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高三举牌校花一夜爆红,评论区却充满恶意:我真的受够裹小脑的人了

前段时间,某高中的运动会上,一位高三的举牌女生火了。

她穿着仙气十足的一字肩白色礼裙,头戴皇冠,手上还有白手套,妆容也很精致。

恰到好处的微笑、优雅高贵的仪态,让她成为人群中最亮眼的存在,就像从漫画中走出来的公主一样。

没想到,举牌女生的照片被传到网上后,评论区里,却充斥着大量批评的声音:

“这个学校的校长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个学校的运动会,至于弄成这样。

好似一个社会上的礼仪小姐,露胸露背的,符合学生着装要求?”

“高中生的这个妆真的太浓了,而且个别女生穿的也太露了吧!和清纯不搭边。”

“高中生这样,有点过了,我不知道这女孩学习成绩怎么样,如果不是职技校,我觉得学生的本职是学习,不要过于艳丽。”

还有各种充满恶臭的猜想:“早上正正经经,晚上.....兄弟们自己想。”

“网络公主,据我所知,这种的大都是渣女,没人愿意谈对象的。”

“这就是有俩钱都愿找学生妹的原因,单纯又不失妖娆,那种羞答答的感觉你闭眼想一下......”

天呐,都2022年了,原来还有那么多人不裹小脚改成裹小脑了,思想还停留在封建时期。

首先,说女生穿着暴露的,可以看一下她后面的女生,基本都是穿着小礼裙的,有吊带、抹胸、V领......你不如全都批判一遍?

本来校园运动会里,每个班的举牌女生,基本上都是班里最漂亮的,代表着班级的门面。

她们租了礼服、化了妆、还做了发型、戴上精致的饰品,充满仪式感地对待这件事,想要为班级赢得开幕式的高分,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被如此中伤?

其次,说“没有学生的样子”、“学生的本职是学习”的,拜托,运动会一年才开几次?

枯燥沉闷的高中生活,学生真的需要一点劳逸结合的时间来透透气。

只有在这一天,可以暂时丢掉乏味的书本,穿上自己喜欢的礼服、LO裙、JK,尽情体验青春的美好。

到底有什么好上纲上线的呢?

这个时代最可悲的,就是当你出挑一点,稍微抢眼一点,就有无数平庸之人想要把你按回人群里。

他们看不惯你的与众不同,拼命想要诋毁、同化你,想让你和他们一样,丑得整整齐齐。

之前就有一件离谱的事情冲上了热搜。

河南郑州高新区某小学,要求女生佩戴统一颜色的头绳。

这是继“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之后,又一个让我大开眼界的规定。

我万万没想到,学校领导已经细致到这种程度,连女生戴什么颜色的头绳都要加以管束。

那既然头绳颜色都统一了,发型也得统一吧,不然有些短发女生怎么用头绳呢?

发型统一了,高矮胖瘦是不是也得统一一下?不然排在队伍里多不好看啊是吧?

一些网友说出了我的心声:“病得不轻。”

“统一女生头绳颜色远远不够,还要再统一要求女生的来例假时间。

所用卫生巾的品牌全部都要统一,便于学校完美地避开体育课。

还有女生的内衣内裤颜色等全部均码号,打造一支比女兵还要精神抖擞的仪表教育。”

“就这样的教育方式,能培养出来有创新能力的孩子吗?”

“形式化的东西少搞点吧。”

“从统一发型就不对,当时默许,现在就是头绳,下一个是什么?”

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一方面嫌现在的孩子没创造力,一方面疯狂地把孩子往标准公式里套。

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说过:“参差百态,乃是幸福本源。

但这个社会仿佛不容许你的参差百态、特立独行,总是喜欢用一刀切的方式,强行要求你“合群”。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把每个人当成独立的个体,而不是为了便于管理而扼制住每个学生的个性?

心理学上有种现象,叫“羊群效应”。

一个人在集体中待久了,从众惯了,就会逐渐丧失自己的判断,沦为集体意志的奴隶。

作家秦芦花就写过这样一个故事,关于桶装薯片和袋装薯片的区别。

袋装薯片是直接土豆切片油炸的;而桶装薯片则是先统一压成土豆泥,再工业切割成薯片,这样每片薯片都是同等大小。

对于不愿意被压成土豆泥的土豆来说,这就是一场深重而可怕的灾难。

那些不愿意被压成泥的叛逆土豆,就会被工人剔除,离开群体;

而那些乖巧听话的,就会被压成土豆泥,做成薯片。

大多数土豆,认为被剔除是比被压成泥可怕数百倍的经历,所以只好乖乖听话。

这个社会多像一个巨大的薯片桶啊,我们就是那一颗颗土豆。

曾经也是有棱有角、锋芒毕露,然而随着年龄增长,我们的棱角被削去、身心被碾压,最后被重塑成了一模一样的薯片。

你以为你终于合群了,其实你只是在被平庸同化。

玩过俄罗斯方块吗?当你逐渐下落,和其他组块叠加在一起,就会被连块消失。

我希望未来的社会,能够尊重和而不同,谁也没有全力去指手画脚他人的价值观和活法。

我也希望你,能保留自己的棱角,不要为了合群而丧失自己。

共勉。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898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