绩优异。

可后来,她慢慢发现,生活有时候也可以“失序”一些。

比如,我们可以偶尔周末熬夜、在清吧喝个小酒、在没人的大马路上唱歌。

她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可以做回自我的方式。

(我给她拍了照片后,内心深受触动的她)

就这样,性格迥异的我们成为了彼此对照的镜子。

我们在一次次爱与被爱的修炼中,一起学习成为还不错的大人。

最后。

前几天,我告诉了A女士一个说不上是好消息的消息:

我要开学了,所以下周就要离职了。

最近一周,我总是时不时地这几月发生的一些难忘瞬间:

下班后我们会在拆文章、磨稿子中碰撞出更多新的视角;

在开选题会的前一天晚上,我们会捉住某个话题彻夜畅谈到两三点;

周末时,我们也会经常跟编辑部一起,去永庆坊逛逛、打麻将和玩剧本杀......

(给A女士当个人摄影师~)

当然,除了这些瞬间,还有我的第一次过稿、第一次获得读者的肯定、第一次被主编表扬等。

而我的这些成长中的高光时刻,A女士都无一例外地在一一见证着。

昨天,A女士在我临别前给我写了一封信,她说:

“要勇敢、开心、幸福!以及,我们还会见证彼此更多的特殊时刻呐!”

(A女士给我写的信~)

所以,我在想:

结缘在这家“我们终将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的公司里,我们好像也在见证着彼此,一步步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而关于亲密关系的重要一课,是作为好朋友的A女士,身体力行地教会我的。

感谢A女士,26岁的她,用她坚硬的棱角包裹着敏感而脆弱的我。

然后告诉我:

21岁的你,永远要保有自己的锋芒和锐气。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531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