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985大学的6年好友,把我塞进盯射群意y

“献祭你的女友、女神、姐妹、朋友”。

猜猜这句话来自哪里?

如果让大家用最朴素的道德观来猜测,

我想大部分会觉得这是电影里某个邪恶组织的犯罪宣言。

可是对不起,现实不容许大家保留这份天真的幻想——

这句话真正的来源,是互联网某个陌生人意淫组织。

在这真实世界里,一个就读985大学的女生被献祭了。

而献祭她的人,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2021年12月24日,平安夜当晚。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这一天象征着平安温馨,美好冬日的正式来临。

但对齐蓝来说,某种程度上,这可能是让她三观崩塌的一夜。

8点22分,齐蓝在微博收到了一条陌生人私信。

大意是提醒她,她发在微博上的日常照片被发到yy群里了。

和大部分人一样,齐蓝第一反应是,肯定是被陌生人盗图了。

她赶紧拜托朋友潜伏进群,要求发布者删掉她的照片。

随后,一切都超出了齐蓝的预想。

她发现她被盗的照片不止一张。

从19年夏天至今,她被盗400多张照片,群里有700多条关于她的消息。

她发现照片的来源不仅是微博。

还有朋友圈的已不可见的日常照片,甚至私发给好友的随拍。

事情至此变的诡异,甚至疯狂起来。

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推测......是熟人作案吗?

女孩马上报警。

......没人愿意相信这个结果。

发布者真的是她的朋友,而且,是很铁很铁的朋友。

这位朋友,他家境良好,被女友们评价“乖巧正直”。

个人学业优秀,正准备报考浙江大学的研究生。

俩人从高中就认识,一直到大学,整整六年,齐蓝视这个男生为知心好友。

在平安夜的前一天晚上,齐蓝因为照片的事情心情不好,男生还在安慰她。

更令人心寒,甚至有点戏剧化的是,

当时齐蓝想到他第二天要考研,所以还特意没有把照片泄漏的事情告诉他,怕影响他考试。

我知道这个细节的时候,忍不住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当时齐蓝对他说照片的事情,这个男生会怎么想呢?

会在手机屏幕面前突然一惊,会因为胆怯而提心吊胆吗?

会在经过圣诞树的时候,在那雪白美好的氛围下,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是那么虚伪龌蹉吗?

我以为会的。

因为他毕竟是个人啊。

但当我继续了解这件事情,我开始对某些同类产生深不见底的恐惧感。

人类,或许需要完成一次割席。

和齐蓝对峙的他,真的好云淡风轻。

齐蓝问:这是你吧。

他不回答。

齐蓝继续追问:不要逃避。

他终于发来信息:

我不逃避,是我不好。

我把那个照片和账号都删了,

等明天你说咋解决我们就咋办,我都同意。

齐蓝说:

在百度识图里可以找到我。

很多人通过水印找到我的微博视奸我。

很多人发来私信骚扰我。

他说:

对不起啊。

那时候就是头脑发热了。

我没想那么多,我就随便发发。

卧槽?

啊?我真的没印象了。

这些对话里,

没有真挚的道歉,

像日常和朋友聊天一样,

像被侮辱的意淫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物体。

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不仅不羞耻,

反而会转头对一些同好说:

可惜,被母狗抓到了。

然后将女孩的质问截图出去:

看,母狗在吠叫。

母狗,母猪,肉XX,骚X.......

被盗走照片的女孩们,并没有穿着暴露。

她们穿着得体,语言得体,一切都得体。

她们只是分享日常而已,这日常或可爱或健康,没什么任何见不得光的。

但就只是因为,她们的「她」,带了个女字旁。

她们就很有可能,会收获这些意y谩骂和侮r。

黑暗中的猎手,将这些被分享进阳光下的日常,拉扯到畸形。

日本作家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一书中曾写到:

(有些)男人,就像恋物癖一般,仅对女性符号便能发情。

无论是哪个女人,只要有x部,迷你裙,裸体,x器g等片断的肢体部位,

他们就能条件反射,像巴甫洛夫的那条听见铃声便流口水的狗。

写这本书的时候,他可能都想不到,

部分男性对女性的伤害,已经不需要这些女性元素作为借口了。

他们只需要——「她」是个女的。

只要她是个女的,她就可以出现在母狗投稿箱的bot里。

只要她是个女的,她就可以是用来交换的骚X.

只要她是个女的,她就“得被轮了”。

齐蓝的事,是通过她的一位朋友写成文章,才被小范围传播开来的。

这位朋友的初衷,只是理性交代这件事,并呼吁大家来关注这个社会问题。

因为在齐蓝报案后,她们发现,受害者不止一个人。

这个6年好友的背后,有一个名为「盯射」的巨大组织。

盯射,含义如文字。

盯着照片意y,然后X.

大大小小的群,人数加起来总共5W+人。

里面人群结构复杂,有已为人父的,有小学生,甚至有中学老师。

他们发初高中生,自己老婆女友女儿,闺蜜同学老师的图片视频供大家羞辱,意y。

有绿帽倾向的男生,则让其他人和自己对象发生x关系。

至于是口嗨还是真的实践,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齐蓝和她的朋友来说,

告知公众这件事情,是一种冒险。

首先,她们需要承担被报复的风险。

当事人害怕激怒这个与她认识近7年的男生,也害怕男方父母的纠缠。

发出文章的作者也心惊胆战,不敢暴露任何信息。

除此之外,她还需要承接各种辱骂。

你可能觉得很离奇,但事实就是这样——

有些人不仅没有共情受害者,反而开始骂起了她们。

或许是为了更简单的传播,发布作者用「N号房」比喻「盯schat」

于是评论区就有人说:碰瓷N号房,恶心。

这句恶心,含义不仅仅是辱骂。

它揭示了这种组织存在的原因,

也解释了,为什么齐蓝的六年好友似乎不把这当回事。

因为,在他们心里,这「不过是一种意y行为」

N号房被奴役的人是实打实的受到身体伤害,

但意y在他们的心里,没有伤害到谁。

骂你是母狗,不过是一种侮r而已,没什么的。

而让我更加在意的是,齐蓝并不是唯一被践踏的对象。

如前面所说,盯射chat共有5万多人,存在了4年之久。

假设这4年里,每个人一共盗取了10个人的照片。

那受伤害的女孩,就起码有50万人。

我们至今无法统计,到底有多少女孩成为了坏人臆想的掌中之物。

这些女孩,她们没有被剥皮抽筋,没有流血,甚至没有受到什么肉体的伤害。

但,一场自卫战争需要打响。

因为她们面对的,是更可怕的虐杀——关于女性尊严的虐杀。

事实上,齐蓝确实自卫了。

她去报警了。

警方告诉齐蓝,她的案件涉及「被侵犯肖像权」

她有权利要求男生停止发布、消除影响以及给予侵权和精神损失赔偿。

但是,也就只是这样而已。

除非她有办法法联系其他受侵犯的女孩,并且她们也愿意报案。

只有这样,发布者才会受到更严重的处罚。

这是法律,它合理,我们也必须尊重。

在这个来自985的未来人才,这个6年好友考研结束之后,

齐蓝和他进行了协商,案子以消除影响和精神赔偿划上句号。

他还是安心的等待着考研结果,或许不久之后就能进入浙江大学了。

一切像没有发生一样。

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他未来还会不会再犯。

盯射群其他受侵害的女孩,她们没有找到,因为她们力量太小了。

我猜,或许过不了多久,她们就会被遗忘。

像很多事情的主人公一样,接受现实。

现实是什么?

现实会让正直的人被迫弯腰,让直言者突然缄口自保。

现实是什么?

好友偷照片意淫,可意淫确实不算犯法。

当事人出来发声,人们说:

没有能耐把人绳之以法,那错的就是你这条母狗。

在发声人最新的社交平台上,她感叹:

到底是什么,让温柔的走进这个良夜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175

or