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艺频道
  2. 随笔

家乡的年夜饭——伴着我们成长的岁月大餐

老家正阳把饺子叫扁食,这些年已经改了,也叫饺子了。

正阳的习俗,大年三十是不吃饺子的,要大年初一早晨才吃。年三十吃什么呢?吃炒菜,大米饭,蒸馍,还要喝酒,要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叫团圆饭。和年夜饭比起来,饺子似乎太简单了,不够隆重,年夜饭就成了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一顿饭。家家户户都很看重这一顿饭,入了腊月,就在为这一顿饭做准备。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很穷,平日里连肉也吃不上几口,一年辛苦到头,粗茶淡饭吃了一年,到了年三十这一天,总要想方设法,力所能及的把最好的饭菜拿出来,犒赏自己和家人,用以宣慰艰难打拼的心灵。

要准备年三十这一顿饭,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要做,那就是过油。什么是过油呢?就是把鸡鸭鱼肉,还有各种食材,用油炸一遍。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没有冰箱,用这种方法进行食物保鲜正好。正月里家里来了客人,把用油炸过的鸡鱼肉菜上锅蒸一蒸,然后一碗又一碗的端上桌,那才有过年的劲哟。

过油是一件很隆重的事,记得母亲忙过油时,我只有烧火的份。母亲一再吩咐,小孩别乱说话,只能在一边看,不能说。我一下子紧张起来,觉得过油是一件比开会还重要的事,只有不发一语,满面通红的看着母亲一个人忙。

过油的顺序是先素后荤,先鸡后鱼。第一炸就是炸丸子,萝卜丸子、肉丸子、红薯丸子。第一颗丸子炸好后,捞上来,母亲不吃,也不让我们吃,而是恭恭敬敬地扔进了熊熊燃烧的灶膛里,那神情虔诚的很叫人心里不免一振。

丸子炸好后,又是炸肉,炸鸡,炸鱼。母亲喜欢的一道菜是炸干梅豆角,炸好后,像一条条小鱼,配啥菜都好吃。父亲喜欢的一道菜是炸干猪皮,平日里把猪皮攒下来,风干后,过油时把干猪皮炸一下,就是一道美味。

年夜饭的大厨,当然是父亲。他十几岁就在县城杂货店里当学徒,切咸菜,做糕点,吃了不少苦。临近年关的时候,店东家都会请来县里的郭大厨,为店伙计们做一桌年夜饭。父亲忙着为郭大厨打下手,择葱剥蒜添柴火,很是勤快,于是就小心地问东问西,偷学了一道菜,糖醋鱼。鱼是二、三斤的鲤鱼,草鱼也可代之,平日里不露,只有年夜饭时,才露一手。

年三十的中午,贴了春联,炒好瓜子、花生,此起彼伏的鞭炮响起来了。我们摆好桌子,静静的等着年夜饭上桌。凉菜是牛肉,猪肝,凉拌木耳,猪耳朵,热菜有辣椒炒肉,烧腐竹,一道主菜就是鱼。正阳老家无山有水,两条大河绕县而过,一条是汝河,一条是淮河。县域河网纵横,村村有水塘,乡乡都养鱼,因此年夜饭的压轴菜就是鱼,有了鱼,喻意年年有余。

鱼的做法,因人而异,有红烧,清蒸,水煮。但我们最爱吃的,还是父亲亲手做的糖醋鱼,尤其是配上大米饭,真是满齿留香。

小弟总是问鱼啥时候上桌?父亲说,五点准时。小弟便把小闹钟拿在了手上,定在了五点,闹钟响起来了,父亲便说,再过五分钟就好。在闹钟的叮叮铃声中,糖醋鱼上桌了,就像春晚中的明星登台了。这是年夜饭的高潮,一家人说说笑笑,都夸鱼好吃,很快就光了盘。看着我们意犹未尽的表情,父亲说,明年咱做一条大鱼,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

就在这时,父亲又掂出了一包点心,有梅豆角,小金果,大金果,还有山楂糕,我们齐声欢呼了。因为点心都是正月里串亲戚用,送给别人吃的,在年夜饭上,能吃上点心,真是大饱口福了。母亲说,年三十吃点果子糖,能甜上一年,明年再苦再累也不怕了。

多少年过去了,儿时的年夜饭,就像烙在心头的年味,历久弥香,挥之不去。

长大后,走过千山万水,吃过千餐万顿,魂牵梦绕的仍是家乡的年夜饭。那是亲人团聚,亲情满满的一顿饭,还有比这更温暖,更香甜的一顿饭吗?

年夜饭是辞旧迎新的祝福饭,是伴着我们成长的岁月大餐。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侯国平©,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618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