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阅读频道
  2. 情感

一定要跟话少的男生谈恋爱

最近,被手工耿的一款良心发明种草了。

真的,太需要了。

他给这款帽子取名为:

「一个让你随时随地都能静静的帽子」。

当你不想面对不想看到的人时,

你可以随时随地自闭。

我愿称之为「社恐安全帽」

社恐很可怕吗?

有朋友是这么形容的:

“鼹鼠是一种不见天日的动物,

它们视力完全退化,一旦长时间接触阳光,

就会因为中枢神经错乱死亡。

社恐,就是鼹鼠被放在水泥地面上曝晒。”

今天这篇关于「社交障碍」的推送,

是社恐朋友们偷偷躲在安全洞里写的。

小时候去米粉店吃早餐,

在碗里发现了一只苍蝇。

我端着碗去找老板,

老板态度很恶劣,让我不要没事找事。

我跑回去哭着跟我爸讲这件事。

我爸并没有替我主持公道,

还嘲笑我说:“现在知道外面的东西有多脏了吧?”

后来,我就算在餐馆里吃到了苍蝇,

都只是默默地挑出来,

不敢找任何人算账。

弱小是原罪,

社恐不是,胆小也不是。

我以前会想:

如果我真的是个有钱人的话,

应该会勇敢强大一些吧。

恋爱、亲情、友情,各方面。

上大学时,不敢进那种档次很高的商场,

一闻到那些奢侈品香水的味道,

就会觉得喘不过气来。

不敢离潮牌店门口太近,

不敢随便打量,

怕人家上来热情地问我:

“先生,需要什么?”

我会面红耳赤。

觉得在光鲜亮丽的地方一刻也待不下去。

我用社恐这个词,

来装饰我们表面上的自卑。

好像我们只是害怕跟陌生人说话。

而不是因为没钱。

毕业旅行的时候,

室友们问要不要一块去西藏玩。

问了我很多次,

让人几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只好说实习没空,各种推脱。

那段时间我特别不愿意见到他们,

在路上远远看到了,

要么绕道躲开,要么低头假装没看见。

他们会觉得,

我性格孤僻,难以交往吧?

其实说白了,没钱出去玩罢了。

年轻的时候,

连我自己都以为自己是社交障碍。

直到工作后三四年的某一天,

我在商场买衣服,

挑了几件都觉得不合适。

店员还在极力推销,

我很淡定地摇头说:

“谢谢,不用了,

我再去别处看看吧。”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没那么紧张了。

换作以前,

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么自然地拒绝。

甚至连对方一个不高兴的表情,

都会让我难堪到无地自容。

承认这一点很庸俗,

我的社恐,的确被钱治好了。

钱不能决定对错,

但可以粉饰很多问题。

有钱不能让你的灵魂变得高贵,

但可以赢得别人对你表面上的尊敬。

你可以完成很多想要做的事情,

就不会觉得自己那么卑微了。

回过头去看年少的自己,

并不会觉得自己不勇敢,

而是我缺乏失败的资本。

当众讲PPT失败了,

可能这门课就会拿低分,

以后绩点不如别人,

就找不到好工作。

我活的如履薄冰,

是因为生活容不得一点错误。

甚至连被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喜欢,

都会让我觉得特别恐慌。

人生很快就会迎来很多机会,

这些机会让我特别抗拒。

我不想跟领导聚餐喝酒,

我也不想在会议上发表讲话,

我甚至会因为一个月之后的一次活动,

焦虑到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

我会为了保住饭碗,

为了挣更多的钱,

硬着头皮去做那些社恐最排斥的事情。

最后,我得到了一些正面反馈。

最主要的是,

我能挣到一点点钱了,

我也终于成年了。

一个因为没钱而社恐的人,

很容易陷入恶性循环。

因为胆怯、犹豫、敏感,

会让我们错失很多挣钱的机会。

我也是在没钱交房租的时候,

渐渐忘记了自己是个社恐这件事。

四处面试,积极工作,

好像反而多了一些破釜沉舟的勇气。

——用世俗眼光中的成功,

去治愈世俗眼光给我留下的伤害。

钱,能治好多病。

何况去哪看病不要花钱?

于是,我们新年伊始,

对彼此最好的祝福,

是恭喜发财。

我男朋友有一帮哥们,

以前经常在线打游戏的那种。

他们线下也经常组织饭局,

但我男友几乎都不去,

每次去了,也是第一个跑掉的。

我以为他讨厌社交,

后来我才从他哥们前女友口中得知,

他们聚在一起除了喝酒唱歌洗脚按摩,

还会去搞特殊服务。

正因为如此,我男朋友因为很少加入,

在那帮哥们圈子里,

混的比较边缘。

因为这件事,

我得出了结论:

男孩子社恐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

毕竟社会本身就很恐怖。

社恐都是蛮顾家的人。

因为他们除了家里呆着,

哪都不想去。

虽说男友不喜欢社交,

但他这个人谈吐是正常的。

压根就不颓废,也很幽默,

偏偏就是不爱跟不熟的人打交道。

他不喜欢跟别人讨论天气这种话题,

不喜欢说废话,不爱看热剧。

胸无大志,不关心时事,

平时喜欢跟我们家的狗聊天,

他甚至可以不联机,

玩两年的动森(一款社交游戏)。

但每次到了人多的地方,

比如迪士尼这种,

他就会烦躁不安。

对他而言,

全世界最快乐的地方里最让他快乐的地方是吸烟区。

他说:“这里人好少,真好。”

他也有朋友,

无数次跟我讲他们念大学的时候经历过什么好玩的事,

说他们感情有多么深厚。

但让他翻开聊天记录,

上一次跟他这辈子最铁的哥们聊天还是一年前。

我说你们好朋友都不联系的?

他说你不懂,好朋友才不用联系。

可能只有社恐才懂吧。

他确实是一个抗拒社交的人。

更准确的说,他是一个抗拒被社会化的人。

他说:“我跟你,还有毛球(狗)生活在一起就很好啊。”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

大部分人还有安全、社交、尊重、求知、审美需求,

他直接从生理需求跳到了自我实现。

简单点说:“他吃饱了就舒服了。”

我曾经问他,

为什么如此讨厌社交。

他的回答是这样的:

“我并不是讨厌交朋友,

我只是太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

从小就这样,

自己蹲在墙角抠泥巴能玩一下午。

我也是一个很懒的人,

能让我愿意花精力照顾的人一两个就顶天了。

至于朋友,不来找我说明他过的挺好的,

<p style="margin-top: 20px; margin-bottom: 20px; padding: 0px; line-height: 1.8; color: rg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74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