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阅读频道
  2. 情感

分手前,可以来场原生家庭坦白局

一个好的恋人可以是再生父母,但这件事怕的地方就在于,坏的恋人也是。

最让人伤脑筋的是,没有一个健康的原生家庭环境和童年经历,更容易走进一段有问题的亲密关系。

去年,在我抑郁症缓慢恢复的时候,认识了我的前男友。在一起后,我向他坦白了我的情况,他也表示很心疼我。但我们相处起来,麻烦层出不穷。比如,我需要他及时地回我消息,而他希望我每次心里有话不要憋着,他觉得猜起来很累。这一点到最后也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我再上一段亲密关系还是2017年,那次分手给我的伤害很大,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当时我半是发懵半是怀有挽留的,同意发生了无保护措施的性行为。最后虽然没有出事,但也毕竟完全推翻了「这个人真心实意地爱过我」的幻象,内心非常撕裂。

那时我恢复了很长一段时间,可还是再次走进了一段不够健康的关系。

这次分手,我们是远程沟通。我对处于情绪发作中的男性留下了某种PTSD,很庆幸能够使用文字的方式,但这恰恰让我们的争吵升级了。他嘲笑我“电话里说不清楚,打字一流吗?你能打出什么仙儿来?”

感受到对方明显的挑衅,我想起了心理医生早就对我做出的建议:“练习释放攻击性,在攻击性中敞开自我”。咨询的时候我还不是很明白该具体怎么做。

但此时如有神助,我想象着一个泼妇这时候该怎么说,进入了一种角色扮演,为自己打气。

“一开始就是你说诶打电话不好吗要有什么事非打字吗?你是不是写字有瘾啊你?妈的老子的表达方式还要你限制了???我一点点学着改学着和你当面当场说我的不舒服,从我最熟悉最有安全感的文字里走出来,是因为那时候我喜欢你我想照你的心意做,你他妈根本不知道这对我有多难”

“我他妈小时候被我爸爸扣在被子里不让哭不让说话在那里当哑巴,后来我看书我写字我找到了我喜欢的表达方式在文字里我不输人,它捍卫我它保护我它就算是一张面具也他妈是老天爷看我太可怜了让我去学文学了”

“我就是他么的打字一流!你手速就是比不过我”

“我他妈也说不出什么仙儿什么鬼来 我没觉得自己对你多了不起多重要 我只是知道你喜欢我 要是你真的很喜欢一个人你就尽量别惹他难受这他妈很难理解吗?那你要真不喜欢我了你在这儿缠个屁”

“我缠是因为我生气!你总能精准地跳在我的动脉上作威作福,真给你脸了”

“你别拿着我以前对你残存的那点喜欢和珍重在这里太放松了”

这段美狄亚一样的独白发疯,我自己也截图保存了下来。

真是不可思议,我能这样显豁地连发子弹。说完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气脉好像都通畅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之间的气氛居然缓和了!

这一番剑拔弩张,他好像看出了我非常深刻的无助和悲伤,以及想要自我保护的决心。

出乎我意料,他开始用一种很真诚的口吻,讲述他自己的心结。

我一直知道他父母常年的吵架和最终离婚对他的打击很大,但也没太把他的退缩和这些仔细联系起来。然而,最了解一个人的永远是他自己。

他平静地说,自己是非常厌恶争执和吵架的,小时候看爸妈吵架实在是看够了,也很讨厌一切暴力行为(我想起他之前说过,有次家里打得,妈妈去找菜刀,爸爸扛着板凳)。每到这种时候,他只希望事情得到最快的解决,否则就想逃跑。

他说回消息这件事确实很对不住我,知道我需要强烈的安全感,但他没有能力对我无微不至地关爱。他说我们两个人都有着很大的心理黑洞,一开始他知道我有抑郁症之后,认为两个人可以互相取暖,也能更好地理解彼此,但现在看来,两个人的能量都很有限。

对于我向他指责的“纠缠”和“不负责任”这几点,他也完全地承认了。“我比我想表现出来的还要脆弱好多。恋爱中好像就是要求男生要更坚强一些,其实我也是努力装过很多次。”

我们聊了很久。

最终,我获得了一次非常奇特的分手体验——

我们没有互相祝福,只是在不得不停下来的地方,两个人都沉默了。我们还是互删了对方,但是很友善。他给出的最后一行文字是:“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当然,发短信也行。”

我回了一个“嗯”。

上次分手,简直是惨绝人寰,因为不停擦鼻涕,我哭得鼻子下面都磨出了血泡。

很难形容这一次「分离」带给我的治愈感。

男性的暴力,无论是小时候我父亲对我的打压,还是那段带着性胁迫的心理阴影,都好像得到了缓释。

原来他们也可以在情绪袭来的时候,用一种柔和的方式对待我。

我把这件事跟心理医生讲了,她告诉我,是因为我先奋起捍卫了自己。她特别高兴地表扬了我的“发疯”,说这是走出「习得性无助」的第一步。

和医生深聊后,我更进一步发现,总是找到不那么舒适的亲密关系,也是我的「习得性无助」在作祟。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当一个人被捶得太久,就丧失了自救的愿望,即便有光明和美好在前面等着,也不认为那是为自己准备的了。「习得性无助」让人更容易重蹈覆辙。

而破解这个怪圈的第一步,一定是自爱与真诚。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558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