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阅读频道
  2. 历史

石碏大义灭亲,杀掉了自己的儿子,难道自己就没有责任了吗?

1000-10.jpg

在《东周列国志》中,第一场宫廷内乱之事,是由卫国人发动的。这场内乱史书中称之为“州吁之乱”,内乱前后延续时间不超过一年,起于上半年,终结于下半年。而终结者中,有个人物至关重要,即为石碏。

说石碏就要说到石碏的儿子石厚。石厚跟州吁从小就关系好,两个人从小就喜欢一起搞事情,后来的“州吁之乱”,石厚就是出谋划策的重要人物。不管是《东周列国志》,还是史书,对石碏的说法,都是忠臣。那么,石碏之忠,是纯忠吗?未必。

石碏在卫庄公时代,就是朝中老臣,对朝局的认识非常清晰。石碏认为卫庄公过于纵容州吁,曾经进谏希望卫庄公加强州吁的管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州吁的母亲是卫庄公夫人庄姜的宫女,本来就处于弱势,州吁又是小儿子,在宫中地位也不高,幼年的生存也是相当艰难的,父母宠爱小儿子,这是理所当然的。

石碏的进谏并没有改变卫庄公的态度,这就越发的纵容州吁,成天就跟朝中的纨绔子弟混迹成群,其中就有石碏的儿子石厚。石厚也是个桀骜不驯玩世不恭的子弟,显而易见的就是石厚也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儿子。所以卫庄公不听石碏的话,也就可以理解了。你自己的儿子尚且没有管好,哪里有资格来教育我管理自己的儿子。

1000-18.jpg

州吁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好武谈兵,这是个相当危险的爱好。更大的问题就是,卫庄公居然划拨了一支军队给州吁,这下子州吁就更是无法无天了,带着石厚到处惹是生非,搞到后来石碏实在没有办法,干脆找家丁将石厚抓回家中好好整治了一番,还关了禁闭,不准他再与州吁交往。哪里知道的是,州吁太喜欢石厚这个哥们了,居然跑到石碏家中来,与州吁同吃同住同睡。

州吁与石厚的这种关系,就足以说明有很大的问题要发生了。一男一女耳鬓厮磨,那是爱情。两个男人耳鬓厮磨,那就是阴谋。州吁与石厚在一起,自然就肯定密谋了很多大事,其中最大的就是弑杀卫国国君而自立的事情。可惜的是石碏没有意识到这样大的危机,在石碏看来,两个纨绔子弟只是喜欢胡闹,虽是纵容得过了,也还不至于干出天大的事情来,这就是石碏的巨大误判。

卫庄公死后,嫡长子卫完即位,是为卫桓公。这位桓公跟卫庄公比较起来,更为懦弱,而且更是愚钝,基本上对州吁与石厚的胡搞乱搞是彻底放开了。这个时候石碏作为朝中最有话语权的老臣,如果是纯忠之心,那就应该力谏桓公,警惕州吁与石厚。如果是为了保全石家,石碏也应该更多利用自身的权力控制州吁与石厚的野心。可惜的是并没有,石碏居然告老还乡了。

石碏的告老还乡,是彻底的放弃了石厚。应该说这段时间,石碏的影响力还是在的,即便此后州吁篡位自立,无法取得举国认同的时候,石厚都还是认为要请出石碏来主持大局,显然石碏在卫国群臣的眼中,还是那个能控制舆论导向的人物。只是在石碏看来,州吁的弑兄自立,绝对不是可以允许的。所以,石碏闭门不见,任凭自己的儿子在外面乱来。

1000-15.jpg

为什么说州吁与石厚是在乱来呢?自镐京之乱后,卫国的力量就呈逐年削弱之势,真正在纵横中原的诸侯国,主要是郑国。而因当年郑国共叔段之乱时,卫国曾与共叔段有过交集,导致郑国与卫国结怨,州吁与石厚便认为卫国如果可以打败郑国,就能赢得国人之认可。于是这场战争简直就可说是笑话,卫国出征的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州吁与石厚的策略遭遇失败。

此时的石碏才真正反应过来,不能再让两个人胡来了,如此一来要是到后来国人新仇旧恨一起算,石家恐怕也会荡然无存,心中大义灭亲和诛杀州吁与石厚的想法已经产生了。等到石厚前来请石碏出面,让卫国能够与陈国结盟,并由陈国到周天子面前去说州吁的好话的时候,石碏就是一方面说好话,一方面又暗自派人到陈国说坏话。

州吁与石厚兴致勃勃地来到陈国,哪里知道陈国根本就已经认同石碏的观点,派人将州吁与石厚抓了起来,二人皆为诛杀。石碏立此功劳,死了自己的儿子,保了自己的名声,更是保全了石家满门。只是石碏的出面,实在是太晚了,一年时间不到,国君被弑杀,新君征郑国,出外盟陈国,身死在异乡,卫国国力短短几个月之间又见削弱,石碏难道没有一点儿责任吗?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海叔说春秋,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646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